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我今年女57岁,1996年8月有缘得法。1996年7月查出的糖尿病(铜体都出来了),炼功后体虚等症状全部消失,身体状况非常好。

但自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后,被当地吉林市刑警大队非法拘留7天,船营分局在北极办的洗脑班到家把我绑架20天,威逼写××书未得逞。

2000年9月30日左右到北京上访,坐火车走到吉林省朝阳镇时,被列车警带到当地朝阳派出所后由吉林船营区华南派出所带回吉林,被送到长春黑嘴子非法劳教两年。

在三个多月的诬蔑大法的洗脑、超负荷的劳动(做用泡沫做的各种样式的鱼手工艺品出口)、长时间不让炼功学法等恶劣的情况下,我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

后来以前炼功好了的病症大量出现并出现高血压等症,整天检查后没有好转,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里拿2000元钱赶快接走,2001年12月底回家后经常有便衣和警察上门干扰,致使自家的商店关闭,并被迫多次搬家,离家在外躲避迫害。

儿子也是大法弟子,2001年8月份左右在开车的路上被一群恶警无故绑架,6000元钱和手机等物一同被劫持,我多次到市610办索要,他们一副流氓无赖的表现,回避不还。儿子至今被非法关在九台劳教所,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受尽折磨。

在这之前儿子也被多次拘留迫害,家庭环境由安宁祥和变得忐忑动荡不安,生活在恐惧、担忧、牵挂之中,每听到劳教所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和看到电视等环境攻击大法紧张时更加担心儿子的处境、安危。就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与双重迫害下使我的身体越加的不适和出现严重的昏厥,先后六次被送入医院抢救(附属医院)。就这样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得到的好身体在这种严重迫害下被毁了,给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与损失,并且我的儿媳与孩子也被迫害得在痛苦中煎熬着。象我这种情况的家庭有许多,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与有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江××政治流氓集团发动的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挽救被迫害的无数支离破碎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