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莲花乡政府和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勒索和迫害 【明慧网】

舒兰市莲花乡政府和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勒索和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一)王树成、于广霞家住舒兰市莲花乡北莲村三社,98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他们屯子有很多的人都修炼。

2003年3月13日因上面有两名劳教‘任务’,派出所恶人来王家抄家。当时王树成夫妻俩不在家,家人不让翻,派出所所长和村治保孙立辉找来邻居做证人搜查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屋里、柜子里、粮仓,棚、上,全部都翻过,连老人准备后事的棺材都想打开看看,但是老人没有让。后来他们在家里翻到三本真相磁带后,问家人他们上哪里去了,家人说:他们上亲戚家去了。村治保协同派出所到他们亲戚家抓人没有抓到,以后他们不分白天黑夜经常到家来抓捕他们,夫妻就这样被迫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80岁的父母无人照顾。

于2003年9月3日,王树成、于广霞被村治保协和派出所在路上绑架,将他们夫妇送上车后,司机赵新江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到派出所后,所长打了王树成一个嘴巴子,踢了一脚说:你们法轮功没有说话的权利,你们每天在家干什么、说什么我们都知道。又问磁带的来源,派出所梅某说,你们不是学真善忍吗?你们应该承认磁带的来源,所长说:你们不承认我就送你们劳教,我怎么迫害法轮功都没罪。村治保给家人打电话要钱,家人无奈到派出所给所长2000元钱,就这样才把他们给放了。

(二)2000年2月下旬,徐世坤和几位同修进京上访途中,在沈阳被截持。由莲花乡政府和派出所押解回来,关在派出所空屋子里。刑兰学对徐进行审讯,由于没有问到对他们有用的东西,大发淫威,当众对徐进行体罚,白天到十几里外的公路上清雪,夜晚只能在冰冷的地板砖上休息,还经常受到大骂和体罚,不给饭吃,只能靠功友送饭,被送拘留,由于家属要人,最后被勒索1100元钱才放人。

年11月27日和同修再次进京,被当地派出所所长李月亮和村治保胡志文(已遭报身亡)抓捕,送舒兰市看守所关押33天,非法劳教2年,使精神和肉体受到非人的折磨,家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释放后,派出所和村里派人监视,发现和大法弟子来往和本人外出后就举报给派出所,不论白天和夜晚经常遭到骚扰。

在2002年11月上旬,徐世坤到亲属家借车拉地里的水稻,被监视人举报给派出所说徐世坤坐客车走了。派出所又打电话给治保孙立辉,孙立辉与社主任姜佰军到徐家追问徐的去向。

2003年3月13日,在所长杜玉琢的指使下,对全乡一些他们认为是重点的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由一不知名恶警和派出所帮办张国琦宗教协会张中江对徐世坤家进行非法搜查,没有找到任何迫害借口只好离去。在这次迫害中,大法弟子范国兰和陈亚芬被绑架。9月23日,由副所长郭雨昌带一恶警和村治保孙立辉等一伙人又来非法抄家。由于家人不配合,并加以阻拦,他们的意图没有得逞,只好灰溜溜的走了,由恶警杜玉琢带的另一伙人,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刑文有和徐中芬。由于派出所的经常骚扰和迫害,使和睦的家庭不得安宁,每天在恐慌中度日,给未成年的子女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

(三)2000正月十五,我因和十几位同修进京上访,途中被当地派出所追回,回来后搜去我们身上的钱,装进他们的腰包,白天罚我们在路上扫积雪,晚上把我们男女同修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恶警孙洪波罚学员长时间做着各种姿势。睡觉时,只能把纸盒铺在水泥地上休息一会,这样三天过后,家人来保我出去,他们向家人勒索了500元钱才放我回家,其余同修有的关了20几天,遭到不同程度的罚款才放人,2000年11月27日,我和妹妹第二次离开家,准备上北京上访,没料到,我又被当地去北京的警察(所长李月亮、治保胡志文抓住)被非法关押在舒兰市看守所一个月,这其中我亲眼目睹了在政保科,提审的男同修所经受的毒打,三四个恶警一起拳打交替,打昏后,用水浇,见不醒竟然没有人性的拖上车和我们一起送到看守所,在那里,我们抗议非法关押进行全体绝食,七天后,恶警们开始野蛮的注射药物和水,先是骗去说,家里来接见,然后,由四个男犯人把女学员按倒在床上,进行注射,回来后,知道了他们的欺骗,在叫到谁,谁也不去配合他们,看守所的所长庄某某,气急败坏的抓住学员的头往外拖,女犯人也帮忙,有的还动手打学员,我由于害怕打针停止了绝食抗议。一个月后,我被判2年劳教,送到了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进去后,就被犹大进行所谓的帮教,不转化就不让睡觉,由于学法不深,被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第二天就违心的写了五书,之后就开始了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早5点起床直到晚上8点才就寝,有时候晚上劳动到10点,11点甚至到12点,早上最早的有时候是2点起床,如上面有检察的不许说实情,坚定的学员还时常遭到电棍电,大法学员李世霞的脖子被电的都是大泡,有的脸上还被电的变形,我由于转化而提前了4个月释放,回家后,一直消沉很长时间不学法不炼功,直到2003年春天,看到同修送来的大法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自己走了弯路,于是开始从新振作起来,规正自己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史前大愿。

舒兰市莲花乡书记室:电话0432—8932330
莲花乡派出所所长:电话0432-8932966
派出所所长杜玉琢:手机13331721666,宅电7760977
派出所,电话0432-8932275
莲花乡政府办公室,0432-8932303
莲花乡610办公室主任朱维林,宅电0432-8933120
派出所副所长郭雨昌,宅电0432-8932568
莲花村治保主任孙立辉,宅电0432-8933144
莲花村村长陈树民,宅电0432-8933023

(四)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后,我受益非浅,能看淡人世间的一切,与世无争,大法教我做好人,按照大法“真善忍”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么样的好人多好啊!对国家和社会有百益而无一害的,可是江氏集团却把这么好的大法,非法定为什么x教,我做为一个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受益无穷者,我得为我的恩师和大法以及大法弟子们讨回清白,讨个公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政府要给大法弟子一个合理得修炼环境,改正对我们的的不公正对待。

自99年7.20以来,我妻子、女儿、还有七旬老母就没过上安稳的日子,乡党委副书记仉喜力,610办公室人员刑兰学,派出所长李月亮,恶警郭雨昌,孙洪波,张国琦,经常不分白天和黑夜闯进家进行抄家。翻大法资料,把我“转法轮”书搜走,在2000年的农历十五去北京上访,在沈阳被抓,把我们十几个功友关押在沈阳北站派出所,当时北站派出所恶警大骂我们,还对我们进行搜身,所有的钱都被夺走,第二天乡副书记和所长李月亮,还有村治保胡志文(此恶徒现已遭报死亡),把我们接回,送进舒兰看守所,拘留15天,而后又接回来,关押在乡里办洗脑班33天,不给吃,不给喝,晚上睡派出所值班室,水泥地是板砖,又潮,又凉,没铺,白天还得去清理公路的积雪十多个小时,超负荷劳动,晚上不让睡觉进行非人的折磨,恶警孙洪波大打出手,把我和另外两个功友摞在一起,用皮带连抽带骂。关了33天,并对家属威逼,交1000元,其他300元。在2000年的元旦,江氏集团又下了黑令,各乡镇分了指标数,它们为了完成任务,讨好江泽民,我又遭到一次绑架进监狱强行洗脑,绑架我的有仉喜力和新调来的恶警所长王喜民、610办公室的刑兰学、恶警孙洪波和张国琦,当时说找我谈话,我说没什么可谈的,我不会放弃大法的,他们四五个邪恶之徒强行把我抬到车上,送到舒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当时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强迫家属交了1300元罚金后,在2001年1月18日将我们释放回家。

在2001年9月6日,我再一次遭到恶警的绑架,判了一年的教养,期满后才释放回家。在2003年3月13日,又突然被邪恶之徒抄家,恶人赵兴江是派出所的司机,非常邪恶,还有市局的恶警某某,在2003年8月23日,邪恶之徒再一次抄我家,有村治保,孙立辉和恶警郭雨昌,还有几名不知姓名的邪恶之徒,当时亲朋好友在场,还有正义的群众制止它们这种非法的行为邪恶之徒没有抄成,以上是我在7.20以后遭受的迫害的部分事实。

吉林省舒兰市新村矿派出所所长赵振国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残忍。手机号:13179261311,家电话0432-8234858
赵振国妻子党宝凤:吉林省舒兰市地税局,手机号:13704445580
赵振国的妻子妹夫、吉林省舒兰市水曲柳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忠:手机号13944296222,家电话0432-8225148
赵振国妻子的妹妹党宝芳,手机号13894290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