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野蛮洗脑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我是吉林市大法弟子。自1999年7.20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劳教。我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恐怖组织列为重点,上了档案,被非法抓捕七次。在非法关押期间受尽了迫害。有一次被打得昏迷、休克过去、邪恶怕担责任把我送空军四六五医院抢救。现在我把被非法劳教这段时间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揭露出来,让世人了解真象。

我是2002年4月18日夜第七次被非法抓捕,二个月后被绑架到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所谓的“教育大队”约半年时间,和二十几名刚抓来不久的同修送到劳务大队交接时,恶警逐个逼问:“决裂没有?”我回答:“不决裂。”结果是拳脚相加,和另一同修送回“教育队”进行所谓的“再教育”。

在劳教所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劳教所大厅右侧放着三个半人高的铁笼,人在里面,立不起坐不下。楼上楼下是总装七百人的大铁笼。牢内各号房,安装现代化监视器。我们白天坐硬板,黑天睡夹板,不准说话不准闭眼。饭是盐水汤玉米面。就连大小便也得批准。这里的刑具是白龙棍、狼牙棒、柳条鞭、电棍、硬胶皮管子、老虎凳……。

从2002年2-3月间,打死一个大法弟子之后,4月19日又打死一个大法弟子,刚抓来一个小时,就被活活打死。狱医当着众人的面,对着一位骨瘦如柴的大法弟子刘景荣说:“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小事一桩。”

辽源大法弟子刘庆华惨受四天四夜酷刑:电棍、白龙棍、狼牙棒、老虎凳,轮番拷打。塑料管钻腋窝,直钻到骨头,然后塞进盐粉,靠墙脚尖站地,用打火机烧脚后跟,直烧得发黑发泡……。大法弟子铮铮铁骨,大法铸就金刚志。不向邪恶低头。

大法弟子张京广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打掉牙齿,塞进臭袜子。勒上铁丝嚼子,被当作精神病人折磨了三、四个月。

蛟河大法弟子吴德修不屈从邪恶,被剥光衣服,关入铁笼,寒风中站立风口上,被冻掉二个脚趾。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有富,被打断胳膊。

劳教所恶警孟所长,张科长指挥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何红军面对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被镇住,顿时黔驴技穷。

迫害法轮功算得上是恶首江泽民的头等大事。恶警管教曾科长直接告诉大法弟子,中央指令全党讨论解决法轮功的三套办法是:一枪毙,二流放大西北,三是坐牢。“打死白死”并用的另一手段是断绝经济,株连九族、洗脑麻醉。

“电教洗脑”是把那些煞费毒心制成的攻击大法的录相带,让不妥协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整天没完没了翻来覆去的硬灌。嗡嗡叫干扰你的大脑让你头昏心闹。有两位大法弟子就把电视线拽下来了。

“帮教洗脑”也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恶毒方式。有许多原来很有影响的辅导员在逆境中经不起考验,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死心塌地作狱中作犹大,成为管教的眼线、走狗、帮凶。这种人盯梢寻味,上蹿下跳,诬陷师父歪曲大法破坏大法。如松原一中教师林荫树,作了犹大之首,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与大法为敌,生拉硬拽,写文章攻击大法。铁杆犹大李玉林,频频诋毁法轮大法。松原犹大马守义竭尽全力,大讲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背叛者的破坏力是不亚于邪恶的。但它们的下场也是可悲的,可耻的。

“请高人借刀杀人”,邪恶绞尽脑汁,被铁杆帮凶誉为所谓的“高人”的王志刚,是吉林省X教研究会成员,此人不务正业不修道也不修佛,却不自量力地狂想借诬陷法轮功出人头地。从师父传法开始,45期学习班场场不拉。学习班外的讲话也录,他是专门搞破坏的。他不学佛,也不信佛,但他却盗用佛教(这本身就是对佛的亵渎)诽谤法轮大法。他针对《转法轮》,也写下了厚厚的五本书,逐章逐句逐字的进行诬陷到处煽动,狂犬吠日,无知无耻,他自述从98年就反对法轮功,当然邪恶之首就需要这样的吠日狂犬。

“大课洗脑”。除了每天乌鸦叫丧式的电教洗脑外,每二周要上一次大课,可是美梦不长。在第二次大课管教头曾科长讲课诬陷师父时,大法弟子愤然而起,当场正义严辞,斥责邪恶对大法对师尊的诽谤。恶人刚要撒野一看台下的阵式,就如钱塘江怒潮,喷发的火山,立刻象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从此大课不敢再上,大法弟子以行动捍卫了大法的威严和师父的威严。正如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隔离封闭洗脑”是把大法弟子分批隔离单独封闭,逐个洗脑。所长孟××、管理科长张××亲自坐阵扬言,在短期内强迫大法弟子全部、百分之百“决裂”。这一阴谋十分毒辣,大法弟子面临着一场十分严峻的抉择考验。各大队大法弟子纷纷绝食抗议,提出条件不准打人,不准刑罚,释放大法弟子,解散洗脑班。绝食第四天,洗脑班被迫解散,大法弟子全部放出。大法弟子又一次战胜了邪恶,充分展示了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父在《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铁的事实证明大法坚不可摧。

我现在离开了那个人间地狱,离开了魔窟,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在劳教所的日日夜夜我不会忘记。我要更加精进地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无论今后遇到怎样的风风雨雨,对法都是坚定,对师父都是坚信,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兑现我千万年来曾许下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