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对善的臣服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心莲,女,1968年出生,未婚,户口在辽宁省某市。高中毕业后在市煤气公司工作。自幼爱好文学,经常在报刊上发表诗作,于1990年末带职在辽宁省文学院进修三年,自费出版过诗集,因此获某市当年十大青年创作奖,和别人和着出过书。停薪留职后去北京发展,曾在编辑部工作,后来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

1998年5月在北京校园得法。1999年11月初,心莲想到信访办去讲真象,又不知信访办在哪,便在天安门附近的一个花园坐着。一个警察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是,于是警察就把她抓起来送到北京一个体育馆里,非法关押7天后,被鞍山教养院押回当地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4月25日,心莲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又被警察绑架,被鞍山对庐派出所接回后非法拘留15天,无理罚款一千三百元才放人。

2002年7月,心莲在北京资料点被抓。同年11月份,心莲被非法判刑9年。2003年1月,心莲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7监区7小队。在那里每天劳动长达15个小时,中午只有十分钟的吃饭时间。虽然迫害严重,但她对大法很坚定,一直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以下是她在监狱里辗转传出来的文章。(为了减少迫害,文章用署名心莲)

* * * * * * * * * *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师父,同时也将我的忏悔交给您,因为我交了一张不够格的答卷,但是终有一天我会将一颗全善的心交给您,也交给全天下所有善良的人。我告诉过他们,我对您不是“崇拜”,而是臣服,对善的臣服。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1、众神的微笑

那雪为我们飘然而落,当我梦中的雪景真实来临的时候,我也被惊呆了,2003年10月12日的上午8时左右,在绵绵地下了三天的秋雨之后,一场美丽的秋雪不邀自来。漫天的雪花在风中盛开,大朵大朵的飘落,我含着眼泪写下了一首诗:

那雪为你而飘,为你而来吗?
你冰雪智慧,冰雪善良。
你的微笑令天地动容,
你的善良令万物哭泣。

那雪为你而飘,为你而来吗?

日子象一个转轮,每天黑夜白天地交替着,谁也无法阻拦他。我们的悲伤,欢乐,我们的所有的情都被他辗碎,唯有一片宁静跟随他。

我们的万年之谜──时光,此刻依旧在我们眼前,世无风雨也无晴。他静静地看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且微笑着。人在其中老去,而时光是不动的,永远美丽如初的,孔子曰:逝者如斯夫,而我会说:微笑如斯夫。

时光和我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时间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那些不懈的攀登者终有一天会立于高峰之上,象雨后彩虹一样。

满天的雪花盛开了一上午的时光,12时以后收场,3个小时的漫天雪花的诉说,讲诉了四年来沧桑的正法史。雪花的前夜,我梦见那几句诗:“金沙拍岸云崖暖,大渡桥横铁锁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毛诗)正如师父说:大法弟子走过了漫漫长夜,暗夜即将过去,曙光即将来临。

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众生有望

李洪志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2、梦中一万年

人们每日在睡梦中,睡梦陪伴着我们走过了千万年的时光,人们在睡梦中寻找着白日的不完美,睡梦为人们狂躁的心带来一夜的宁静,好迎接白日的喧嚣。梦多少年来已成为我们的习惯思维,一个梦碎了,再塑造一个,“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日向贪欢,罗裳不耐五更寒”。

当人们烦恼的时候,更愿意到梦中寻找安慰,却不问烦恼的出处。永远看不清烦恼的真面目,这样周而复始,任岁月的风尘蒙住人们的双眼,“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红楼梦》)。所有的清醒者都是孤独的,只有借梦说事。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既文章”(《红楼梦》),清醒者的痛不是一般人体会的,而清醒着的境界又为人们留下了多少千古绝唱。因为有痛,因为风雨,让人们抓住梦的衣襟。

人们的高兴不高兴、爱与恨、喜欢与厌恶,构成了人生的风风雨雨,风雪又迷住了人们的双眼“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每时每刻、每分每秒,人们在时光之路上快乐与不快乐着,痛着、喊着,千百年来就这样过去了。当有一天,有一位圣者要将你领出这痛时,你却千方百计的去拒绝,就象一个落水的人拒绝救援一样。

人们的目光太疲惫了,因为人们盯在金钱、名利身上的时间太久,用力又太猛,金钱可以满足人们的欲望,而欲望又可以点燃人们的痛苦。多少人在其中沉沦,不能自拔。

人们痛着,梦中狂着、躁着,唯独缺少人的一份宁静。“心静自然凉”“心远地自偏”“静极则心通”。

人们选则了一条欲望之路,布满荆棘的风雨之路,却在其中乐不知疲。

当我回过头来去看过去的欲望人生,就是死也不愿意去走那样的路了。我的朋友给我讲,他20岁左右的时候,总是重复地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天上飞,天上的房子是透明的,然后他掉下来,在人间到处都是冰川,他处于冰川之上。

若干年后,我忽然间明白了他的梦。也明白了美好、痛苦的原因。天上的一切美好是因为有善,人间的冰冷是因为有恶。越善的地方越美好,越恶的地方越冰冷。

我们的生命贯穿在每一个的微小的动作与每一个隐藏的思想之中。我现在还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个思想在支配着我们的行为,去掉不好的思想层层层层的,这其中的痛总想让人放弃。我现在还能感到我的元神是游移的,他还做不到全神贯注,一些微小的事情有的还会触及到他,所以还会感觉到痛。一种痛没有了,更微小的痛又来了。

师父说过难耐的寂寞“是修炼中最大的一个难”,我现在体会到了寂寞带给我的痛苦,没有人会让你有一种安全感。文革的作风一直在这里上演,每一个生命都在人性恶的风雨中飘摇,没有支点,没有信赖,仁、义、礼、智、信少得可怜。其实外面的人何尝不是如此,由于没有善而冰冷,于是人们又陷入到亲情的狭窄天地,到头来很多人发现原来亲情才是最重要的,其实这真是一种无奈的发现。“远亲不如近邻”已被“人无善念,人人为敌”所代替。人与人之间的是非构成了我们之间的风风雨雨。这种寂寞让我痛不欲生。

师父每时每刻都为我们的修炼操心,可是我们很多时候却忘了这一点,抓住人的东西不放,将师父的教诲丢弃一边,这怎么能不让师父伤心呢?若是这样执迷不悟下去,神拿你也无可奈何了,因为修炼的路是你自己选择的。痛和苦是因为我们感知了它,若是“吃苦当成乐”,痛和苦怎能肆虐?

“佛法是最精深的”,我们的境界就在我们的行为中体现出来,如果你是全善的“无私无我”的,那就会象太阳一样光芒万丈,那善会是一个巨大的场,将周围的万物照亮。我知道每一次风雨的产生都是为了让你在不同层次提高。我现在呈现给你们的并不是完美的礼物,但却是真诚的。如果我的不善的一面被你发现了,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知道我的境界有限,但是我愿与你们一起去攀登那座高峰,直达山顶,这是我一路上采来的花朵,虽然不是很美丽至少可以为你洒下一缕芬芳,我们的善将为彼此支撑起一片蓝天。

我将为善呐喊,为此而舍弃恶的我,我们真的应该呐喊,懦弱的承受只能让我们无法承受,不是坚持而是修出来。

还有什么可以在意的呢?风雨只能让我们做的更好,我将悬着的那颗心放下来,我知道师父和法就在我身边,我怎能动摇呢。无论环境多么险恶与变幻莫测,我们那颗向善的心是不动的,这是交给师父的最好的礼物。

我们的所有的所有的担心,就让它们碎裂吧,不留一丝的痛迹。我想说的很多,想做的很多,不当之处请给予指正,最后用一首诗来结束我的不愿结束:

回家

天已亮了
所有的怨恨都被黑夜带走
只留下诗的语言
以及满路的花朵
一直到那盛开的地方去

天已亮了
所有的眼泪
都被昨日带走
你的眼睛就象太阳一样
所有的目光都是温馨的
我知道的了
花儿为何而开,万物都是为善而来
所有的语言也称颂不了善
只有那朵微黄的莲花
金光闪闪

天已亮了
从万年的睡梦中惊醒
到处都是微笑
到处都是颂歌
万物为正法而来
花朵为众神而开
时光为我们打开永生之门
天地为我们托出善的家园

天已亮了
母亲我就要回家了
我将不带走一粒纤尘
我将回到你久别的怀里
请原谅我的迟缓
我没能尽快的赶路
拖延了回家的时间
原谅我吧
我曾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
今天才找到回家的路

是谁
--写给迷途的人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谁是义无反顾的荆柯
千百年来,在人们的心中
归去又归来
谁是不知亡国之恨的商女
隔着江水犹唱
后庭遗曲
是谁忘记了自己的家园
忘却了父母
千万年的等待
是谁认贼做父
将亲生的父母
无情地抛弃
最终被父母抛弃
是谁将本性的自我
丢在角落里哭泣
将后天的自我
放大了再放大
任其魔性大发
是谁让师父如此心痛
眼里流着血而不是泪
是谁让众生如此的
期待与盼望?
是谁带着一双迷离的眼睛
自私的微笑
是谁断了回家的路
在风中飘摇
有一天曲终人散
你将归向何处

2003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