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一个“炼”字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我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的病全好了,体重由原来的90多斤增加到110多斤,由原来的每天睡几小时到恢复正常,而且干活不觉得累,精神状况非常好。学法炼功前心里相当堵得慌,学法炼功后心胸开阔,这部《法轮大法》使我知道了人生真谛,解开了我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解而解不开的心结,使我不平衡的心理平衡了,使我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一个纯洁的人……

可是,江集团出于一己之私,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10月13日下午4时,我刚回到家,换上衣服准备做饭,乡党支部书记侯吉生、乡长关忠杰、副书记李铁强还有派出所所长马永和等7、8个人在我丈夫戴臣(任乡人大主席,为达到为私为己的目的)的联系下,闯到我家,责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只因一个炼字就将我强行送到吉林市昌邑区办的所谓的“学习班”,关押了36天。

在所谓的“学习班”里,警察骂人、打人,打骂后还不承认,为了证实这件事实,我们的同修张春侠指着打他的警察说:“就是他打的”,当时我说:“警察不许打我们好人,你们这是知法犯法!”那个警察当时就给了我两个耳光,拽着我的头发上了二楼,到一个屋门口时,将我的头往墙上撞,随后进了这个屋子,将我的两手用手铐铐在背后,把我踹到床底下(坐式),只将头露在外边,用另一只手铐打我的头,还教另一个姓迟的年轻的警察跟他学,边打边说:“你没见过警察打人吗?这回让你见识见识了。”另一名叫孙魁义的警察把我的鞋放到我的下巴下,用苍蝇药喷我的嘴,还说喷苍蝇。他们用脚往我的肚子、乳房上狠踹,把我铐着,坐在水泥地上,打我一上午,中午不让我吃饭,上卫生间也不给马上开手铐,整整关了一天。第二天我的两手两胳膊都肿了,右手臂肿了3、4天,左手臂肿了7、8天,双臂麻了一个多月,头痛咳血多日,手铐印4、5个月才下去,这就是江集团迫害修炼者的事实。

我的丈夫因有外遇,为了达到和我离婚的目的,想找我的毛病成为离婚的理由,可我们修大法的人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所以他采取将我送“学习班”的办法,让本地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他便可以提出离婚,所以,戴臣与乡干部和派出所联合将我送进“学习班”并让看管人员狠狠迫害我,还造谣说我炼法轮功走火入魔了,不能和他过夫妻生活等谣言。我俩有个儿子在上大学,为了让孩子能安心读书,不给孩子增添压力,我忍受痛苦和折磨维持这个家。可他以我炼法轮功为借口说影响孩子的前途,于2003年3月份和我离婚,这也是江集团从精神和肉体对修炼者的迫害的铁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集团将受到天理与人间法律的严厉制裁,帮凶们也将得到审判!

(注:戴臣原在土城子乡主管迫害法轮功,现任吉林市昌邑区两家子乡副乡长。从1999年7.20开始追随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及家属,罚款、抓人送拘留所、劳教所和洗脑班,为了升官,把自己的妻子温亚华送进洗脑班,让看管人员打骂,后离婚进一步迫害。单位电话:0432----4068003,手机:13304446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