河南禹州市大法弟子尚水池被迫害致死案更多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大法弟子尚水池,男,49岁,禹州无梁镇无梁中学体育教师。修炼前,由于血压高,引起半身麻木,心脏跳动不正常,脑瘫健忘。一次去郑州看病就取回十几剂中药。经别人介绍,他于97年有缘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健康,一切病症消失了。他更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在学校受到全体师生的好评。

99年7月20日,江××一手掀起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制造谎言,污蔑陷害。尚水池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深知法轮功是一部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面对铺天盖地不公正的造谣宣传,为了向国家反映情况,澄清事实,他依据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上访的权利,走上了艰辛的进京上访之路,他先后四次到天安门证实大法。

第二次是2000年刚过春节,他去北京上访,被镇610、派出所恶警劫持回来,直接送进禹州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关押期间,受尽了非人摧残。把他长期与犯人关在一起,并不断给他换监室,换一次监室就会脱一层皮。

由于他坚持炼功,不断被犯人告发。副所长王海洋就给他打背铐,一只手从肩上向后背,一只手从背后向上抬,吃饭、睡觉、解便从不开铐,一连几天。尚水池手不能炼功了,就盘腿打坐。副所长王海洋发现后,又给他戴上18斤重的脚镣,逼他多次在院子里趟镣。

趟镣时,恶警郭广林在后边手推脚踢,有时用电棒电,有时用胶棍打,赶着让他走快。他的脚脖被铁镣磨出了血,露出了脚骨,仍不让停。即使这样,尚水池仍坚持背法炼功。恶警李刚只要发现他炼功,就让他把头从铁门的观察口伸出来,这个口很小,一般人是不好伸出头的,有时把脸挂破,有时把耳朵挂出血。李刚抓住他的头发向外拽,天冷时向头上泼水,天热时长时间晒太阳,有时打耳光,有时用鞋打。恶警郭广林让尚水池戴着大镣,用脚趾站在花池的边上,脚跟悬空,郭用脚跺脚镣,人一下子向后仰倒,平身甩在水泥地板上,有时头也甩在地上。连续多次残害。

丧心病狂的副所长王海洋交待手下恶警重点监视,并唆使犯人,只要尚开口讲真象或开始炼功,就又骂又打,拳打脚踢,扇耳光,其它监室都能听到打人的声音。有时几个人架着他把头往墙上撞。

一次晚上放茅时,恶警冯××让尚骂师父,尚不骂,就不让他倒茅桶(所内规定每天早晚各倒一次茅桶),又掂回屋内。不让倒就没处解手,满监室犯人对尚骂个不停。出狱时经公安局副局长李金亮签字必须交罚款2000元,否则不放人。尚水池的家人为营救他,找人托人,前后共花了五千多元才出来。

2000年夏天,禹州市政法委在市委招待所办洗脑班,尚水池因坚持炼功,不写保证书,又被关进第二看守所,更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乡亲们把他救出时,脚脖、手脖被镣磨得仍流着脓血,后背出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这次出狱又经公安局李金亮签字,罚款1000元,家里共花了四千多元才被放出。

2001年元旦前后,尚水池被县公安局政保科、镇派出所多次到家骚扰抓人。一次镇政法委书记李进杰亲自带领十几人、镇派出所所长罗东军带领四五名恶警又去抓尚水池,堵住大门,见到人后十几个人一拥而上,扭胳膊抱腰,围几层,乡亲们闻讯都赶来围看,有的指责他们:这么好的人,你们三番五次扰乱抓人,算什么政府?有的说:尚水池给大家修路、帮忙,多好的人,你们不抓小偷专整好人,算什么世道?李进杰与罗东军看形势不妙,就骗尚水池先到家说说,尚水池趁此从房上跳出去,逃出魔掌,从此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派出所所长罗东军这次抓人扭伤了脚脖,为泄私愤,把尚的妻子、大儿媳、镇上的一名妇女抓进了看守所进行拘留。

2001年春节前,尚水池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临走前,对他年迈的父亲说:“我是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是我的责任,得走出去。”他毅然走出家门。在北京,当他走进天安门广场,刚拉开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几个恶警一下把他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后又扔进了警车,被送进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刚进看守所院内,武警就来个下马威,飞起一脚,踢着裤裆,挑起几尺高,刚摔在地上,又飞起一脚,连踢数脚,步步围逼,尚无声地忍受着,连恶警都说这人还象个大法弟子。

在监号里,尚水池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八天,恶警暴力灌盐水,每人每次灌三斤盐,尚仍不配合,不报姓名地址(因政府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株连政策,不报姓名地址是为了不牵连家乡的各级政府部门、单位和亲属)。看守所恶警向屋内放毒气(这间屋子里关押的都是外地的不报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一天后看人没反应,就在馍里下毒(一种慢性毒药)。尚还在坚持绝食,这时看守所派一特务混进大法弟子中,劝尚吃饭:不吃饭咋回家呀,咱得回家呀。尚开始吃饭,每天两顿饭,一顿一个玉米面窝头,一点稀菜汤。

尚吃了两天后感到头晕,第三天他不再吃了,但已经中毒,鼻两边发青,其他法轮功学员重毒严重者,指甲都发黑了。恶警对中毒的大法弟子还要抽血化验,看每人中毒的状况。为推卸责任,对中毒严重者,用汽车拉往北京郊外京津公路无村庄的地方,使中毒昏迷中的大法弟子自己往车下跳,摔没摔死无人管。尚水池光着脚,穿一身薄毛衣、毛裤,外面穿的厚毛衣及外罩都被扒光了。他跳下车后,无方向地跌跌撞撞地走一阵、爬一阵。当时北京冰天雪地,冒着零下10度的低温,他顺着铁道不知道怎样走到了天津郊区的一个小火车站不远的地方,他倒在了雪地上,再无力支撑身子,他站不起来了。

第二天清晨,值勤的铁路工人发现他时,他仍躺在雪地上,看他还有一口微弱的气,就把他送到了车站旅社。他苏醒过来时,一老者问他是干啥的?他说他是打工的,这位老者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我见多了,你是中毒了,你是炼法轮功的被害成这样了。这时,他说出了自己的住址与姓名。当他大儿子找到他时,他有时昏迷,有时清醒,但不会再走动了。两条小腿肿得很粗,毛裤都脱不下来。两只脚底板全部发黑发硬,十只脚趾头全部发黑发硬,看样子不象是冻成了那样,因皮肤没冻烂,而象是双脚在烧红的铁板上烙成那样子,因他双脚面上离脚趾很近的地方横着一条深深的痕迹。

从天津到家,几次转车,都由儿子背着走。回到家后他坚强无比,从没呻吟过,没叫过苦,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但大多都处在昏迷中。他不知饥饿,只知道要水喝,因为他体内装着多次被灌的盐。清醒过来时他对妻子说:“我如果不是炼法轮功,早死在北京看守所了,那里的恶警真凶呀!好厉害呀!”(他从离家到回家前后30多天)在家里,他的十个脚趾的肉全都烂掉,脚趾骨头脱掉了一节,呼吸越来越微弱,说话时嘴动而没有了声音。在他不省人事时,儿子把他送进禹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住院治疗。家人看护他时,听到肺部有磨擦声,经透视才发现左肋断了四根,肺部严重感染。双脚底板已发出腥臭味,向外流脓血,但脚底板仍是黑硬。后又转到浅井乡医院扒村分院,不到一天他去世了,这是他从天津回家的第18天。

2001年2月20日(左右),尚水池面带着微笑离开了人间。死后第三天埋他时,他的尸体一直没有僵硬,一直笑眯眯的。

尚水池刚回到家,市公安局政保科、镇派出所就去抓他,一看他成了那样才没说什么,事隔几天又去抓人,并照了像。此后公安局却说尚水池自己躲在山洞里,连饥带冻成了这样,被一放羊的看见后给他送回家的。人都不行了,还在编造谎言骗人。

(注:尚水池被迫害致死之事明慧网在2003年3月份曾报导过,本文有几处与原报导不符,请依此篇为准。)

禹州市区号:0374
禹州市委领导: 住宅电话 办公电话 手机
周庚寅 书记 8195156 8195156
袁宝根 副书记 8171966
张明山 市长 8188639
申国民 副市长 8188066
田德海 8198068
彭庆芳 8188046
司清安 8188019
宋留振 8176326 8192097
唐群喜 8177566
唐彦民 8181766
王运玺 8189936
邓志超 8188056
禹州市人大:
刘英杰 8188289 8171688
甄留海 8180158 8180494
张中科 8186989
黄海涛 8297158
付胜 8188539 8180487
李全振 8291196
李合举 8196068
禹州市政府领导:
张明山 8188639
李新才 8291388
张和惠 8182512
刘松钦 8177177
户兴建 8179922
袁宝根 8171966
盛勇智 8185686
寇永志 8185682
崔丽敏 8187703
市政协领导:
董立民 8170868
孟振铎 8112936
楚书本 8215993
彭道良 8188435
宋来铭 8188613
郭书营 8188869
何国强 8193036
李民增 8173386
宋留常 8188255
人武部:
苏海民 2621511
张西江 4391768
禹州市法院刑事庭:
张英绍 8192769 8182767
吴延成 8183821 8193723 13937448656
王洪涛 8176072 8195846 13937492390
赵萍 8183067 8195846 13903740780
韩志华 8192929 8195846 13837408389
苏建国 8179078 13937492128
燕时浩 8185839 13608487218
牛小松 8187598 13938908788
禹州市检察院
范中瑾 8191869 8191669
张中明 8178268 8199958 13608436388
刘娉婷 8183978 8199969 13837407969
李国欣 8199965 13903748065
闫颖超 8177732 8199959 13903748030
王明亮 8117082 8199976 13903998818
乔勇军 8182271 8199968 13608432106
禹州市政法委:
连如斌 13938791672
赵永鑫 8297399 13569463999
郭松岭 8119739 13839018986
刘占稳 8118588 13937488589
周振峰 8119928 13503747876
吴东勋 8180880 13569921111
禹州市工会:
裴占钧 8101278 8171669
禹州市公安局:
李建仓 局长 8180306
李金亮 副政委(主谋迫害)8188687 8199700 13903745083
王建生 8180307 13700891167
甄丰瑞 8119988 8187905 13903748163
臧禹生 8181866 8195536 13608487296
武军亮 8201310 8199708 13938908688
肖学敏 13949803969
杨金龙 8186128 13700898597
田培志 8298867 13837496266
连志安 8188186 13937468728
禹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张冠林 科长 8216958 13839009388
夏玉霄 指导员 8193666 13700895361
赵乃成 副大队长 8183639 13700899351
耿松涛 8182916 13569946697
看守所所长 万世松 8188653 8202119 13803748913
拘留所所长 杨英锋 8118886 13937400399
城关所所长 蒋保民 8191885 13700890830
南城所所长 李宏伟 8291196 8281228 13598956160
东城所所长 孟子良 8291308 8111138 13839018666
西城所所长 袁国勋 8112755 8215737 1383900003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5/河南禹州市大法弟子尚水池被迫害致死案更多事实-67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