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灵寿县刘云海等恶警毒打七旬老太太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残酷镇压,2001年1月,灵寿县有九名大法弟子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说句公道话,依法进京上访(其中南宅乡有6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料在北京车站被警察截住。灵寿县公安局副局长牛新江、民警赵澜江及南宅乡派出所所长刘云海(现岔头派出所所长)等人气急败坏地到北京将善良的大法弟子抓回。回来的车上,他们一路骂骂咧咧脏话不断。晚上八、九点回来后,把他们关在门岗呆了一夜,第二天上班后全部被投入看守所。在非法审讯中,曹清风、赵澜江等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刘云海、赵澜江丧尽天良,刘云海对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太杨晨晨用尽各种残酷的方式毒打与折磨。他把杨晨晨叫到审讯室,一进门没问三句话就左右开弓打耳光,鲜血立刻从嘴里、鼻子里流出来,老人用手去擦时,刘云海大叫:“不许擦!把它咽下去!地上的血也给我舔干净!”

紧接着刘云海拳打脚踢,踢老人的手和腿,还飞起穿皮鞋的脚踢老人的下巴,直到打累了。看老人不动声色,就拿手铐把老人狠狠地被铐在椅子上,手铐吃进了肉里,鲜血流了下来,手肿得像馒头一样,成了黑紫色,肉翻了起来。

老人坐不下站不起来,刘云海踩住老人的小腿用力一蹬,老人痛得大叫一声蹲在了地上。刘云海还不解恨,继续用脚踢老人的下巴,跺老人的脚,踢老人的腿,从早晨八点一直折磨到十二点,他吃完饭继续行凶到下午两点。

后来刘云海还将老人铐在了暖气片上。老人的手失去了知觉,身上青一片紫一片,脸上血肉模糊。

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老太太杨晨晨和其他弟子们绝食抗争。在绝食的第七天,一位有良知的医生说:“这位老人这么大岁数了,老不吃饭,饿坏了怎么办?”恶警赵澜江说:“不吃饭?!还是打得轻,打得她草鸡(方言:害怕的意思)了,她就吃了!”恶徒们就这样不管老人的死活,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才放她回家。2002年,杨晨晨老太太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四个月。

刘云海打大法弟子就象失了控一样,一贯往死里打。在提审一位年过半百的女大法弟子刘喜花时,也是如此。他把大法弟子刘喜花紧紧地背铐起来,一手揪住头发,一手拿手铐在刘喜花的肩部、背部、腰部和臀部狠狠地打,打得刘喜花眼冒金花,头和脸肿得变了形。这还不算,刘云海还把她的头按在椅子底下用手铐打她的臀部,累了歇一会儿再打;也是从早八点打到十二点,吃了饭接着打,直到下午两、三点,对喜花的人格、身体造成了重大伤害。女大法弟子刘喜花头不能动,人不能躺、不能坐,身上青一片紫一片不说,内脏受伤,吐血七、八天,一口饭也吃不下,生命垂危。就这样一直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家人被勒索2500元才放。2002年又被强行绑架到西托乡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至生命垂危,受伤的内脏大量出血才放回。

灵寿县邪恶公安警察每抓一位大法弟子,除了身体折磨、精神摧残,还向家属不同程度地勒索2000-5000元不等。灵寿县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精神和肉体上迫害、经济的损失。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劳教,有的被拘留,有的被无限期关押,有的被罚款,有的被关进洗脑班,有的电话被监控,有的被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