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 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得大法。得法之后,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发生了变化。明白了法理后,知道了人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所以坚定了的信仰,要一修到底。在师父被诬陷,修炼者被迫害的情况下,我于2000年12月份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了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一声:“还我师父清白”,被恶警给抓上了车,送往天安门派出所。

到那里我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被抓来的5、6百人,到处是警察。我在下车时我把我没来得及撒出的真象传单扔到了警察群里,那是一张警察在天安门把大法弟子打倒在地,用脚踩着大法弟子的头,被中央焦点访谈的记者看见(就是采访刘思影的那个记者)。她一直跟着我、我想这是个机会可以把这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可以为我们作些真实的报导。当我被驻京吉林办事处的人送回来时,他们让我自己拿钱买票,还说我们不管,到吉林你可以自己回家,当时我相信了他们的话,可当我走出检票口,送我的人不见了。我去打电话被警察拦住了不让打,我才发现警察、警车、还有吉林电视台的记者在那里等候我。他们把我送到了市公安局。到那里,我还和他们讲我们的真实情况,并要求见市长。因为当时中央电台那个记者临时接个开会通知,没有一起和我回来。她们告诉我第二天来,我认为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提出要见市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这句话一出口,一个警察暴跳如雷的恶狠狠地说,市长是你见的吗?和他们讲理,我怎么不能见,我是合法公民有事向他反映不可以吗?他们根本不让我说话,后被送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第二天我被所长叫出来,因为我当时在洗头,没来得及梳头,拿着毛巾就出去了。到所长室一看,中央台那两个记者早已准备好了录像机,我把毛巾盖在头上,那个男的说:你把毛巾拿下来,我说我没梳头。他说你还要形象啊?我反问他我怎么了,不要形象?那个女记者忙把话接过来,你回来一路警察打你没有,我说没有,她说那你们说警察打人这不没打你吗?看来你是否认我们说警察打人是假的,是不是?我说警察没打我不等于没打别的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全国各地5、6百大法弟子在那,其中有两个警察打人,打得满脸是血,我们大家齐声说:警察不许打人。他说就打你们能怎么样?你看我号里昨天从邯郸回来的,她是银行的会计,被北京的警察用电棍电她满脸两只手都是泡,在流水厚厚的一层嘎吧。不能洗脸,不能解腰带,都是我们帮她做。你去看呀,她不吱声,我说你如果能如实报导,不作任何剪接我配合你。你要什么样的题材,我都给你说给你看,还是实际例子。她说没时间等,我说你从北京来到这无非是问:警察打没打我,是不是回去播放法轮功造谣说警察打人,没打我不等于没打别人。说出来你不敢如实报导,你要报导了你的记者也当不成了,这碗记者的饭也吃不成了是不是。屋里所有的人不吱声了,她们灰溜溜的走了。

在看守所期间市妇联、市工会到那里找我谈话,我就利用这机会和他们讲我们的真实情况、守住这一念跟师父回家。在2001年1月28日送往长春劳教1年,在师父的呵护下,血压高心率快,于当天回到了家,在这期间派出所勒索500元钱所谓罚金。

在2001年的6月份,在作真象材料时被恶人举报被抓被劳教二年。在长春劳教所,所谓“感召、挽救、教育”的六字方针,实则在迫害人民的个人信仰自由,剥夺人权。恶警们在江泽民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和纳税钱,作为她们的奖金或长工资金钱的诱惑下充当着打手,在助纣为虐的事,对法轮功学员加大劳动量。每天将近18~19个小时的劳动,每天4点起床,10分钟洗漱后就开始干活。6:30分吃饭(每顿饭只给20分钟,包括洗碗)晚到9.30~10点才让你回到寝室。中间没有休息时间,有事完不成任务要到12点~1点左右才能睡觉,这么干每月只给6元钱买点生活用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