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悲歌惊四方 善念正行留世间(三)(图)

湖北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纪实报告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本文旨在真实、客观地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发生在湖北省的迫害事实,以使掩盖下的这场最邪恶的浩劫曝光于天下,以唤醒人们的良知,找回善良的本性,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本文内容:
一、武汉——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历经江氏的血腥
二、家庭的苦难 人间的悲剧
三、虐杀法轮功学员 麻城警察恶名远扬 
四、楚天悲歌惊四方——湖北省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五、败坏的人性 疯狂的迫害
六、败相丛生——看看迫害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
七、法网恢恢 善恶有报——曝光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八、正义之剑指向邪恶之徒——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中国高官海外被起诉
九、正信“真善忍” 善心满人间

* * * * * * *

(接上文)

六、败相丛生——看看迫害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

据《南方周末》报导,10月6日湖北襄樊查出贪官70余人,涉及襄樊市下辖各县市,从市委书记到公安局长、工商局长无一不贪,且贪污数目巨大。一个中等城市腐败分子如此众多且形成网络,令人触目惊心,襄樊百姓不知有多少血汗钱落入这些贪官的口袋。

看看当今之中国,信仰“真、善、忍”的群众被迫害至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而鱼肉百姓的败类却能步步高升,横行霸道。湖北沙洋劳教所的警察何伟曾对法轮功学员说,贪污腐败没什么大不了的,法轮功才是真正的威胁。

就让我们来看看迫害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

麻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因贪污受贿被检察机关抓捕

徐开炎,湖北麻城市龙他办事处书记,因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组织人员执行非法抄家、罚款等一系列的迫害行径。现徐开炎因贪污受贿被检察机关抓捕,而其手下参与迫害的四个村的全体干部,也因此案被牵出,徐开炎本人受到隔离审查。

武穴市公安局长因贪污被隔离审查

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局长岳扬曾因在黄梅县公安局靠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起家,升任武穴市公安局局长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经他手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劳教,3名劳改,成百人次被非法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百余人次被非法送“法教班”(洗脑班)强制洗脑,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野蛮灌食,对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重判和肉体残酷折磨,有的被迫害致放出不久而死,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局长岳扬迫害大法弟子作恶多端遭恶报,因贪污被抓,纪检部门对其隔离审查。

应城市法院院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现遭报入狱

湖北省应城市法院院长刘润生自7.20起,卖力跟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在1999年10月份把法轮功学员熊文德非法判刑三年,并送入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这是湖北省第一例把法轮功学员关押进沙洋监狱迫害的案例。其后刘润生又将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迫害。善恶有报终有时,现在刘润生因经济腐败问题被捕入狱。

武汉市公安局书记杨世洪贪污腐化受惩办

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书记杨世洪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利用手中权力,在武汉地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因杨与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一经营房地产女人长期勾搭,并利用职务之便大量侵吞国有土地,事情暴露,现已被抓。


七、法网恢恢 善恶有报——曝光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1.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2003年初,范家台监狱即在《沙阳新生报》上吹嘘其“转化率”“全省第一”。在所谓的“转化率”背后,是血腥暴力和无耻骗局。

* 炮制“转化率第一”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疯狂施暴

自2000年以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80%以上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上留有伤痕,如双眼近于失明,体无完肤,器官变形,烟头烫伤,腿部重伤,头部留有伤疤等等。该监狱四监区特意营造出一种恐怖气氛,“不转化就死路一条”等说法在各监室流传。以各类谎言诱骗法轮功学员,如“全国上下的转化率均为100%”“法轮功在外国已经没有市场了”“×××已经在写悔过书”等等,正如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所述:“我们包夹的是三步一晃(谎),队长们也是一步三晃(谎)。”

法轮功学员廖元华在沙洋劳改范家台监狱被关押期间惨遭折磨。范家台监狱砖瓦厂的窑内终年七、八十度的高温,烧红的火砖一块块象灼人的烙铁。狱警与恶徒合伙,把廖元华推倒在火砖堆上,顷刻间,皮肉的焦烟和惨叫声一道蹿起,廖元华当场昏死过去。据知情者透露,监狱每天将廖元华铐住手脚,用皮管子野蛮插进胃里灌食三次,院长史某还叫嚣:“再灌不进去就开刀往里倒!”

* 湖北沙洋劳教所警察叫嚣:我们这里就是死人的地方

湖北沙洋农场是最黑暗邪恶的地区之一,那里地处偏僻,在绵延几百里的地方集中了十几所监狱和臭命昭著的沙洋劳教所。

湖北沙洋劳教所以“军训”和“学习教育”为名,迫使法轮功学员整天处于高度劳累紧张状态,从肉体和精神上迫害,妄图以此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

所谓“军训”就是长时间不停地走、跑、站、蹲,实质就是变相体罚。动作不“规范”者,不是训斥就是罚“蛙跳”(双手抱头,象青蛙那样蹲在地上跳),不停地“上下蹲”、“俯卧撑”、“高抬腿”、“蹲下”(两脚分开,脚尖着地,身体坐在后脚跟,上身挺直,手伸直搭在双膝上)。剧烈的运动使有的法轮功学员出现恶心,头昏眼花,呕吐等,还要继续“训练”,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包夹人员”还要继续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只能坐在硬硬的床沿边,挺胸抬头,双手伸直并搭在膝盖上,双腿与地垂直并拢,目视前方不准动,嘴里还要强迫背所规队纪。不管白天晚上都不准轻易上厕所大小便,就是允许了,也不准超过3分钟,否则就会被看押的刑事犯强行拉起来,嘴里还一边凶恶地叫骂。

“军训”后,监狱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学习教育”,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 “听课”,背“所规队纪”等等。谁“不认真”或不鼓掌,就拉出去受训或用电棍电击,一年长法轮功学员因没鼓掌,被电击多次,手都电肿了。或以“教育谈话”为名罚站,晚上不让睡觉。在大会上一警察居然叫嚣:“我们这里就是死人的地方,我们不怕死人!”

* 湖北琴断口监狱:细铁丝吊水桶勒脖颈 头顶墙体罚致昏死

在琴断口监狱,不法之徒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干着丧尽天良的坏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无所顾忌的迫害。

在入监队,警察们用监狱里最凶狠、最流氓的犯人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还要罚站。罚站就是把头顶在墙上,双脚后退一米五,头受不了了就倒下。恶人们还发出狞笑。每天都加晚班,在学习和劳动时,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看一眼都要被问为什么,甚至被罚站。一天只给法轮功学员三次方便时间,每次时间不准超过三分钟。吃饭不准超过五分钟。吃慢了,没吃完的饭要倒掉。法轮功学员的脚都肿了,股上的皮都破了,流着血,有几个被折磨的经常晕倒。

一位法轮功学员不愿写“四书”,几个恶人用凳子、拳头、脚乱踢乱打,打累了就用细铁丝将一桶水吊在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直到晕过去;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用铁管子照着胸口猛捅,打得只剩一口气,后来抬到医院打了两天针才能站起来。

某队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抵制迫害,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写思想汇报,几个恶人每天拳打脚踢,用凳子照着他的胸乱砸,不让睡觉,逼着他开口。另一个法轮功学员也是不写思想汇报,不认罪。恶人们用凳子、铁棍打,并强迫头顶墙角,一连几天晚上不让睡觉。

这桩桩迫害的事实,浸透了血和泪。这些迫害的残酷和邪恶用语言是难以表达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还手;对侮辱谩骂,没有一个还口。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在这个人间地狱放射着金光。

* 湖北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使用毒品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个修炼人由两个“包夹”24小时监视,每个房间、走廊、厕所、车间还有电视监视器。每天让背六十条、“十不准”,七天后抽查,背不熟每晚开始加班在走廊、水房站着背,背到凌晨,早晨5点起床干活。“包夹”每季度减期四天,转化一个减期一个月。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电视,强制洗脑。

更恶毒的是,狱警指使吸毒犯偷放海洛因毒膏和其它毒品在食物中给刚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吃,致使法轮功学员出现“病态”,从而逼使他们放弃信仰。因一位黄石法轮功学员揭发他们的恶行说:“饭里有毒。” 狱警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 武汉女子监狱:野蛮洗脑和下流欺骗

武汉女子监狱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树为“先进”,全国有许多地区前来学习犯罪经验。

狱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卑鄙残忍。被强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有4个刑期很长的犯人包夹,24小时轮流值班一步不离,吃饭、睡觉、上卫生间、洗漱都跟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接触,狱警指使这些犯人不管采取什么手段(打、骂、人身攻击等等),只要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妥协,这些犯人就可以得到“表扬”、“立功”、“减刑”。

精神迫害:恶徒多采用造谣、污蔑、谩骂、欺骗,把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大法的话写成标语或画成奇形怪状的东西,贴在法轮功学员的背上、墙上、床上、被单上,甚至刻在法轮功学员的碗、口杯上等等。

肉体摧残:经常采用吊铐、罚站、挖墙(监狱中迫害人的一种方法,人离墙一定距离弓着身子头顶墙,身体倾斜,头顶在墙上,身体倾斜角度越大,头上受力越大)、强行灌食,还用绳子吊,遭毒打,夏天在烈日下曝晒,整夜在蚊子最多的地方让蚊虫叮咬,冬天不让穿棉袄在室外冻,不让上厕所,长时间不让睡觉。用狱警的话说,这里是专政的地方。

下面是部分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夏环,女,44岁左右,工人,被非法判刑3年。在高压迫害下夏环违心地妥协了。当清醒后,2002年5月她写了严正声明,在几百人的队前,揭露恶人迫害她的真相,并公开炼功,狱警将她反铐了一天一夜,又关进了禁闭室,放出后又连续一个星期不让睡觉。在两天没进食进水没睡觉的情况下,夏环身体非常虚弱晕倒在地。

储东菊,女,32岁,农民,因不配合邪恶,狱警指示犯人经常打她,耳朵被打聋,把她关进禁闭室反铐在铁门上,站了8天8夜,不让睡觉。一大队教导员龙翠华对她说:在这里我让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下去。8天后回到四中队又继续罚站,并让她站着干活。狱警王利叫嚣:“你不写、不服从就站死你。”

钟敏,女,40岁,个体户,因坚定修炼,经常被强迫连续一个星期对墙罚站,并常遭到打骂,干繁重的苦役(扛大包),后又关进禁闭室,反铐在铁门上,日夜不让睡觉,最长的一次是十五天,双腿肿烂得不行,不断往外淌黄水,犯人张宝香还抓起地上的蚂蚁塞进她的衣服里,让蚂蚁在她身上爬,还往她身上灌冷水。钟敏用绝食来抗争,犯人就要用喂猪的潲水灌她,被另一个犯人拒绝,才未得逞,便对她大打出手。

崔海,女,54岁,原武汉市化工进出口公司干部,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抵制迫害,狱警陈英(队长)经常让她罚站,一站就是二天二夜。一次,陈英让她在烈日下罚站曝晒,晚上在蚊虫中叮咬,大热天不让洗澡,不让睡觉,站了二天二夜后,看她不妥协,陈英就把攻击法轮大法的标语贴在墙上让她站在中间,她坚决不站,陈英将她吊铐在铁窗上,下铐后仍不让她休息,就这样整整连续8天8夜不让睡觉。崔海双腿从膝关节以下肿的很厉害,双脚肿得穿不进鞋,上楼、上厕所都非常艰难,有一个服刑人员偷偷给她一双40多码的鞋,她才勉强穿上,很多服刑人员都不忍看下去。一次,她在烈日下被罚站时,一个服刑人员走过来对她说,你们为了信仰,吃这么多苦,遭这么大罪,我真的感动。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后来狱警强迫她下地干繁重的农活,从早晨六点一直干到中午十一、二点,在40℃高温下,整个田间就她一个人顶着烈日干活,中午、晚上、夜里还要强迫洗脑。只要“焦点访谈”插放攻击、诬陷法轮功的内容,就强迫她看,并组织七、八个犯人对她进行围攻,强迫她发言,她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就围着她污言秽语谩骂,然后一遍又一遍逼着写“认识”,深更半夜,他们轮流一部分人去睡觉,一部分人不停谩骂。每天逼她读、抄攻击法轮功的材料,看影碟,一天写三、四篇“认识”,就这样每天直到深夜二、三点才让休息,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又起床继续重复,整整一个夏天长达四个多月,哪怕是在高温40℃多(室外太阳下地面温度达60℃)的情况下,这种折磨从没有间断过。崔海50多岁的人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层皮,有人说她晒得黑得只看得见眼白了。

汉西中队狱警张××(指导员)对她威胁说:你不转化是出不了监狱大门的,现在是4个犯人包夹你,不行加到6个、8个日夜轮流整你,我们这里有的就是犯人,我就不相信你是铁打的。

杨先凤,女,46岁,裁缝,在看守所被折磨得不能行走,是抬到监狱来的,在致残一队。因抵制迫害,狱警十几天不让其睡觉,日夜罚站,几次晕厥,挺直地倒到地上,后脑勺摔破,流了许多血。就这样狱警还把她用绳子捆在柱子上继续罚站。犯人经常打骂她,她坚决不写“三书”,狱警樊某把她关进严管监号和疯子在一起,把杨先凤反铐在铁门上十多天不让睡觉,她双手肿烂得变了形,双脚肿得象穿了靴子,从脚背一直肿到大腿,整个腿紫得发黑,惨不忍睹,很多犯人看到都偷偷掉泪。狱警还有意将铁门开来开去,杨先凤就跟铁门一起反反复复被这样拖进拖出,经常听到她的叫声,因严管监号在厕所旁边,上厕所非得经过那里,许多犯人不忍看此惨状,因此不敢上厕所。在这种情况下,杨先凤还是不妥协,他们就把“决裂书”写好,六个犯人强行将她摁着,让她在上面签字,她坚决不从,拼命抗争,他们就连推带打,按的按,摁的摁,扭着她的胳膊把笔捆在手上强行签字,杨先凤的呼喊、惨叫声,楼上的人都听得到,让人的心都发颤。

* 湖北鄂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教

骆东来,女,35岁,鄂州市异型扎钢厂销售科业务员。2002年国庆节前一天晚上,鄂州市鄂城区公安分局凤凰派出所的几名警察突然来到骆东来的家中要搜查。第二天夜里,六名警察再次来抄家,搜出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及制作工具,骆东来因此被非法判刑4年,后被送往武汉关押迫害。

刘秀英,女,约40岁,鄂州市鄂城区鄂城饭店会计。 2002年国庆节期间,刘秀英在大街上被鄂州市鄂城区公安分局凤凰派出所的几名警察绑架,随后其家被抄,搜出一本书《转法轮》,仅凭一本书,刘秀英被鄂城区公安分局凤凰派出所非法判劳教2年,现被非法关押于武汉狮子山劳教所,到武汉后刘也曾被劫持往湖北省洗脑班。

汪军正,男,约30岁,武汉某学院毕业的一名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生,山东人。2000年国庆节期间,汪军正和未婚妻在结婚前3天来鄂州某网吧发法轮功真相电子邮件,被网吧老板举报遭逮捕,2001年11月被鄂州市鄂城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后被送往湖北沙洋,他是鄂州市第一个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施伟,男,30岁,湖北黄冈邮电局临时工——投递员,2001年12月被非法秘密判刑3年,后送往武汉,他是鄂州市第二个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现已出狱。(鄂州市610采取的都是秘密审判,既没有家属,也没有单位领导,更没有旁听的群众,连一个辩护律师都没有。只有少数有点关系的才知道开庭日期。)

宫桂兰,女,约40岁,鄂州市铅网厂门市部营业员,2000年8月下旬,宫桂兰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刑3年,宫的丈夫因工伤早年去世,留下一双正在读书的儿女。此前她曾多次被拘留。

郭立爱,女,约58岁,鄂钢食堂退休职工。2000年8月下旬,郭立爱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刑7年,现在下落不明。

黄方彪,男,34岁,鄂州市吴城钢铁厂(该厂的前身是鄂州市八一钢铁厂)炉前工(班长)。2001年6月初,黄方彪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刑3年以上,现在下落不明。

季协堂,男,约45岁,大专学历,原鄂州市委行管局副局长。2001年4月,季协堂被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因坚决抵制迫害,加之其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2001年5月29日被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4年。

曹正国,南,34岁,鄂钢工人。2000年1月,曹正国因二次进京上访被抓,后被非法判刑劳教1年半;刚从沙洋回来不久,2001年2月底,曹正国又被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因抵制洗脑,被非法关进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刑拘7个月;2002年1月,曹正国因讲真相再次被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9年,估计现在沙洋劳教所。

胡志刚,男,28岁,鄂钢工人。2000年1月,胡志刚因二次进京上访被抓,后被非法判刑劳教1年半;2002年1月,胡志刚因讲真相再次被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6年,估计现在沙洋劳教所。其孤儿寡母在外生活艰难。

姜光祥,男,约40岁,鄂州市供电局工人。2000年1月,姜光祥因进京被非法抓进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刑拘7个月;2001年被绑架到鄂州市东沟镇洗脑班迫害10天;2001年2月底,被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迫害4个多月;2002年1月,因讲真相再次被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3年以上。现在下落不明。

王陈红,男,27岁,鄂州市顾地槊胶公司临时工。2001年2月底,王陈红被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迫害4个多月;2002年1月,因讲真相再次被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3年以上。现在下落不明。

熊春林,男,26岁,鄂钢工人。2000年1月,熊春林因进京被抓,后被非法判刑劳教1年半。2002年,曾被绑架到武汉湖北省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高筑云,女,约40岁,鄂钢工人。2001年2月,高筑云因讲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刑劳教3年,现被非法关押于武汉,期间她曾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李少先,女,32岁,鄂钢工人。1999年,李少先(法轮功学员曹正国的妻子)因说了一句“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被鄂州市西山分局(原鄂钢公安处)非法判刑劳教1年半,送往武汉狮子山。她是鄂州市第一个被非法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7个月后堂堂正正闯出。

吴少兰,女,37岁,原鄂州市异型扎钢厂人事科科长,离异,孤儿寡母,生活艰难。2001年春节大年初四,进京上访被抓,2002年上半年被非法判劳教3年。年幼的儿子还在上小学。

刘正银,男,约47岁,湖北多佳集团公司职工,现已下岗。2000年8月下旬,刘正银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

徐婷,女,19岁,原鄂州大学学生,山东泰安市的一个女孩。2000年8月下旬,徐婷因讲真相被进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刑拘一个多月;2001年春节来鄂州后,因讲真相被抓,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现已出狱。

恶人榜:

1、鄂州市鄂城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科长张继雄,男,约38岁,“7.20”后疯狂抓捕、毒打、敲诈法轮功学员,鄂州市至少有50多人次被非法拘押和被劳教判刑,均由其一手操纵完成。其妻在2000年得了一种怪病,四处医治无效,花去几万元,最后确诊为白血病。张继雄因害怕报应,于2002年底或2003年上半年调鄂州市华容区公安分局华容镇派出所所长。现在的鄂城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科长叫万金楼。

2、鄂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金世珍,男,约60岁,骨瘦如柴,兼鄂州市公安局刑侦分局局长,积极充当江氏迫害法轮功的黑手,领导全市的警察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与张继雄等狼狈为奸。

3、鄂州市西山分局(原鄂钢公安处)政保科科长刘绍发,男,约40岁,“7.20”后疯狂抓捕、毒打法轮功学员,鄂钢的几十人次非法被拘被劳教被判刑被绑架到省市洗脑班均由其充当黑手。

2. 恶有恶报

欠债要还。无论任何人,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都会给自己造下如山如天的罪业,而这些罪业被偿还时必将化为灾难降临,甚至危及当事人或家人的性命。奉劝那些还在继续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千万不要为一时的名利而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由不得你信与不信,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 现任湖北麻城市市长的张家国专管迫害法轮功。年青女法轮功学员王华君在市政府门前被邪恶之徒打昏后又被活活烧死的惨案与张家国的批示是分不开的,张家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2新春将至,张家国为响应江氏的号召建“功”立“业”,虽已犯下滔天罪行,不但不知悔改,于腊月二十八上麻城电视台宣称要在春节期间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抓捕、关押。结果第二天他突然喉咙剧痛,检查发现喉管长有一颗瘤子。除夕那天准备做手术,打麻醉后不省人事,成了植物人。赶紧送武汉抢救。功未表成,赔了半条命。

- 湖北省汉川市新河镇原党委副书记何柏林,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积极卖力。他积极参与收缴法轮功书籍,在洗脑班上破口大骂法轮功创始人,于2000年10月的一天突然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现一直在医院,双目几乎失明,大小便不能自理。

- 湖北汉川某单位科长汪新龙对法轮功学员恶言恶语,指使他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其母亲于2001年11月中旬被车撞死。

- 湖北汉川新河镇辽源村书记胡昌发过去曾是“三进宫”(即三次蹲过监狱)的犯人,担任村干部时,对该村法轮功学员(一老婆婆)威胁恐吓,不让其走亲戚上街,他于2001年11月30日外出赌博时被车撞死。

- 原湖北省云梦县伍洛镇派出所所长关清明,追随江××迫害法轮功,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以罚款、抄家、辱骂、毒打、关押等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而臭名远扬,法轮功学员多次对其劝善、讲真相他仍不思悔改,拒不接受,于2003年7月25日,因身患几种癌症暴死,年仅33岁。

- 湖北省随州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蕲荣海,男,1999年7.20主抓迫害法轮功,他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还是为了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做出了助纣为虐的事,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春退休后得重病,到医院检查,已是晚期胰腺癌症。法轮功学员去看他,讲真相救他,而他认为法轮功学员看他笑话,而不接受,现已死亡。

善恶必报。要知道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权力更是短暂的。那些仍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真正为自己和家人负责,你们何不乘此万载难逢的好机会,运用手中的权力,做一些有益于人民的好事,而不是随波逐流的迫害善良,让自己的生命与子孙后代蒙辱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