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洗脑班的谬论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在洗脑班里,一些大法学员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被转化。下面是常被用来洗脑的两个很主要的谬论。

谬论1:向内找与内外求:

认为上访,发真象传单,讲真象是,是“向外求”,是挑政府的不是,而修炼应“向内找”。说每一个弟子,应该把自己这个小宇宙的法正过来。怎么正呢?就是去掉那些“魔性的东西”,不去天安门证实法,不发真象传单,坐在家里“向内修”。

剖析:

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是因为混淆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

首先,在正法时期,大法和大法弟子所受到的诽谤与迫害并非是因为大法弟子自身有执著,和哪里拧劲了,而是旧势力以其狭隘变异的观念来衡量师父与大法,是因为旧势力——败坏的、变异的、行将(或已经)被淘汰的生命对宇宙正法的阻碍。对大法的诽谤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我们在个人修炼中的魔难,而是对宇宙中所有生命的毒害,是“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精进要旨二——忍无可忍》)

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应该向内找——向内找,就应该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的行为:

真:在师父与大法受到诽谤时讲清真相,揭穿谎言才是真正的真——那些被洗脑转化的人诽谤师父与大法(写三书,揭批材料),是不真;

善:在众生被谎言毒害,仇恨、敌视大法,将被正法淘汰时,使他们能从正面认识大法,去救度他们才是真正的善——那些被洗脑转化的人认同邪恶,诽谤大法,甚至助纣为虐,迫害其他学员,不仅自己对应天体内的生命将被淘汰,而且还毒害其他人,想要把其他学员的生命拖向永远的死亡和毁灭。这是恶。

忍:在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巨难中,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大法弟子对大法金刚不动的坚定,是真正的大忍之心的体现;在残酷的迫害中,大法弟子没有以恶制恶,没有暴力反抗,甚至没有仇恨那些迫害自己的坏人,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还在慈悲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众生讲清真相,这正是大法修炼者的忍——相反,有些人害怕自己在人中的利益受到损失,在艰难的环境中放弃了自己对真理的信仰,在正和邪的取舍中,选择了邪恶。他们认为对邪恶的纵容就是忍,这是对“忍”的歪曲。

师父讲:“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精进要旨二——忍无可忍》)

向内找后不难发现: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证实法和讲清真相是符合“真善忍”的,是我们最应该做的。“转化”了的人已经和大法相背离了,才真正应该认真地向内找。

谬论2:有为与无为:

认为上访、发真象传单、讲真象是“有为”,而释迦牟尼曾说:“有为法如幻泡影”。所以修炼应“无为”。把书都交出来,不去讲真象,不去上访,坐在家里“无为”。

剖析:

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是在救度众生。救度众生的事能用有为和无为来衡量吗?那么释迦牟尼和耶稣,这些大觉者辛辛苦苦地来人世间传道是不是有为呢?他们如果都呆在自己的世界中,任由人类败坏和毁灭,是不是更无为呢?

师父对这个问题已经讲得很明确了。
“传法、度人,大家要清楚,这不在有为无为之中,这不是一般生命能理解的。而且,所行之事,都不表现在人这儿。我给你们讲过一句话,就是说佛的世界也是极其丰富多彩的,而且是更美好的。不然的话,谁上那儿去干啥?不象人所想象的那样。而在佛、道、神来看,人所做的很多事,都是严重影响着他去佛世界的障碍,所以都是有为的执著。那么度人这件事情,就另当别论了。而且,我告诉你们,我说到其实我并不只是在度人,度人只是我要做的一部分,所以还有另外的原因在。举个例子说,这个宇宙要解体了,说有一个神他能够解决,可是他看着它解体也不管,那你说他管了是有为呢,还是不管是无为呢?这是用人的语言在讲那么高境界的事,而在那么高境界中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不是人的有为这个概念能涵盖佛的境界和更高境界的。”(《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下面是同修文章中对“洗脑”的认识,我认为说得很透彻。
“……真正的坚定是源于生命同化于大法的本性,这种坚定没有任何原因不用任何理由,就是生命的本性反应,就是生命的本能;而对法理的认识只不过是同化于大法的本性的体现(当然也是坚定的基础,但却不一定是根本)。我悟到了在我以前的认识中坚定与层次直接相关,那么在这种认识中自我的层次、对法理的认识程度决定了坚定程度,其实这种认识本身就含了一个“私”,就执著于修炼中的自我,也就是不同层次中的自我;可是不管哪一层次都不是先天境界的自我,都还不是将要在大法中圆满、返本归真的自我;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用认识到的法理去支持、加强的坚定是难以达到金刚不破,因为修炼中的任何层次都不是圆满,都有不同的层次制约(当然,在修炼的初期往往是先明白法理,而后更坚定),而只有同化于大法的本性才能直接体现出大法,才是真的金刚不动(也就是我所悟到的出自本性的坚定是无需任何法理原由、没有任何层次限制的,就是生命的本能)。现在我悟到了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就是同化于大法的本性,就是先天自我的本能,这种坚定是无需任何法理原由。只要守住自己的本性加强自己的意识,无比加强自己对大法无条件的坚定,就一定能达到金刚不破。而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我发现被转化的大多数、不管他是哪种情况其实质上的动摇都是源自于对法理的疑惑不明。

……我所认识到的破除转化迫害的关键:不在于现在怎样能把法理认识的全面无漏、没有疑惑,不在于现在怎样能一下子把心修得圆融无漏、没有执著(这是一个实修提高的过程、并非一日之功),关键是根子上要绝对坚定、无条件无保留的坚信;不管思想中存在任何不明疑惑,都要绝对、更加的坚定,要认清那一切决非自己;同时我也交流了对抵制转化迫害的具体策略:就是完全不配合、不与它们进行任何交谈;同时加强发正念铲除邪恶。其实无论邪恶使用什么伎俩,体罚、不让睡觉、长时间谈话等,都是企图把学员的思维打乱,从而在主意识不够清醒的情况下,通过学员对法理的疑惑来动摇根本上对大法的坚定。并且它们一般都会先挑选目标、再转化,其实它们也就是找学员的漏洞。我们不与之交谈,一方面不给邪恶找漏洞来迫害自己的机会;同时更有利于保持精力加强正念。而加强发正念就能够清除其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旧势力,破除邪恶安排,从而减少、灭尽邪恶迫害。

经过这种交流之后,大家的认识更加清醒;在随后一个多月邪恶的转化攻坚中,我们分队的大法弟子要么没被挑选为目标、要么就成为它们转化不了的硬骨头(但遗憾的是其他分队的大法弟子、特别是新进来的学员,许多却没能把握住;因为那种环境中,交流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它们一发现我们分队的大法弟子都变得“转化”不了时,它们立刻就把我调到了隔离班)。

……
我真心希望自己所谈出的个人体会对我们同修(特别是大陆的大法弟子)真正修出金刚不动的坚定心能够有所帮助。”(明慧网2003年1月24日文章个人体会:从反转化问题谈坚定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