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乡市畜牧水产局技术干部谭志阳四年来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我叫谭志阳,男,现年31岁,湖南省湘乡市畜牧水产局水产技术干部,助理工程师,毕业于常德高专(现为湖南常德师院东院)。自1996年3月(大学毕业前的三个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法轮大法教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自觉遵纪守法,不赌博、不抽烟、不酗酒、不请客送礼、不拉关系走后门。法轮大法使我身心日益健康。我原来因高考紧张导致神经衰弱,经常头晕的现象没有了,慢性鼻炎也根治了。平时每到寒冷潮湿季节,我的鼻子严重堵塞,且发出难闻的臭味,不仅自己难受,也给周围的人带来了不便。我问过医生,说鼻炎没有特效药。我去市人民医院看医生,医生给我的鼻子打针,也只能缓解几天,过后又是老样子,请老中医给我开药方,也得不到根治。是法轮大法使我身心日益健康,能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为人类造福。

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在乡下山枣虎形水库和棋梓桥溪口渔场蹲点能吃苦耐劳,使湘云鲫(工程鲫)和脆肉鲩(本地食客俗称铁板鱼)两种名贵鱼类在本地网箱试点养殖获得成功,并获得了较高产量,带动了本地养殖户致富,丰富了菜篮子工程,改善了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因脆肉鲩是湖南独家网箱养殖成功,且味道独特可口,中央财政部了解情况后预拨300万元支持此项目,先期拨款100万元(因100万元中只有10万元实际用于项目,其他90万元被当官的挪用、贪污、吃了、送了,其余200万元就转给外地了)。

1998年我被评为优秀团员,单位先进。我公私分明,不随便拿群众东西,更不私拿公有财产去换取个人好处,去拍领导马屁。可在道德水平日益下滑,唯利是图的今天,也有一些人当面说我好,背地里却说我不合潮流,是傻子。做好人都难!可我觉得法轮大法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使我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不得其解的问题,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他是我毕生追求的真理,是我坚定选择的正确信仰。

我还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我的家人、亲人。我母亲因炼法轮功,多年顽疾不治自愈,且精力充沛有力气,一改过去经常吃药且心胸狭窄的毛病;心境开阔、忍让、宽容,不再和喜欢吵架的父亲闹矛盾了,和邻里关系也好了。爸爸外出,妈妈一个人里里外外都能照应过来。亲戚、朋友、邻居都说我妈妈变了样,谁家妇女和丈夫闹矛盾,都说要学我妈的样,都说法轮功是好功法。我爷爷、伯伯、一些邻居都看书准备炼,只可惜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大镇压之下害怕,放弃了。我姐姐、舅妈炼功后身体健康了。姐姐后因江氏镇压也害怕,放弃不炼了,身体又不好了。

然而,1999年7月20日,靠假、恶、斗,靠贪污腐败、强权来维护统治的江泽民,出自于对个人权力的偏执,对法轮功创始人的长期妒嫉,见法轮功炼功群众短短七年之内在中国大陆已达一亿之众,法轮功太正、太好,怕影响自己的独裁专制统治,不顾中央其他各部委、领导及人民群众的反对,通过造假、诽谤、造谣的手段,凌驾于宪法之上,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剥夺中国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上访的权利。不顾1999年6月19日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讲的:“公民既有信炼某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炼某种功法的自由……”,采用造假、诽谤、造谣,开除公职、党籍、团籍、学生籍、军籍,株连、罚款、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强奸、折磨致死、关进精神病院、欺骗群众、煽动人民仇恨、制造挑起内部矛盾等卑鄙、下流的流氓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私人镇压运动。并通过电视、电台、报纸、特务、驻外中华使馆、金钱外交把影响扩大到全世界。先定罪,后强迫人大立法,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逼迫人民放弃正确的信仰。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法轮功炼功群众的一员,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的四年多时间里,我、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单位领导、同事、湘乡人民以及其他一切熟悉我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湘潭市、湘乡市两级公安局,610办公室,政保系统在江的秘密文件、口头令传达下,在上级指使下,不择手段逼迫我放弃信仰,表现在:

一、给地方领导、单位领导、家属亲人施压

他们把法轮功问题直接与政府工作成果、企事业业绩、考生升学、公民参军、职务提拔、奖金挂钩。并采用连坐制施压。如我去北京上访,市委书记要写检查,公安局治安副局长要写检查,单位领导要写检查,罚公安局的款,罚单位的款,扣发单位奖金。我有多长时间没放弃信仰,我的单位就会有多长时间拿不到奖金,单位领导的职务升迁也受到影响。如果让我上班,单位领导自身的职务都难保。这样领导就对我施压,来加重对我的迫害。不准我上班,不给发工资,甚至生活费也不发,除非放弃信仰。而这一手段又给家属、亲人造成很大压力、伤害。我是家中的独子,亲人对我寄予厚望。我是农村出身的孩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找到工作。他们不让我上班,不给发工资,还经常非法关押我,加上江氏宣传机器的谎言,使周围的人不理解,歧视我和我的亲人,使他们在众人面前难于抬头。由于他们采取连株制施压,我堂弟参军未成,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堂兄升迁也受到影响。这样,我的亲人又来给我施压。我伯伯和叔叔总说我耽误他儿子的前程,并说些诬蔑我、我妈妈、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话。我父亲在拘留所看我不写保证书,就哭着坐在地上说:不写保证就给我跪在地上不起来。经历过各种残酷政治运动,曾是地下党员受过国民党追捕,带着全家老少到处流浪,文革中被打成右派的80多岁高龄的爷爷,怕我受到伤害,怕亲人受到牵连,怕悲剧重演,于是到处讲我和妈妈的不是,以期众人给我施压。爷爷、奶奶、父母等亲人,每见到我被关押就心痛,睡不好觉。奶奶在我被非法关押在新开铺劳教所时,终日以泪洗面,常挂念着我,加上得了一种病,竟悲愤去世。当地部门劳教所也不让我回家尽最后一次孝道。不仅如此,他们还逼迫我的亲人出卖自己的良心、良知、正义,出卖自己的亲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落井下石。湘乡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兼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贺国平因我堂姐夫借给我一个旧手机用,就硬说他是炼功的,为我提供什么通讯工具,并非法追查他的手机所打过的电话和手机短信。为了洗刷自己的“清白”,不炼功的堂姐夫在610办呆了几天,并带贺国平等人到我姐姐家搜查我。我伯伯怕我堂兄、堂姐、堂姐夫受到牵连,一改过去比较豁达的性格,经常向它们报告我和我妈妈的行踪,经常到我家来看我和妈妈在没在家。有时一天来几次,约束我们,要我们不要出去。贺国平他们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不是在逼人做坏人干坏事吗?

二、造谣

他们通过报纸、电视、口头谣传诬蔑大法,谎称我是下岗职工,诬蔑我不务正业、好吃懒做、不要家庭、不要工作,对老师和市直中学的学生谎称我是什么头头,说我想当市长、参与政治。他们把我送到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失去自由、过着当牛当马的生活被说成是团结、教育、感化和挽救。他们的强暴、卑鄙行径,不讲法律的下流手段,只能是人治代法治,扼杀人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扼杀人做好人的权利、讲真话的权利、了解事实真相的权利。迫使人民按照他们所宣扬的假、恶、暴、斗走下去,在贪污腐败盛行、黑社会式的管理环境中生活。大家知道,在江统治的十四年里,中国犯罪率上升50%,农民负担不见减轻,反而加重,下岗工人日增,贪污腐败风盛行,大量国有资产被包括江泽民家属在内的贪官污吏卷向国外银行,国库日渐空虚,厂矿倒闭,亏损严重,人民生活处境日渐艰难,倒是那些损公肥私的人民的“公仆”渐渐地过上了小康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见识过××党厉害的人们敢怒不敢言,心里又不平衡。于是社会偷、杀、抢、嫖、赌、扒等歪风邪气日渐盛行,人们整日生活在提心吊胆或无所事事之中,许多人说这个社会完了,中国完了,过一天算一天。然而给予人们希望、教人向善、安分守己、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受到不法官员的长期打压。这不是在抹杀人类的希望吗?这不是伤害人民群众吗?这不是想让人民自取灭亡吗?

三、非法关押,非法罚款,制造恐怖气氛,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我在这四年多里,因坚持信仰,向人民讲真相,被非法关押七、八次之多。其中两次是湘乡市红仑拘留所,一次湘乡市红仑看守所,一次湘潭县七里铺看守所,一次湘乡市警犬所(警犬护卫反盗中心),两次湘潭市收容所,一次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

1999年7月,湘乡棋梓桥派出所所长龚××带领干警多次抄走我许多大法书籍、音像资料,并勒索我500元钱。2002年11月第二次被贺国平非法拘留,超期15天。拘留所所长彭佑茨、副所长赵启卫,诬蔑我在墙上刻了“打倒××党”的标语,他们就用戴土铐子的方式逼迫我。用土铐子将我双手反铐,用钳子把螺丝拧紧,扬言要铐三天三夜,要手肿得象包子一样高才能松铐,并说这是经过上面允许的。他们两天两夜不给我松铐,我叫他们松铐,他们反而恶语相向,威胁我不许做声,让我站着、坐着、躺着都是痛,不能睡觉,一睡就剧痛、阵痛,吃饭、上厕所要其他被关押的人帮助才行。最后勒索680元钱才放人,加上前一次非法拘留时勒索的共计1000多元。在警犬所,他们勒索我爸爸400多元钱,要我爸爸写担保书才放人。担保书上说我以后再上北京,我爸爸要坐三个月牢。并说那次要罚我爸爸3000元。我爸爸打报告,据理力争,他们的阴谋才未得逞。

在湘乡市红仑看守所,每餐吃的是不足三两米饭,不放油或很少放油的半生不熟的白菜汤、干菜,一个星期只有一餐见点油,睡的是10~20个人共同睡的一个木板通铺,共同住在一个20~30平方米的两个屋子里,一间是放风屋,一间是睡屋。上厕所要受限制,还要受干警、犯人的凌辱,没有自由。

2000年农历12月24日过小年的晚上,贺国平、罗吕光等恶警趁我爸不在家,把我60岁的母亲强行绑架走,脚上没有穿鞋,身上衣服也少,我妈妈大喊救命,可是回答她的是呼呼的寒风和恶警的淫笑。后来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并勒索600多元钱才放人。我本人因讲真相未回家而幸免于难,但也因此而流离失所在外,过年都不敢回家。2001年2月我妹妹结婚,我和我妈妈都不在家(妈妈被关押,我流离失所),我爸爸默默流泪,我姐姐、亲人心情也不好过。

2001年3月,我流离失所到湘潭县,我与同修一起在湘潭县住在出租房里,并在周围挂条幅、撒传单、讲真相,挽救被谎言毒害的人民,被蹲坑的恶警以看房子为由闯入住房绑架。他们对我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人格侮辱,精神摧残。迫害过我的恶警有湘潭县的刘国荣、刑侦队长左麟、政保股长唐××、教导员张××和一个年轻司机,湘乡市的贺国平、罗吕光、张警官、政保股司机段××,湘潭市的公安局科长张××。在湘潭县公安局,湘潭县恶警把我的手反铐,铐子深深地扎进肉里,紧逼筋骨,他们毫无人性地把我的手在铐子圈里上下来回反复搓动,手不一会儿就肿起来了,他们疯狂地打我的耳光,不知打了多少次,并把我打倒在地,用脚踩手铐,使我产生剧痛,用皮鞋踢、用木棍打我的小腿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污蔑大法、师父,把我的钱、扩机、衣服、书籍、大法资料等全部抢走,之后他们把我铐在椅子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他们就把我送到七里铺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湘潭县恶警公然在看守所一间房子里,把门关上,把我的手反铐,用绳子系在铐子上,把我的手吊起来绑在铁栏杆上,使我的脚尖欲离地不离地,极难受,并打我的耳光。在此期间,罗吕光,湘乡市张警官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后来他们又把我绑架到湘潭市雨湖区云塘派出所,那里是临时设立的专门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集中营”,那里汇集了湘潭市岳塘区、雨湖区、湘潭县、湘乡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由湘潭市公安局一个50岁左右胖胖的张科长指挥。在那里,贺国平默不做声,取出打火机在我下巴及裤裆处烧了一会,见我不予理睬就收了,说了一些下流、淫秽、侮辱大法、师父、大法书籍的话。后来湘潭县恶警把我的双手以“苏秦背剑”方式反铐(即:把一只手从肩上往后拉到背部,把另一只手从腰部往后拉到背后,再用手铐铐住双手),然后把我打倒跪在地上,扬言要跪四个小时以上,并说其他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他们整的,说如果仍不说出他们想要的,反正有的是时间磨我。湘乡市公安局政保股司机段××扬言要跪在洗衣板上(此人多次说过污蔑大法的话)。我的腰稍微弯曲,他们就借故对我拳打脚踢。我站起来不跪,他们就把我的手铐得更紧,每一秒钟都疼痛难熬。在恶警的折磨下,半年之后,我的手还经常发麻、发凉。晚上不许我睡觉,从肉体和精神上摧残我,逼迫我出卖同修,逼我干违背“真、善、忍”的事情。当我承受不住他们的摧残时,我曾想到以死来抵制他们的暴行,但师尊告诫我们自杀是有罪的,我没有迈轻生的路。在忍受不了痛苦时干了做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干的事。那时我情绪低落到了极点,觉得自己生不如死。因为我干了违背自己信仰的事,而对“真、善、忍”的信仰是我生存的精神支柱,是我生命的唯一。这是对人权、信仰的践踏,是对我精神更大的摧残、折磨,对意志的强大打击,是对大法的侮辱。

世界著名的《科学》杂志最新报道指出:“人精神上的痛苦与物质身体上的痛苦是一致的。”有中国问题专家指出,叫一个人放弃信仰,等于叫这个人放弃良知,放弃自己作为人类的尊严。强制洗脑是一种灭绝人性的精神迫害,给人带来的痛苦和后效应比肉体上的酷刑更残酷,在西方民主国家是无法得到政府、民众和法律的认可的。

在湘潭县七里铺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之后,他们又把我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进行洗脑迫害,时间是两年。而送我去劳教的人竟然是在湘乡市公安局工作和我同在东山学校初中毕业的同学喻国平!

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是湖南省非法关押、劳教、强制洗脑全省及外地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他们为强制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建立了一整套迫害、强制洗脑的手段,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制造高压环境,摧残法轮功学员意志

他们控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不准学法、炼功,学员之间互相不准说话,不准向其他人员讲法轮功真相,否则将延长关押期限,甚至关禁闭(关禁闭就是把人单独关在一间终日不见阳光的房子里,穿上特制衣服,不让动弹,夏天扒光衣服,故意让蚊虫叮咬)。一位来自怀化市的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12天之后出来,脸色惨白,身体虚弱,解小便半个小时都解不出来。劳教所派两三个犯人24小时控制学员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要看着,睡觉有人值班。劳教所故意把伙食搞得比普通劳教人员的差,上半年天天吃苞菜,下半年天天吃东瓜,菜里很少放油,即使多放一点油,也是那种变质、劣质油。

二、强制洗脑

劳教所强制学员背犯人要学习的队规,观看用谎言编造出来的攻击、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谎)谈、文艺节目、录像、书籍,并要求写所谓的心得体会;用喇叭定时播放攻击大法、师父、学员的文件、稿件和上当受骗已转化的学员的材料。动员新开铺劳教所、其它地方劳教所和关押学员的场所的犹大向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灌输歪理邪说,做所谓的转化工作。

三、利益诱惑

他们对坚定的学员严加管制,酷刑相待;而变坏的人则放宽管理,并用种种形式诱惑学员转化。

由于我平时学法较少,对大法理解不深,在劳教所封闭环境下接触不到大法的资料,走向邪悟,想早点离开恶劣的环境,想早点结束两年的劳教期,被所谓的“转化”了。转化后不久,我在劳教所里面疥疮病复发(我12岁在东山学校读书时患过此病),鼻炎病复发(曾患了多年而治不好的鼻炎,在读大学时学习法轮功后不久全好了,再也不用吃药了。)到医院打针、吃药、涂药,根本不见效,病情越来越重。回到社会上之后我一度想放弃修炼,随波逐流,但我的本性又使我找到了大法弟子,看到了师父新的讲法,才认识到自己当时是严重的犯错,走向了邪悟。于是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的错误做法是不应该的,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作废,这样我又回到了大法中。不久,我的疥疮和鼻炎病不治自愈,全好了。是慈悲的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新生的机会。但邪恶之徒并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在我写了严正声明当着610办的工作人员和单位领导的面交上去的时候,他们又把我非法拘留了一个月。2003年2月,他们又想把我抓去送到湘潭610办办的洗脑班去洗脑,我为了抵制迫害,流离失所至今。邪恶之徒经常到我家、我亲戚家骚扰,挑拨是非,造谣。我流离失所在外,经常饥一餐,饱一顿,居无定所,甚至有时没地方去时只好呆在山上,身心倍受摧残。

但是无论他们采取怎样卑鄙的手段,给我制造多大的痛苦,都动摇不了我坚持正确信仰、坚信法轮大法、坚定地跟师父走的心。

在江氏集团迫害大法至今的四年多时间里,已导致800多人被江氏集团迫害致死。这还是通过层层封锁,通过民间核实的有据可查的数据。有6000多人被判刑,有10万多人被劳教,有更多的人被送入精神病医院。有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在海外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告上美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法庭,更多国家正准备上告,告上国际法庭。由五十多个团体组成的全世界审江大联盟向国际海牙法庭递交了诉讼状,江泽民及其帮凶罗干、吴官正、李岗清、曾庆红、刘淇(原北京市市长)、夏德仁(辽宁省副省长)等都被告上海外法庭。法网恢恢网站记录了2万多恶人的姓名、住址、单位及其罪行。一旦时机成熟,他们都面临法律的审判和制裁。现在全世界人民越来越认识到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在海外已彻底失败,在中国大陆也正在走向失败。越来越多的人抵制迫害,支持法轮功,甚至走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文革中迫害老革命干部的一些恶警或被遣送回家,或被关押,或被秘密处决或自杀。望那些还在受江氏谎言蒙蔽的,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人赶快醒悟过来,悬崖勒马,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记住法轮大法是好的,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附: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湘潭市邮编411100,湘乡市邮编411400,湘潭县邮编411200
湘乡市政法委电话0732-6771048,杨志辉(政法委副书记)手机013907321392;
湘乡市610办公室电话0732-6778610、6770739、6768610,熊超杰(610头目,原月山镇党委书记)电话0732-6783532(住宅),贺国平(政保股股长兼610副头目)手机013875201278,陈淇(610干事)手机013007327122;
湘乡市公安局电话0732-6768210,方××(治安副局长),喻××(原治安副局长);
湘乡市公安局政保股电话0732-6768314,贺国平(政保股股长兼610办副头目)手机013875201278,罗吕光(政保股副股长)住宅电话0732-6822306;
湘乡市市委电话0732-6771651、6792722、6792725,胡友健(湘乡市原市委书记);
湘乡市看守所电话0732-6841031、6841048;
湘乡市公安局拘留所电话0732-6840626,彭佑茨(拘留所所长)电话0732-6768316(住宅),赵启卫(拘留所副所长)电话0732-6822752(住宅),干警陈××;
湘乡市警犬所(警犬护卫反盗中心)电话0732-6731588所长陈××;
湘乡市牧畜水产局电话0732-6771043、6778605,阳成生(局长)手机013507321509,谭俊清(副局长)手机013973219656、电话0732-6777947(住宅),彭继清(副局长)电话0732-6773728、手机013973211010,贺澄清(工会主席)手机013973201919,喻鸿伟(原湘乡市畜牧水产局局长,现任湘乡市劳动局局长)电话0732-6775130、6775386(办公室);
湘乡报社电话0732-6710003、6771670;
湘潭日报湘乡发行站电话0732-6770914;
湖南省广播电视网络公司湘乡办事处电话0732-6789442;
湖南水府庙水电站电话0732-6946066、6946063、6946070;
湘乡市溪口渔场电话0732-6956457;
湘乡市棋梓桥派出所电话0732-6940022,所长龚××,干警陈××;
湘乡市泉塘派出所电话0732-6240407;
湘乡市潭市派出所电话0732-6978344;
湘乡市月山镇派出所电话0732-6540018、6540081;
湘潭市“610”办公室电话0732-8211610;
湘潭市公安局电话0732-8297899、8297564,副局长张××,科长张××电话0732-8297531(办公室),蔡××(女)(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电话0732-8297577、0732-8297514(办公室);
湘潭市收容所(收容遣送站)电话0732-8395163;
湘潭市雨湖公安分局电话0732-8396134;
湘潭市雨湖区云塘派出所电话0732-8253094;
湘潭市岳塘公安分局电话0732-8615427
湘潭市钢铁厂公安处(湘潭钢铁公司钢城公安局监控指挥中心)电话0732-8651110;
《湘潭日报》报社电话0732-8223215、8221208、8222115;
湘潭县公安局电话0732-7889042,教导员张××,刑侦队长左麟的办公室电话0732-7889020,政保股股长唐××的办公室电话0732-7889031,干警刘国荣;
湘潭县七里铺看守所电话0732-7842347;
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邮编410009)电话0731-5260063、5260064、5260065、5260066,政委邓××,副所长高利亮;迫害法轮功专项大队(7•28大队)电话0731-5260063、5260064、5260065、5260066转分机728,分队长黄新的电话0731-5260392,副队长周敬石的手机013687332715,入教队副教导员毛伟。
(以上电话如有改动,请以相应地区区号加114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