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全烟台市人民的信:曝光烟台市芝罘区洗脑班内幕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

尊敬的市民们:

独裁小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已经四年多了。您可能也已看过很多法轮功的真相;可能听大法弟子讲过真相,您可能有些疑惑,也可能觉得离我们太远,有似信非信的感觉。现在我们告诉您的就是发生在烟台市芝罘区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从转化班这一个侧面揭开烟台迫害法轮功的内幕。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强制洗脑班是政府“610”办公室按所谓上级的旨意设的专门绑架、关押大法弟子的法西斯集中营。

直接负责人: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610”头目于书建、于刚及恶人恶警孙向前、刘国跃等。雇用打手:王桂红(原冰轮集团职工)、迟正芳(原标牌厂职工)、高英华、谷巧玲(原无线电九厂职工)、刘秀娥、曲建国(金猴皮鞋专卖店老板,店址:文化宫南侧、幸福路两处)等。

“芝罘区法轮功强制洗脑班”设在幸福路十六村路边的一幢小楼内,外面挂着“幸福法庭”的牌子,大门口有一道沉重的推拉式铁门,进门后有楼梯直通三楼。在三楼的西面楼口外也设有一道沉重的推拉式铁门,常年上锁。铁门外一天24小时由公安部的恶警轮流看守。铁门里面则关押着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该洗脑班一共有五个房间(包括厨房),其中一间作为非法审讯、动用酷刑使用;其余三间作为关押大法弟子的牢房,另一间为“610”恶警值班室。人多时关押达到50余人,平均一个单人床要挤3—4人,其拥挤程度可见一斑。

被抓来的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绝大部分是强行绑架来的,小部分是单位或辖区派出所以了解情况为名骗来的。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赤着脚、有的被恶警打的满脸是血,有的被拽的披头散发,绑架一个大法弟子少则3—4个恶警,多则7—8人,完全采用暴力手段强行抓人,不走的抬着走。有一个大法弟子带着一岁多的小孙子去市场买菜来了8个恶警强行绑架,小孙子吓得哇哇大哭。它们架着胳膊按着头往车上拖。去买菜的群众看到如此的野蛮暴行,问它们为什么抓人,如此对待一个上了岁数的老百姓,警察却说“她是小偷”。这些所谓执法人员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信口开河,用假话、谎言欺骗群众。有的农村老太太刚炼功不几天,迫害法轮功就开始了,也就不炼了,但也要被抓来凑个数,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甚至有70多岁的老太太被强行抓来转化;有的是因为不愿意骂法轮功而被强行抓进转化班,抓一个大法弟子,亲属必须交2000元钱,否则休想走出转化班。恶人抓人为何如此卖力,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弄钱。“610”头目于书建、于刚、刘国跃等雇用指使犹大王桂红、迟正芳、高英华、谷巧玲、刘秀娥、曲建国等,充当工具、打手,在它们的直接授意,指使下,对大法弟子实行了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被抓进这个洗脑班的大法弟子都经历了类似的迫害。

一、不准睡觉,棒棍相加

进了洗脑班先被关进一个小房间,只能坐在宽约10公分左右的长凳上,被5—6人团团围住,不分昼夜进行疲劳轰炸,将各种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事件强行灌输给大法弟子;逼着写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 ,而且要大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才算过关,不写“三书”就只能坐长凳,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动,吃饭在长凳上,大小便离长凳约20公分左右,并且在4—5人的注视之下。在这人间地狱里没有做人的权利,更不能说人的尊严。在这里不写保证书是绝对不能睡觉的,如果犯困或者坐不直,轻则拳脚打踢,重则棍棒相加,非得打到写“保证书”不可。有一个女大法弟子因拒绝写“保证书”,两三天不准睡觉,犯困时身子一动就被木棒击打头部,最后整个脸都被打的扭曲变形,其中迟正芳助纣为虐地将这个大法弟子头发连着头皮扯下一片,头皮与头骨分离,眼睛肿成一条缝,睁都睁不开,满脸都是黑色的瘀血。家属带着孩子探望时见此惨状,气愤至极,和“610”恶警争吵起来:你们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你们还有点人味吗?这不是执法犯法吗?

二、灌食,非人的折磨

灌食本身对人来说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理应由专门的医护人员实施。在这里灌食是一种又阴又毒的酷刑,专门用于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它们还大言不愧地说:这是在××那学的绝招,谁也休想过关。有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因不堪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及无理关押,在无处投诉的情况下不得不以绝食进行抗议,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是没有罪的,结果她被以王桂红、迟正芳、高英华为首的犹大及其它打手近10人用手铐反扭手臂铐在椅背上,身子则用皮带捆绑在椅背上;双脚被尼龙绳分别捆在椅腿上,其中有一个犹大使劲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拽,使她的脸不得不仰面向上,另外3—4人分别按住她的身子、腿,以防挣扎,还有一人使劲捏住她的鼻子,逼她张嘴呼吸;趁她喘气时用一厚厚的竹板强行撬开牙齿,将事先调好的浓盐水往喉咙里灌,灌完浓盐水再灌糖水,再灌奶粉,据说轮流灌入这三种物质会有被灌辣椒水的感觉。而这位大法弟子因多次被灌,她的舌头、口腔内壁被竹板毛边的刺划得血肉模糊,两个嘴角被竹板撑得撕开一公分左右的口子;门牙被撬掉两颗。在被灌浓盐水时差点窒息;本能挣扎的结果是将捆绑她身子的一条新皮带生生崩断,喷出的浓盐水和嘴里的血形成的血珠喷的满屋子满墙及向她灌食的打手满身都是,后来满嘴发炎、化脓。此情此景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而这位大法弟子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更无任何侵犯他人利益等违法违纪行为,只是坚守自己“真、善、忍”的信仰,想做一个好人,不愿说假话,更不愿骂她所尊敬的师父,就被芝罘区“610”恶警及犹大们施以如此酷刑。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孩子在出生时就夭折了,被抓进洗脑班遭酷刑折磨时还没坐完月子。芝罘区恶警及其打手连一个没满月的产妇都不放过,可见已是人性全无。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只有一顿饭没吃就给灌浓盐水,采用同样手段反铐双臂绑在椅子上,灌的浓盐水一到嗓子上就结粒,咽不下、上不来,憋的眼睛都要鼓出来,差点憋死,真是生不如死、痛苦万分。还有的大法弟子半夜12点被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也是如此这般灌食。其拼命折磨的目的就是强制转化,可见这帮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是何等的疯狂。芝罘区“610”恶警及所雇犹大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给大法弟子灌食,实行毫无人道主义的迫害,天理不容、罪责难逃。芝罘区“610”办公室所谓转化了多少炼法轮功的,绝大多数都是用这种极其残酷的折磨后强制转化的。它们公开叫嚣“进了这个门,不转化就休想活着出去,对待法轮功那就是打死算白打,就是死了也要转化。”所有善良的人们啊!你们能相信在你们身边还在上演的人间悲剧吗?

三、双手反吊铐,双脚离地

就是双手铐在背后吊起来,双脚离地,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两只胳膊上,而且手铐铐的很紧,扎入肉内,还煽着耳光,不转化就是吊着、就是打,还有的大法弟子双手被铐在床上、椅子上随意殴打;有的大法弟子因此而拉在裤子里、尿在裤子里,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610”的恶人恶警于书建、刘国跃等指使犹大王桂红、迟正芳、高英华等随意使用警械,打人、骂人,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这符合国家哪一条法律?国家明文规定不准刑讯逼供,清理超期羁押,非警务人员不得使用警械、警具,它们却明目张胆地违反国家规定,就连被劳教的大法弟子期满后也不准回家,直接绑架到此继续迫害。

四、心理扭曲、道德沦丧

所谓转化就是你修炼“真、善、忍”非要把你转化成“假、恶、暴”,逼迫你违背自己的良心,背叛自己的信仰,说假话、恶语伤人、骂自己的师父,而且自己转化不行,还得去转化别人,用谎言去欺骗别人,还要动手打别人对别人施暴,如果你不打人、不骂人就是假转化,而且被打的和打人的都不准说,谁说就是“泄露天机”,参与打人骂人成了转化标准。心灵的扭曲、道德的沦丧,这就是今天历史的写照。有的大法弟子在高压下被迫写了“三书”后,心在颤抖,在流血,精神恍惚,食而无味,在此时才体会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民众的精神强奸,对人权的践踏。泱泱大国,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镇压迫害一群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信仰“真、善、忍”只想做好人的平民百姓,而且“610”头目公开讲“上面有指示,对待法轮功可以采用任何方式处置”。你能相信它是真的吗?然而这却真的是发生在中国大地近五年之久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后人会觉得不可思议。

江泽民对法轮功实行了群体灭绝政策,这种迫害打击的不单是无辜的平民,而且还包括“真、善、忍”的原则。而这种对人性和道德的摧毁才是最可怕的。

善良的人们,请关注我们当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迫害的情况,请您静心想一想,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谁没有亲朋好友?如果这样的迫害发生在您的亲人身上,您会有何感想?

您对法轮功的关心与支持,哪怕是发自善心的所思所想,对您的生命的永远都是一种福分。如果您能把自己所道的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您的亲人、朋友,让他们知道真实的情况,那对他们也是一种福分,对您而言更是莫大的功德和最大的善行。也许您现在暂时还看不到,感受不到什么,但只要能继续凭着良知和善念做事,不久的将来,您一定会看到自己现在的善行为自己和亲人所带来的美好。

烟台法轮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6/67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