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数次讲真相 中领馆主动通知去取护照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去年9月上旬左右我和李进宇在旅行途中一个装有各种文件的黑包被窃。我的护照等证件被窃后于2003年12月16日去多伦多中领馆申请护照,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诋毁法轮功的的恶毒展板肆无忌惮的挂在签证处的墙上,在加拿大这片民主自由的土地上也出现了这种煽动仇恨的宣传,我同时动了想在里面讲真相的一念。

当时领馆工作人员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时候,就不是按照常规的做法给我开收据,我就向她讲真相,并连着去了二次,同时在家里给他们发传真,最后一次是和李进宇等一起去的。中领馆一直不提发给我护照的事并且连收据都不给我,这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个讲真相的契机,并且在警察和我们发生了误会的时候,我直接向皇家骑警的官员提出说:“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因为护照被窃而去中领馆申请护照,然而中领馆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而光收申请材料不给收据,我肯定要向他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她不要被展板上煽动仇恨的内容所欺骗,但是中领馆却打电话告诉你们说我在领馆内闹事,你听到后怎么处理这事”?皇家警官说:“首先我认为你应该拿到护照,其次这件事怎么处理我无法回答你。”

1月27日早上中领馆打电话来,说春节期间给我来过好几次电话没找到我,说我被窃的护照、驾照和结婚证都有人送到了领事馆,由于在这之前我已经去中领馆申请了补发护照,因此原来的护照已作废,新的护照已办好让我带钱去取,当时约好了下午二点去领馆取护照。她说:“因为你申请时没给你号,所以你不要到签证室、到传达室去取”。于是我下午二点左右到了中领馆的传达室,我对传达室的人说:“我叫林慎立,是来取护照的”,他说你等一会,我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一会儿出来一个人带着笑脸对我说你进来吧,我一看就是那天去领馆讲真相时遇到过的,我当时看看他再看看里面的环境,他说你别怕没有什么,我说我不怕,心里想这不正好是讲真相的机会吗!之后我跟随他到了二楼的一间小会议室。这时又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带着我遗失的护照等证件让我签收,我把钱给他,说我和你一起去领新护照,他说你坐着我帮你去取就行了,这时叫我进去的那个人泡了一壶茶也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给了我一张名片,我一看是副总领事,他说让他帮你去取就行了我们聊聊,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交谈。

他说那天我的态度不好,我表示道歉!我说作为修炼人我们并不介意,我们希望你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他说由于我们的环境不同,经历不同,可能对一些事物的认识也不同,但我们总能找到一点共同之处,作为我们来讲对海外的中国公民是尽量的去关心帮助他们,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嘛。我说你说的非常对,一个在海外的政府机构应该对本国的公民关心和帮助,但是我觉得你们这里的有些工作人员并不是这样,就像我当时申请护照时,申请表被接受了但不给任何收据,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吗?他说我不知道这事。

我说我们可以有不同的信仰和对事物的不同认识,但你不能因为信仰不同就要去歧视或迫害不同信仰的人,江泽民镇压迫害法轮功是建立在谎言诬陷的基础上的,就象签证室墙上挂着的图板一样,在煽动仇恨的宣传下虐杀法轮功修炼者。他说你说到签证室的图片我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图片我们早就想把它拿掉了,但是你们闹的话就不好办。我说:“请你不要把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说成闹事,那天我们在签证室向大家介绍法轮功的真相时你就在边上,你看到我们是非常理性和平的,相反你们领馆的工作人员却在大叫大嚷的骂人要把我们推出去”。我说这图片在签证室里挂了将近二年,你说你们早就想把它拿掉了这话说得过去吗?他说我们都是中国人应该维护中国人的形象,我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们都应该维护中华民族的形象,我们应该让世人尊重我们,但是签证室的图片却在损坏中华民族的形象,潘新春(一位副总领事)还在公开场合制造仇恨把自己推上审判台,这些都是在损害中国人的形象。他说我反正已经把秘密告诉你了,希望你们不要再来闹,否则图片就不好拿,领事馆也要有台阶、面子。

我说我们是修炼人,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在做好人,我们从不与政府或个人讲条件,我们只是在讲真相,把真相告诉人,至于人想怎样做那是自己的选择,签证室的图片不但在煽动仇恨而且是违反加拿大法律的,加拿大政府不会熟视无睹。他说中国现在很多事情都在改进,比如劳教制度已经改革,现在警察已经没有权力判一个人劳教,只有法官才有权力判决劳教。我们应该向前看。我说现任政府是比较开明的,我们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政府,前一阵温家宝访问北美时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欢迎。我们反对的是这场迫害,是制造这场迫害的江氏集团。一些积极的改进措施我觉得非常好,但不要流于表面,中国现在每天都在发生警察随意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他们在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以及打死算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下,疯狂的虐杀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随时都在被警察非法判处劳教。真正体现出依法治国不要作为口号,要让民众感受到。

整个过程中交谈是友好的、平和的,没有争辩和敌意,在一边喝茶一边交谈的氛围中,结束了我们的谈话,分手时他说如果有事可以打电话找他联系。

以上是我几次到中领馆去讲真相的大概情况。总的感觉是通过大家讲真相,无论是中领馆的官员还是工作人员,窒息邪恶的效果是明显的,有些事情上的突破也是明显的,毒害众生的展板已经在颤抖,已经在摇摇欲坠。当然,中领馆的官员和工作人员对真相了解的还是不够,有不少障碍,希望大家进一步向深度、广度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