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大法弟子李淑花致死的凶手姜伟犯罪记录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姜伟是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派出所警察,从99年7月20日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疯狂至极,他利用跟踪、放线、伪善、诱骗、挑拨等手段抓捕大法弟子,经常到大法弟子家中翻抄,利用家人不明真相和看重钱的人提供线索或自己凭空捏造事实,以达到他谋取私利的目的,4年来经他所非法抓捕、搜查、劳教、判刑、拘留、送看守所、洗脑班的就有一百多人次,为此他受到邪恶集团的表扬和奖励。

在姜伟管辖区公开抢劫、撬门、别锁、赌、嫖的到处可见,大街小巷到处是喷办假文凭、假证的大黑墨字,坏人、坏事不管,专抓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今天按手印,明天要照片,后天又填表。

1、99年11月4日,大法弟子李淑花因说一个“炼”字被抓到派出所,一同被抓的就有24人,李淑花的母亲一起被抓,还有李淑花的4岁、5岁两个孩子,恶警并强行把她们送到拘留所,一关就是一个多月。之后,警察经常去李家骚扰。2003年9月末,李淑花正在给孩子做饭,姜伟和另两人又到李家将她绑架,再没回来,她的眼睛被榆树公安局恶人打坏后,给活活迫害致死。

2、姜伟经常去大法弟子B家骚扰,B为了不受干扰,去了农村。姜伟用诱骗的手段让家人说出了B的去处。他又跑到几十里外的农村,并且伪善地说:“这是政保科的意思,我只是执行公务。”四年来,大法弟子B被姜伟抓过六次。没有任何证据就到家抓人,随便乱翻,不给开门就撬,直到把B劳教、判刑。

3、多次到大法弟子C的家中抄家。晚间家中没人就撬门进屋,抄走录音机和炼功带。C为了躲避迫害,搬到农村。姜伟又两次跟踪到农村抓人,C被拘留半个月罚款1500元,姜伟又将C劳教。姜伟因抓捕C立了“大功”,受到了奖励。他毫无人性地将自己的私利建立在迫害好人之上。

4、大法弟子D走在街上,姜伟上前就抢D的提包,打D的脑袋,抓D的头发。将D拘留后罚款两千多元才放人。

5、姜伟到E家,让E写保证书,E被迫写了之后,姜伟又找借口说不合格,把E送到洗脑班。同一天送的还有大法弟子F。榆树市内只有两人被送洗脑班,都是他辖区内的。2000年,E被拘留后罚款两千元才放回家。

6、姜伟看到大法弟子G家晚间亮灯,马上冲入G家乱翻,抄走大法书和法像。2002年又以别人举报为名,将G抓走判劳教一年,并先后罚款3000多元。

7、经常去大法弟子H家骚扰并抄家,因H说一个“炼”字,将其拘留。后又以别人举报为名,将H劳教一年。劳教后又被姜伟绑架到监狱,罚款6000多元。

这些年受到姜伟直接迫害的大法弟子就有50多名。这些人有的被非法判刑十年、八年不等,有的被非法劳教一两次,有的被拘留数月,有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仅99年11月4日这一天培英街派出所就从家抓走24人并拘留,这些人只是说了一个“炼”字,榆树市拘留所拘留92名大法弟子,有六十多人是从家里被抓的,有的正在割地,有的正在上班,有的正在睡觉。在1999年11月份中央电视台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个记者问中国官方人员说“为了健身,在家炼行不行?”官方回答说“那是家里,私事,政府的人没干涉过。”可就在吉林省榆树市的拘留所里,99年11月份就有60多人是从家里被抓的。公开欺骗民众,人权何在?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2000年2月大法弟子在榆树拘留所里,零下二十多度不让穿棉衣,穿衬衣在雪地里站着,用十个粗塑料管揍。把大法弟子A打得下不了地,一个多月身上还有大紫包。让大法弟子B戴40多个重脚镣在雪地上爬,不爬就打,打人的主要恶警是王飞。八号女间大法弟子因为背师父的经文《洪吟》,就被强迫趴在水泥地上,并翘起大腿。恶警往裤腿里一盆一盆的灌凉水,有人问焦管教:“墙上不是写着不惩罚、不打骂吗?”她说:“上边对法轮功有特殊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