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州农民夫妇被乡恶警毒打


【明慧网2004年2月18日】我从98年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我腰痛的症状没有了,身体变得健康了。大法还一改我原先自私的心理,不再为一点小事和人争斗,与亲戚间的隔阂矛盾都化解了,家庭和睦了。

99年7·20法轮功遭到无理迫害,我去上访说公道话,被乡政府非法罚款200元,后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押回深州市看守所一个多月,罚款200元后被送洗脑班又被非法罚款1000元。在那里吃的是窝头咸菜,吃不饱,睡的是灰炕。学员们洗脚、洗澡、洗头都是用冰凉的冰水,洗完后头发上有冰。我们学法炼功,看守所所长程玉良指使犯人建华给我们戴上脚镣,吃饭、睡觉、走路都很困难,就连六十多的老太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不例外。

一次,所长程玉良听信媒体造假,出言诬蔑李老师,一名法轮功学员王敬台仅说了一句:我们老师没那么说。他们就拳打脚踢,揪头发,左右打耳光,打后再加刑。一个学员贾新暖学法炼功,被恶警们看见就是一顿毒打,程玉良打得她嘴流鲜血都肿了。孙艳恩因学法炼功,大冬天逼迫她光脚,恶警还揪着她头发到管教室,毒打一顿,戴上脚镣手铐。她只能弯着腰走动,黑夜白天一个样。有的学员甚至两人戴一套镣铐,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得在一起,镣铐声、毒打声、辱骂声伴随着我们度过了寒冷的冬天。

2000年我丈夫不在家,孩子们去上学,我再次被非法关押到乡政府里。期间乡政府人员让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清理卫生,扫院子、厕所,干完活就把我们关小屋,还上锁。当我的丈夫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时,他们说怕进京就抓起来。说着说着恶警恼羞成怒,王振庄、陈光等几个警察就对我丈夫拳打脚踢,甚至用木棒打,打得我丈夫口吐鲜血,站不起来。等他站起来,警察又接着打,打倒了站起来再打,来回好几个回合。打完了王振庄当着我丈夫的面给各个警察发钱,每人100元。天黑时不让回家,第二天让他扫雪,我丈夫不扫,他们就又是一顿毒打。这就是政府工作人员、人民公安的真实形象。

2001年春我正在地里干活,乡里去了四个警察把我从庄稼地里把我绑架走,他们的借口是:有别人进京上访你为什么不举报。他们四人把我围在中间轮流打,先是拳打脚踢,打累了又用大木板、笤帚打。我被打得满口流血,头发被揪下来好几把,嘴和脸肿得没法吃饭,腿肿痛,走路很困难,1个多月才恢复。后我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两个多月。

四年多来,他们不断地骚扰我们家。本来我家就生活贫困,还被恶警几次关押罚款,严重地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

深州市看守所程玉良:0318-331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