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减少迫害的角度看对狱警正法与讲清真相的重要性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从1999年7.22到现在已有4年多了,大法弟子被劳教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随着正法的不断深入,邪恶的旧势力也在不断地调整着它所操控的已溃不成军的所有还能利用的工具,包括坏人与刑具、喉舌等。作为监狱这个历史上早已安排好的最有集中迫害力度的旧势力特有的所谓对法与大法弟子检验的唯一工具,到如今已使尽了一切所能耍的花招和最下流的手段,将要以失败而告终。被判刑、劳教和抓进看守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全国十几万之众的大法弟子经过在魔难中的锤炼,也已经成熟了。狱警随着它的不同时期的要求也被调换过好几茬了。有许多狱警在与大法学员的长期交往中受益非浅,甚至有的清醒过来有了正念。多数狱警也清楚了法轮大法是救度众生的,大法学员都是些好人。因此,在最后的这段时间中如何利用监狱这个特殊的环境,向狱警证法与讲清真相,减少迫害,意义十分重大,也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不可忽视的问题。

然而,说起来容易,但实际做起来难度也是很大的。因为,在监狱证法与讲清真相和在狱外讲有根本的不同,监狱特别是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大法学员在被非法抓捕劳教之前,它早就运行了几十年,已锻炼成熟并积累了它丰富的迫害经验,特别是近几年劳教所狱警在邪恶烂鬼的操纵下,更加有恃无恐,其迫害的手段花样翻新。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放下怕心,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寻找机会向狱警讲清真相的确是有很大难度的。可是,作为大法弟子,“难”更能熔炼人心,更能铸炼钢铁般的意志,能否救度他们都应该去做,这是赋予大法弟子特有的历史职责。因为狱警虽然在干着对大法犯罪和迫害大法学员的坏事,但是他也穿着神给他造的人皮,只要不是不可救药之人,也应该把他们当人看待,他们毕竟也是受害者,都可能属于在这次正法中被救度之列。目前他们有的仍然还很邪恶,但是,从慈悲的角度也不能看着不管。

从另一个方面讲:我们众多的大法弟子被邪恶的旧势力非法抓进劳教所也并非没有原因的,除了有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的原因,也有旧势力历史上安排的原因,还有它背后说不清的缘分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在里面。作为大法弟子不论在哪里,就应该把法正在哪里。只要想做就有你要去做的,而且一定能够做好。

话又反过来讲,怕心是阻碍讲清真相的大敌。只要怕心还有,生死关肯定没过好。师父在《大曝光》中说:“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如果生死与怕心都没有了,心性肯定也高,心态也稳,做事就扎实、到位,讲真相效果就好,这也是不同层次不同法理的体现。如我第二次被非法抓进劳教所以后,从证实法的高度,先从绝食开始,大胆地揭露那些利用权力制造谎言、毒害众生、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首恶和想利用法轮功捞到好处的打人凶手及无视国法、有意给他人制造痛苦的办案人员;到放下生死,冲破狱规,敢于干别人不敢干、狱警不让干的证实法的事。诸如联名声明抗议政府干部打骂学员、拒绝参加劳教所的一切活动,不穿劳教所的犯服,坚定的站在师父和大法这一边,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等,扭转了被动局面,改变了修炼环境,邪恶再也不敢迫害我了。反而是我抓住机会,成为一次次地向狱警讲真相的机会。有几次队长、狱警与我谈话时,我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干部打骂大法学员的恶习,他们心服口服,诚恳接受了批评,表示改正。我顺便用师父给予的智慧对其讲了修炼大法做好人、天安门自焚真相等,效果很好。

对那些特别心狠手毒、不可一世的暴徒,要充分体现法的威严,针对其心性标准则讲的高一点,要震慑他。如我借大队长与我谈话之机,向他讲了“现世现报”的道理。同时,我还告诉他,正法有结束的那一天,如果真的停止了,就要淘汰破坏法和反对法的坏人,届时大法应该把你们摆放到什么位置?不管你们执行上边的还是“迫害有理”,可是天理不容啊!他听后的确有些害怕,因为常人也有他明白的一面,再做坏事也得考虑考虑后果了。

相反,对那些听从命令而做错事但尚有善心的狱警则讲的浅一些,多一些,用语气、善心加道理来打动他们的心,使其少做或不做错事。如一天晚上我戴着被强迫插入胃的绝食管主动对一位值班狱警讲了很长时间的真象,对其触动很大。他听后激动地说:“你讲的很好!你已经证实法了!只要我在这里待一天,谁也不敢动你,我叫你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从此,我天天坐在床上达半年之久,而且他很尊敬我,关心我,一直没有对我要挟什么。

同时,在向狱警讲真相时,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理智地面对复杂的环境,以及人心的狡诈,巧用智慧,避免态度生硬,视其接受能力随机应变,恰到好处为妙。更不要怕什么,怕是最大的障碍。“但是有些人确实不争气,其实都是那个心造成的。大家也在明慧网上国内反馈来的消息看到,有的人做得堂堂正正,什么都不怕,他就没被迫害到;送到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也得放出来。”(《2003年元宵节讲法》)

历经三年劳教的摔摔打打,铸成了我强健的筋骨,从入所到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我经历过被迫妥协、所外执行到严正声明、再次被抓进劳教所。这次我真的放下了生死,放下了怕心,一路上正念正行,顶住了一次次的邪恶迫害,一次次的考验过关,好几次差点被逼死,最后邪恶没招了,再也不敢要我了,没写“三书”、没转化,到期就把我释放了。实践证明:在复杂的环境中,放下怕心和生死,才能提高,执著无存时,居高声自远。在监狱讲真相和在狱外讲是一样,与亲朋好友讲和向狱警讲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同样能够收到好的效果。

呼吁仍在被非法监禁的大陆大法弟子,抓住机遇,把握好每一个环节,用慈悲去救度世人,用智慧去正法与讲清真相。同时希望其他大法弟子内外配合,共同走好稳健的每一步。

以上个人体会与管见,不当之处敬请同修諟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