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成军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在大法弟子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本人所在单位的一位同事,被恶人绑架了,事隔不久,两个歹徒绑压着那位同事出现在眼前,并各自手持着枪,对着我和我身边的一个人,我心里有些害怕,舞动双手害怕地说,这事与我无关,与我无关。这时一个凶手把对着我的枪口移开,向我身边的那个人开了一枪,打中了他。起床后想到这个梦,就想,我怎么能这样呢?师父讲:“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怪自己修得不好,没过去这一关,并决心一定要修好。

也不知怎么的,这一天中午,学法也学不下去,背法也背不下去,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就是心里难受,整个一个上午的时间稀里糊涂地就过去了,下午刚到同修那儿,她就说:刘成军被迫害死了。

我的心一颤,一下子想起了昨晚上做的那个梦,心里非常难过,我悟到:这是点化我在营救大法弟子刘成军这件事情上,没做好,没有做到自己应该做的,没有尽全力营救大法弟子。

当初,得知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得生命垂危时,我和众多同修一样,知道事情紧急,也都想办法营救,发正念,要求得到保外就医,也去过吉林监狱要人,但当天是双休日,没有找到监狱长,只有值班的和一个姓谭的队长,应付、搪塞我们,就想再找也是不起什么作用,就回来了。觉得有些无奈,也觉得我们哪儿做得不好,但不知具体在什么地方,也没有认真地向内找,没有再找同修切磋一下,以至于后来有些麻木、无奈和把事情寄予家属身上的错误想法。

过些天后,听说监狱同意保外就医,而当地(农安县)公安部门不同意接收,这时在街上偶然遇到一位同修,简短切磋,也意识到我们在当地讲真象方面做得不够,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当时头脑中反映出是否应去找有关部门面对面地讲清真象,但由于怕心,这念头一闪而过,不敢正视和面对,也没有想出用其它办法去讲清真象,给营救同修、证实法和救度众生造成了重大损失。

痛定思痛:关键是自己学法不深,基础打得不牢,平时也觉得自己的思想是在法上,其实是停留在表面上,没有真正地悟道,没有根本上对师父对法坚信坚定。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嘴上说的,也不是心里想的,那是从本质上的、脱胎换骨的一种改变。只有真正地溶于法中,同化大法,才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去做,才不会被常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所带动,才能更好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当然,邪恶是很邪恶,旧势力所安排的这一切,就是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考验,从而达到它们最终为私为我的目的。这一切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也不承认。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随师正法,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然而具体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能够做到对旧势力的彻底否定。

期间有许多同修也做过很大的努力,努力中掺杂着人心采用的一些办法在表面上好象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实际上并没有起到真正的作用。我们不能及时意识到自己的执著时,又被邪恶钻空子,从而加重迫害,也使事情变得复杂、严重。我们做事虽然要符合常人状态,但我们是修炼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事应该站在法的基点上。比如,保外就医一事,它只是营救同修时可以采用的一种方法而已。营救的过程就是我们在当地讲真象、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及证实大法的过程。明白真象的民众自然会谴责司法机构的非法判案;揭露邪恶能够制止它们对我们的同修的迫害;我们的正言正行又能够让当地民众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祥和善良,从而认识到大法的好。

教训是深刻亦是惨痛的,因为我们的一位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致死。教训应当使我们更清醒,更成熟。

希望刘成军家乡的其他大法弟子能够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弥补我们做得不足的地方,互相勉励,共同精进,在正法路上坚实地走好每一步。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