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恶警悬赏三万元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2月18日】我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1998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看《转法轮》没看一半就出现了奇迹,我的眼肿、腿肿消失了。走路一身轻,一天忙忙活活都不觉得累,脾气也改好了,家里的气氛变得很和谐,家里人都支持我。

在1999年7.20镇压开始了,很多炼功人被强迫到县办所谓的“转化班”,蠡县公安局、610和各派出所执行江氏集团的命令,对我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抄家、抓捕、电话窃听、跟踪、蹲坑,说什么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炼就开除党籍、工职等。

一夜之间搞得全县乌烟瘴气,没有炼功人说话的一点权利,江氏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将仇恨大法的种子撒向人民心中,连幼儿园的孩子都不放过。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恶人对大法的迫害我不能沉默了,我要向全世界的人民呼吁:大法是清白的!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我再也不能躲在家里苟且偷生,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何况修炼人也没反对××党,根本不关心政治。

4.25我进京上访回来后,被蠡县公安局610上了黑名单,派出所、单位领导每天到我家恐吓,环境日益恶化,电话被监控,610、城关派出所每天到我家骚扰,翻箱倒柜,我们的衣服、被子等被他们扔了满地是经常事。我炼功用的垫子也被他们抢走,和当年的日本鬼子没有什么区别。县610派单位给我施加压力,让写保证、骂大法、骂师父,我快60岁的人了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我当场拒绝了恶人的无理要求,把所谓的转化书给他们烧了。恶人举报说“顽固不化”,强行扣发了我的退休工资。

2001年夏天阴历8月中旬,我给同修打了一个电话,陈贵星、牛海峰骗我以谈话为名把我抓到县招待所,拘留14天,罚款2000多元。

2001年腊月28日晚3点15分,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文彦带头,有城关派出所韩红宾,有一个电视台的肩扛录音机,抄了我家。恶警骂我丈夫,还恐吓说:刚才砸门你没听见吗?为什么这么半天才开门?在我家搜了大约2个多小时,没搜出任何东西就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正月初六,610城关派出所到处通缉我,我傍晚离开自己的家,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春天,小陈派出所所长李小奇和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文彦亲自带头抄了我们开的加油站,没出任何手续,抄走电视机一台,录音机一台,价值3600多元,还有不干胶、师父的法像、香炉、香等。城关派出所没抓到我,就把我妹妹抓走了,抓到县公安局某地非法审问、恐吓、敲诈等卑鄙手段。

小陈派出所所长李小奇把我丈夫的妹妹当天也抓去审问、逼供,蠡县公安局把我的丈夫抓去公安局恐吓,李文彦扬言对我丈夫恐吓说抓不到崔小先就拿你问罪!审问了一夜,也不让我丈夫睡觉,才放他回家。恶人拿着我的像片满街查问过往行人,扬言说谁举报了我就奖励谁30000元人民币,多么邪恶呀!我仅为了信仰“真善忍”就遭到了通缉。恶警连我多年不来往的亲戚家都去恐吓搜查。

2002年十六大期间邪恶之徒更加猖狂,蠡县公安局、610、城关派出所到处通缉我,恐吓我家人,丈夫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人老了许多,头发全白了,我80多岁的婆婆一听有人敲门就吓得手和腿就哆嗦。

我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被恶人逼迫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苦没处诉,三九寒天何处能安身。我犯了什么法?你们身为人民警察,蠡县杀人放火强奸案接连不断,你们为什么不抓?是不是与你们狼狈为奸呢?为什么专管我们炼大法的好人呢?你们也有老人妻子儿女,你们这是无休止的作恶、犯罪,你们想过吗?我郑重的警告蠡县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们,我会在一个适当的机会里起诉你们的,把恶人告上国际法庭!修炼“真善忍”是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的规定。江泽民说打倒就打倒?江泽民说谁邪就邪吗?如果江泽民心中没鬼的话还怕一张讲真相的传单吗?还怕手无寸铁的炼功人吗?事实证明谎言的制造者才怕真相传单对它恶行的曝光。因它做的事是见不得人的!恶人所做的一切早晚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善恶必报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