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哈尔滨戒毒所把管教工作人员分成抓管理的、抓所谓的“转化”的、抓劳动的。抓管理的分成队长、管教、班长、学习委员,联保人员责任制,层层落实考核,月月兑现,转化的减期,一般的不减期,思想没彻底“转化”的加期等。表现邪恶的有刘巍、王海英。抓“转化”的分班上课、广播讲课、单独做思想迫害,有的做不通的就采取强制手段如:加期、关小号蹲着、坐铁椅子、铐手铐。表现邪恶的有刘祝杰、李全明、赵伟、张玉书。抓劳动的在攻坚战(2002年11月12日至15日)后初期以学习为主,后期以劳动为主。生产劳动有挑筷子、挑牙签、修布、贴或折叠广告等,无休息日,有的有病也不照顾,活急时有时连续生产到半夜。

哈尔滨戒毒所所长陈桂清、大队长张平、队长赵伟、李全明、教导员宁立新、牛小云她们为了迎合上级的要求一直把“转化”大法弟子作为工作重点,在2002年11月12日至15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攻坚战”。攻坚战前陈桂清所长做了动员,总的意思是立功者奖,从管教到班长到包夹人员都进行了动员,答应给犯人多减期的优厚待遇。

恶警先把一些坚修的大法学员头剃得参差不齐,然后拉到地下室,把她们的两只手扣在地环上,让她们蹲着,由包夹人员看着,昼夜不许睡觉。鹤岗市一名警察的妻子李淑芬因不配合邪恶,被人看着蹲了八天,后双腿失去行走能力。还把她们的眼睛用布蒙上,为了防止她们喊叫,把嘴堵上(即用布中间系一个大疙瘩,塞入嘴里两侧系上)。每人后面放一个盆,盆里装水,蹲不住就让她们坐在水里,有一次把一个人按在水里电了9个小时。有的按在水里,头上扣个铁盆,一电盆就放电,一会儿人就昏过去。有的衣服被包夹扒得只剩下线衣线裤,再浇上凉水,冻得哆哆嗦嗦的。有的把一种电刑具插入阴道电,被电者虽然被绑在床上,系着嘴,但可以看到她们拼命的挣扎……

对个别经受不住迫害违心转化,后又觉得这样背叛大法是不对的,管教就让她们蹲着,每天蹲到半夜12点才让睡觉。对其他的已被“转化”的进行分期教育,讲法轮功分类教材、看反法轮功的录像、讲法律常识、人生观教育,定期写日记、思想汇报,巩固转化成果。对陆续再送劳教的采取来了就让蹲着或铐起来,关小号,不让洗脸睡觉等。对写严正声明的学员,就被铐上手铐,关进小号,坐上铁椅子。声明者全班受罚、加期、铐着吊起来等。

对“转化不好”的大法学员采取“教育”,把这些学员进行联保管理,让刑事犯和背叛大法的人看着不妥协的,背所规队纪(有中伤大法之词),公安部通告,看佛教和尚的录像,强迫她们学佛、看其它的书等,让她们进行修布、挑筷子等劳动。

对哈尔滨戒毒所恶人的名单和犯罪记录明慧网于2003年12月29日就发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