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4年2月1日)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
  • 要点文章

  • 迫害真相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海外综合

  • 人心与因果

  • 大陆综合

  • 劝善之心化飞鸿

  • 资料汇编

  • 要点文章

    对自己负责,同时也要对他人负责。有的学员在被迫害过程中,是由亲人或代写的“保证书”,有一种与己无关的感觉。还有的学员认为自己只是在单位或其他什么场合说过“不炼了”或表过态,就认为不必声明了。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首先要对大法负责,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对大法不敬。同时也要对别人负责,邪恶目的是把你家人也拉下来。如果我们的亲人、亲属都能和我们一样证实大法,维护大法,面对邪恶,不许他们迫害好人,将能形成多大的环境,何止是一亿人证实大法,这个整体的力量是巨大的,邪恶一定是害怕的,所以首先应该让亲人明白真相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这是真正的对他们的未来负责。至于“口头保证”,那和“书面保证”是一样的,都是物质存在,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这是我们最后的选择呀!请同修三思,千万别失去这万古机缘。修炼谁也代替不了,走好、走正自己最后的修炼道路。

    又闻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加州学员中领馆前要求严惩凶手。1月30日晚,北加州旧金山湾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举行烛光守夜,悼念最近被酷刑折磨致死的高仕萍、李书利等大陆法轮功学员,同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虐杀,并严惩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和杀人凶手。据悉,河北法轮功学员高仕萍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保定高阳劳教摧残,于2003年12月19日去世。另一名河北法轮功学员李书利,在荷花坑劳教所6大队遭受3个月的残酷迫害,包括关小号,遭受“杀绳”、“绷床”等酷刑迫害,于2003年12月含冤离世。


    迫害真相

    原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披露在团河劳教所受迫害经历(三)。龚成喜于2000年底在北京散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团河劳教所,曾两次被送进“集训队”迫害,一次被无理延期10个月。在长达两年的迫害中,恶警使用了各种野蛮手段,比如罚站、罚蹲、电棍电击、强行灌食、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妄图逼迫他背叛信仰。作为所里的被“攻坚”(重点洗脑)对象,两年中他饱受了各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而不动摇,是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劫持的最坚定的大法弟子之一。

    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许志斌4年半来一次次被抓,饱受酷刑折磨,1.8米大个子的许志斌,被迫害得体重只有70-80斤左右,身体虚弱。2002年9月28日,许志斌在大连马栏子资料点被大连市沙河口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后被密判14年。

    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多种卑鄙的手段,诸如精神折磨,罚站通宵,不让睡觉,用绳子吊铐,关小室,殴打,冬季在大水罐中加满水逼迫大法弟子脱光衣服站在冷水堆中进行折磨,并安排吸毒劳教人员轮换将大法学员用被子蒙头进行毒打,进行非人的折磨。

    2001年10月上旬,在郑州白庙劳教所五大队,因大法弟子孙浩杰要求炼功,被恶警教唆的管教人员毒打、关禁闭室、电击。为抗议恶警法西斯暴行,大法学员赵松茂、张远恒、史宝亭、张明等人以绝食声援大法弟子孙浩杰,被恶警长时间电击,赵松茂全身到处都是被电棒电的发黑血斑,惨叫声不断。

    四川省彭州市新兴镇龙怀村杨宣海、杨启如夫妇2002年3月5日到北京上访,后来杨宣海被非法关押进四川绵阳劳教,被强迫劳动的同时,还遭受各种迫害;杨启如被非法关在新兴镇政府一个多月。2002年7月30日晚,杨启如被强行绑架,送进彭州市看守所洗脑班,在那里,杨启如遭受毒打,直到现在还没释放。法轮功学员江代利被关进乡政府毒打迫害,后送曾被送进彭州市精神病院关押,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辽宁丹东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案例

    我曾二次进京上访,遭到迫害,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单位在压力下开除了我。2000年10月22日,我被丹东公安一处的恶警非法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了40多天后,被判劳教3年,于2000年12月6日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在这个邪恶的魔窟里,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为了离开魔窟,我违心地假转化,从马三家出来后,我重新回到正法中来。

    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大法,沐浴在法轮佛法的光辉之中,那是一段难忘的、无以言表的幸福时光。这么一部能使亿万修炼者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却被无德无能的邪恶小人所妒嫉,实施了残酷的迫害。2003年5月14日,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我被恶警绑架到兴达分局刑讯逼供,后来我摆脱了魔爪。恶警在网上通缉我,妻子和女儿也同时流离失所。2003年9月20日,妻子姜秀英在运送真象资料时被新华分局的恶警绑架,后来被非法判劳教2年。

    我是锦州市大法弟子刘秀霞的女儿,我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到迫害。从99年7月20日开始,我家便变得家无宁日。2001年3月我们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我母亲于2003年12月21日在我舅舅家被非法抓捕、关押。于2004年1月19日在没有任何手续、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秘密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2004年1月19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流离失所两年多的大法弟子于静霞被石家庄市新华公安分局恶警当街绑架。据悉,于静霞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看守所(可能是第二看守所)。

    2001年5月21日,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长宋金河、副局长李运阳纠集佳木斯市五个区的公安分局局长、副局长和国保大队长密谋部署从5月22日--6月7日开展为期15天的迫害法轮功的活动,采取巡逻、蹲坑守候、敏感日(6、4)集中清查统一行动监听、监控、跟踪、抄家、绑架和刑讯逼供等手段。5月22日凌晨12点到早上4点,全市政侦、巡逻、治安等多警种联合统一行动。到所谓会战结束为止,佳木斯公安局绑架10余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非法劳教多名,多名大法弟子被抄家。

    2003年6月,大法弟子苏艳华因为炼功,被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李秀锦、刘亚东铐坐在水泥地上,整天整夜不让睡觉,后来又上大背铐,那种痛苦是无法想象的,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样铐了苏艳华半个月。

    佳木斯大法弟子佟丽1999年720以来,受尽迫害,到现在几乎都是在非法关押中度过。因坚定修炼及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单位将她开除,丈夫不堪承受迫害与她离婚。2000年上旬,邪恶之徒抓捕了佟丽,迫害了3个多月,出现生命危险时才放了她。几个月后,佟丽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受尽折磨。出来后因为无家可归,就住在同修租的一间房子里,房子被抄,佟丽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受尽酷刑,大背铐折磨得她昏死多次,心脏严重受损,身体非常虚弱。

    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派出所在莱西市“610”办公室及公、检、法等指示下,对众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迫害,2001年7月,恶徒将王翠芳抓去送劳教所强行洗脑。2001年6月,日庄镇派出所所长刘洪斋非法把王山抓去,送青岛劳教至今未归。丁洪珍和六旬的老太太展淑娥也被强行抓去送劳教所迫害。

    99年720后,我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非法关了七天。2001年1月1日,我在家里又被乡派出所骗去抓进看守所,我绝食九天抗议,被勒索一千元,才放我回家。回家没多久,他们又把我劫持到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一年,受尽非人的折磨。今年农历正月二十五日,我再次被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

    2003年4月份,河北省司法系统由王英组织,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酷刑迫害,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恶警们把大法弟子扒光衣服,用五根3.8万伏的电棍连续电击人体的敏感部位。有的撬开嘴电击舌头,致使舌头灼伤,嘴唇肿得老高;有的电阴部、肛门。表皮的肉都被灼烧熟了,满屋子弥漫着焦糊味。有的大法弟子被电击得局部神经坏死,大小便失禁达数月。有的被连续折磨数天后脱了相。有的一二天就象老了十多岁。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政法委书记康新元、保定市高阳县县长袁振江、大坎下村委会委员张红良、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白龙乡大坎下村主任殷志强等恶徒一直追随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抓人,抄家,罚款,拘留,送看守所,送洗脑班,非法劳教等。

    我曾三次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都被非法抓捕、关押,历经摧残虐待:背铐、棒打、拳打脚踢、洗脑、强制灌食、钳子夹鼻子、辣椒油擦眼鼻、寒冬泼冷水……2001年7月11日我被送到武昌狮子山劳教所,因全身长疥,劳教所拒收,被押回麻城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内。在长期遭受身体、精神上残酷迫害的同时,我还多次被强行勒索。

    自99年7.20以来,河南省新野县至少有30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监视、关押、劳教判重刑。轻者失去人身自由,行动被监视、电话被监控,重者被非法长期关押。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被敲诈钱款7000至20000元不等。很多大法弟子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许秀菊二次上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受尽折磨,2001年夏被送往石家庄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一夜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下,她违心写下了保证书。在良知遭到蹂躏的极度痛苦中,她再次选择了良知,坚信真善忍,但恶警对其实施了更残酷的长期酷刑折磨,致使她精神全面崩溃,完全疯了。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石家庄市矿区一些大法修炼者受到当地公安、派出所、单位、街道等有关部门的强制洗脑、监视、跟踪、抄家、停止工作、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等迫害,受尽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石家庄市劳教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非人性的肉身摧残和精神打击,致使大法弟子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大法弟子宋兴国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老张被摧残的生活不能自理;褚××被恶警用吊铐、绳捆、电棍击打等手段迫害成精神分裂症。

    2003年11月24日,我在单位上班时,被强行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每天犹大们跟恶警一对一地对我们进行所谓“帮教”,逼着我们看“焦点访谈”等谤佛谤法的电视节目,强制洗脑,进行精神折磨。对采取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恶警就用强行灌食的残忍手段进行迫害。

    前不久,邯郸曲周县侯村镇大法弟子马秀元、张红云遭侯村镇派出所绑架。马秀元被非法关押在曲周县看守所,后正念闯出。张红云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遭受迫害。曲周县大法弟子李保月2002年冬第二次被曲周县公安局非法判劳教二年,送石家庄劳教所体检时,查出有高血压等病状,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拒收,邪恶的曲周县公安局又强行将李保月送到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迫害。

    自99年7.20以来,唐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炼焦制气厂党委书记肖鸿礼对坚修法轮功的学员进行各种迫害。7.22开始将十多名坚修大法者非法拘押在厂十多天。以后的一年多每到敏感日就将大法弟子非法拘留在厂一段时间,或押送到看守所、洗脑班。还多次派人到退休的大法弟子家骚扰,进行威胁、恐吓。

    我叫杨桂珍,修炼前曾患多种疾病,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多种难治的疾病都不翼而飞。1999年7-20江××一手策划了对大法的迫害,几年来,我多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进京上访都被抓,2001年元月19日,被判三年劳教,送到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上警绳等惨无人道的酷刑,由于长年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加上精神上的摧残,我被折磨的苍老、消瘦,从2002年7月开始发烧、头晕、呼吸困难、行走困难,所里确诊为恶性贫血,它们怕我死在劳教所里,于2003年7月6日把我推出劳教所。

    我曾是湖北省高考“状元”,后在市某高中当教师。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年纪轻轻便患多种疾病,98年我开始修炼,顽症很快就奇迹般消失了。1999年7.20风云突变,江氏出于嫉妒及其膨胀的个人权力欲,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因坚信大法,三次被送进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度被送往湖北沙洋劳教所进行野蛮的身心迫害。长期处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高压下,我被折磨成了皮包骨。

    修炼前,我身患绝症(肝硬化腹水)生活不能自理,通过炼功、学法修心、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绝症奇迹般地好了。2002年3月,乡派出所的人到我家非法搜查,找到一张真相光碟,要抓捕我,自那天起,我再也没回家,一直漂泊在外。


    弟子切磋

    建议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恶人的犯罪事实。一些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很多列举迫害事实的文章在结构、内容编排上大多是以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为主线,尽管恶人的犯罪事实都在里面,但比较分散,而且有的迫害情节严重但没有具体负责人名。这样对恶人的震慑力就不够强。建议,整理一些以揭露恶人恶行为主线的真象资料,直接针对恶人,着重突出以下信息:恶人姓名、工作单位、职务、年龄、家庭住址、电话等个人资料,详尽的犯罪事实,包括:时间、地点、被害人、情节等等。注意一定要核实,拿不准的宁可先不写,以后核实了再发,避免常人因个别错误信息而否定全部。另外,这样做也能保护受不修炼的亲人别遭受更大的心理压力。

    读“春节前后河北大法弟子成功播放真象电视片”想到的。电视插播,摧毁邪恶谎言,是直刺向邪恶咽喉──要害部位的一把利剑。电视插播不是一两个人的事,它需要我们整体的配合,是我们整体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达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

    如果大法弟子整体对于电视插播的合法性、合理性、正当性和正义性的认识,能象诉江案一样在法理上清晰明确,同时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黑手的操控,邪恶就失去了迫害的借口,面临只能是彻底的失败和淘汰。如果一个地区出现电视插播,所有大法弟子整体都在正念清除邪恶,邪恶就没有了存在的空间和理由,也就起到了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最好效果,当地同修的压力就会减小。

    坚信师父和大法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上)。我是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和正悟,才坚定地走过了这几年艰难困苦的修炼和正法历程:◆上下求索得法路。我从小就虔诚神的信仰,上大学时练了好多种气功,也曾想去西藏求法。96年,一好友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我苦苦找寻的师父和大法。◆学习、修炼共精进。当时我正在读博士,在修炼与学习上,我始终把大法修炼摆在首位,仅用白天做实验,晚饭后就排除一切干扰,天天参加集体学法,早上天天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但我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即优秀博士生,毕业前一年,因一些同学激烈争要奖学金,我让出名额,主动放弃金钱和荣誉,得到师生们的很好评价和尊敬。做学位论文时,一个关键实验前后要做大半年,中间每个环节出问题都将影响结果,无法毕业。常人就是白天晚上用时间去堆,增加保险系数。我依然把修炼摆在第一位。最后实验结果十分令人满意。论文答辩时,专家们给予高度评价,称“填补了国内外空白,在本领域处于国际先进水平”。◆维护大法正法路。迫害一开始,我就被作为本市重点受到很多骚扰,也被本单位在上千人的职工大会上批判。记得当时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时,全身细胞都象被上面压下来的东西解体一样,难受至极,感觉不清是生、是死、是醒、是睡,当时我能悟到这次迫害有另外空间压来的巨大邪恶。师父在当时要为众多的弟子,为宇宙众生承受多么无比巨大的痛苦和魔难。我坚定地告诉自己,也对着宇宙讲:不管怎么样,我都跟定了我们师父。在学员内部,当时有一大批学员被极少数几个学员拉到一起,认为进京上访是错误的,甚至说是在乱法,再加上很多假经文的传出,更是迷惑了一部分学员。我们先走出来的学员,从不同角度与大家共同切磋,在法上的认识,其中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就是,我们是大法弟子,如果连造就我们的大法在遭到无辜地镇压和迫害时,我们都不能站出来维护他,我们怎么能是大法的弟子?到7.20后,本地许多学员都陆续前往北京证实大法,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我和孩子的修炼故事。2000年底,我们夫妻因迫害,带着未满两周岁的孩子流离在外。我一直是带孩子一起做真相的。其间也有同修让我把孩子留在家中,但我觉得对孩子有一种责任,虽然有诸多不便,但他毕竟是为法而来的。我在他两岁多时就每天给他读些大法书,教他背《洪吟》,今年以后,我悟到应该让他系统的学法。现在我的书中有两个书签,一个是我学法的进度,另一个是我和孩子学法的进度。一段时间以后,他记住了很多,也清楚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每当身体不舒服时,也知道自己没做好、有干扰。现在每天晚上发完正念后我还带他一起炼功。另外我还教他要尊师敬法,看到师父的照片他会双手合十,大法书不能随便放、压等。《明慧周刊》上关于小弟子的文章,我都会念给他听,后来他还告诉我,大人写的也要念给他听。他还抢着帮我发真相资料。有孩子的同修,千万不要让孩子错过这万古机缘。

    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师父最近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注中明确地告诉我们当前应该做的事,这就是正法的进程到了这一步,然而我们周围许多同修却没有意识到,表现出来的是无动于衷,有的同修仍然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认为重要的事,讲真相的内容还是老样子,有的同修也想到应该做点什么,但却不知从何入手。的确,在当前大陆这种形势下做这项工作是有一定困难,它需要整体配合好。而且由于安全原因,大陆同修互相沟通不畅。但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重视并行动起来,仍然能做好这项工作,从收集同修被迫害的情况、恶人电话、地址、亲属关系、恶人的恶行,到编辑、写文章,从上网下载,到印制、散发,只要用心尽自己的力量去做,都会找到自己发挥作用的地方。这项工作不仅可以有力地铲除邪恶救度众生,让我们学会用正法弟子的心态看问题、去掉怕心的机缘,也是考验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整体提高的一次机会。让我们每个人都行动起来,跟上正法的进程。

    跳出“自我”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就每一个大法弟子来讲,站在什么基点上,抱着何种态度、何种心态来参与揭露本地区邪恶,是非常重要的。由于每个人修炼的所在层次不同,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不同以及受迫害的程度不同,对这件事的看法也不尽相同。但是这不意味我们就可以迁就自己,就可以固守己见,或借口对法的理解认识不同,就只做到自己理解到的那一层。修炼就是“以法为师”,一切听师父的,师父选择了什么,我们就做出什么选择。我们必须从“自私、自我”和个人修炼的小圈子里跳出来。将自己的行为溶入到整体中来,做出最正的选择。


    正念正行

    祥和喜庆迎新春。腊月二十八晚上,东北某市全体大法弟子统一行动,一夜间全市城乡挂出了二千多个条幅。各乡村的大街小巷、电线杆上、树干上喷满了大法真象标语,使人一下感受到强大的正念之场。一高塔上悬挂着一幅“法轮大法是净土”的大条幅,在冬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一30多米高的大烟筒上挂着“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大条幅,预示着江氏末日的到来。一60多米高的卫星发射塔顶上一幅巨大的条幅黄底红字上书“全体大法弟子向伟大的师尊拜年!”每个字一米见方。春节前夕大法弟子准备了很多对联、“福”字,挨家挨户地送。仅一个乡的大法弟子就发出了二千多副对联。人们看到这么好的对联都争着要。一位村民已经在集市上买好了对联,看见大法对联这么好,字儿也好,词儿也好,就说:我买的不贴了,就贴大法对联。大法弟子给一户村民送“福”字,一进门就喊:大娘,给你送福来了。老太太一看,有法轮功字样有点犹豫。三岁小孙女张着小手说:奶奶要一张吧,贴上就有福了。老太太高兴地要了一张。腊月二十九那天,家家大门上、屋门上都贴满了大法弟子给的对联。这家门上贴的是:真善忍人人敬仰,好未来个个企盼。横批是“洪福”。那一家是:事业兴旺心要正,发家致富德为重,横批“德中生福”。还有一幅:天新地新万物新宇宙更新,法正心正三才正乾坤拨正,横批是“佛法威严”。大红金字的对联衬着五颜六色的挂钱,挂钱上刻的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玻璃窗上贴着“真善忍”的窗花。灯笼杆上高高悬挂着“真善忍”的大红灯笼,一片祥和喜庆的景象。

    人世间一瞬历史中永恒。1999年10月26日清晨我与三位同修站在天安门广场旗杆西侧观看升旗,过来几名便衣,一名盘问我们,因为问不出什么来,拿着我的身份证就不给我。就在这时,旗杆南面有一位大法弟子打开横幅,红底黄字“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大字非常醒目,只见他高高举起,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那身躯顶天立地!那声音划过天空,震撼天地!话音刚落,几十名便衣疯了一般冲了过去,雨点一样密集的拳头落在他身上,多少只脚踢在他身上,他两只胳膊护着头,坚强地立在原地。一阵拳打脚踢后,恶警拽着他的胳膊连拉带拖带走了。在这一瞬间,他坚定维护着大法,同时保护了四位同修。他高大的身躯,震寰宇的声音,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返老还童的婆婆。我婆婆没修炼以前,经常头晕,神经衰弱,睡觉时经常被恶梦惊醒。自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知什么时候这些病全没了,精神很好。70多岁的人了,头发黑黑的,年青时脸上长满了雀斑,现在也没了。十几年前见过她的人,去年看见婆婆时说:“你婆婆怎么比原来还年轻了?”法轮大法带给人福寿安康。

    大法的好说不完。我96年底得法,修炼后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我在家是老大,修炼前不管谁都得听我的,很霸道。修炼后家人都说“大姐变了”,都支持我修炼。我儿子也说:妈您炼吧,看您现在身体多好,我们在外工作也放心。一次,我骑车过马路,后面一辆摩托车一下子就撞到我的后轮上,连人带车被撞出好几米,我倒在地上,当时头上撞了大包,比两大馒头还大,车主和周围的人都说上医院吧,我坐起来说:“我没事,你们走吧。”并借这机介绍法轮功。到家后我不但什么事也没有,头上的大包也没了,只有几个小红点。

    弟子心念正大法神威显。2001年4月一个下午,公安分局郝某把我带到燕郊幼儿园后院的一间屋里,屋有七八个人看着我。我想起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吃饭时间到了,我不吃。我说:“这里的饭我不吃,我要回家吃。”晚上睡觉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出去,并请师父加持。早上我起身一看,那几个工作人员还在睡,我就堂堂正正走出了大门。

    “太谢谢师父了!”2000年秋天,我去资料点取师父新经文,回来时下起了雨,天也黑了,而离我家还有8里路。我骑着一辆旧车,在高低凸凹的路上艰难前行,全身早已湿透,心中只有一念:雨水可千万别把师父的经文打湿呀!这时如果有盏灯就好了。又骑了几步,突然很亮的一束光柱照在了我的前边,我当时想:准是后边来汽车了。回头一看,后边漆黑一片,根本没有汽车。我马上想到是师父在帮我,我心里真高兴,脱口而出:“太谢谢师父了!”骑了半个多小时,灯光一直伴我进家门。我赶快把师父的经文取出,仔细看看,一点没湿,完好无损。再看家中屋子四周墙上、顶棚上无数个金光闪闪的小法轮在飞快地旋转……

    正念正行震慑恶人。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一天骑自行车路过一间打渔的房子,从里出来一位50多岁的渔民,便向他打听道儿。渔民非常热情地请他到屋唠一唠,大法弟子心想:“这都是有缘人,应该向他讲清真相。”进到屋里唠了几句家常话,又进来两个人,他想;这都是有缘人来听真相了,便向他们洪法。讲“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真相”,还解答一些关于法轮功的问题,顺便把随身携带的真相小册子给他们看。这时,突然闯进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嘴里骂骂咧咧的,一看就是一个地痞流氓。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还有真相小册子,便要把这位大法弟子抓起来。其他几个人先前听到了真相,都站到大法弟子这边来,制止他的恶行。

    大法弟子心也没动,说:行,我跟你走,但必须到你家,并且把你的名字、家人的情况、住址等情况告诉我,日后我有机会还得去你家洪法呢!这人一听象泄了气的皮球,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说:“你走吧!我不把你送进去了,我要把你送进去这辈子完了下辈子也完了。”说着便把大法弟子的书和真相小册子还给了他,不断地说:你赶快走吧!我看着你心里难受。于是,这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了那间屋子。

    纯净自己破除邪恶走出来证实大法。由于自己在修炼中时常掺杂着人心和怕心,所以长期处于磨难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经常遭到丈夫的干扰和打骂,不让我看大法书,一提大法就骂,我去上访,他就去街委报信,他还做了许多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事。我对他也心灰意冷,甚至说出就是淘汰一个也是他的话。在2001年一段时间里,丈夫发现我总出去,就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把我反锁在屋里。我在同修的帮助下闯出家锁,汇入正法洪流中。起初我发誓再也不回那个阻碍我做大法工作的家了,后来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认识到,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磨炼着自己,大法圆容着我们,我们也在圆容着大法,救度众生中体现的是大法觉者的慈悲,那么讲清真相中首先应把自己家人圆容好,他们更应被救度。于是我回到家里坦诚地向丈夫讲:你对我的伤害,使再也不想回这个家了,但你因找不到我而老病复发,我是修炼人,修的是“真善忍”,做事就是先想到别人,不记不报,不怨不恨。你是我的丈夫,照顾好你是我的责任,何况过去我自己也有错,很多事情没有站在为你着想为你负责的角度看问题,才造成你对大法的不理解与不敬,哪一天真象大白,如果是因为你反对大法而被淘汰,那你说我善吗?我不能因为我的过错而伤害了你的生命,所以我决定回来。我的坦诚和善心改变了我丈夫,以后再也没有阻碍我做大法工作,而且还保护我。修炼中使我真正认识到,只有真正修自己,不断纯净自己,用慈悲的胸怀去善待别人、包容别人时,他们就会感受到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善,就能得救。


    海外综合

    自由亚洲电台1月31日报导,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日前发布新闻稿,披露被拘捕的法轮功成员张浚和李迟月母女绝食超过8天,公安部门不允许律师会见她们而剥夺了她们获得律师帮助的合法权益。张浚、李迟月的亲属请求中国人权紧急救援,因为她们母女俩人可能已经生命垂危。北京警方还拒绝张浚的丈夫李近溪为她们母女送保暖的衣物。中国人权呼吁北京公安部门尽快释放张浚、李迟月母女,避免一再出现的法轮功成员死于看守所的悲剧重现。

    部分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法国的经历:

    ◇1月26日,我被莫名其妙地给带上警车,当时总共是6个人,其中1个挪威人。在又冰又冷的车里呆了93分钟后,我们被带进警局。一位女警出来,一次带一个人去厕所。我去上厕所时,女警不让我关门,让我看到外面而外面也可以看到我的情况下上厕所,这非常不合理。随之,等候搜身检查。

    ◇2004年1月27日下午,一些学员到达Invalide附近,大家都不知道集会的地点在哪里。两位法国学员来告诉集合地点,我便让先到的第一批学员跟他们过去了。不久一批刚从中领馆结束活动的学员来了,他们许多人穿着蓝色或黄色的外衣,围着黄围巾。突然一群法国警察将我们围住,喝斥我们不许动。后来警方似乎得到消息,就说要带我们过去,并要我们上警车,但有学员不相信。这样我们成一纵队,警察从两侧包夹陪行,到达活动地点。

    ◇1月27日晚7点,我手举“法轮大法好”的三角形小旗子(旅游团领队常用的那种),背包内含“法轮大法好”的长约1.2cm,高约25cm的黄色布条。走过中国大使馆,即被通知“你触犯了法国法律”,“你被捕了”,即被搜身送上警车,送进警局。晚上11点钟被释放,三角旗及黄色布条被扣至今。希望法国当局归还我的大法旗帜。

    1月30日,美国德州法轮功学员向法国驻休斯顿领事馆呈交一封信,表示对在法国巴黎最近发生的警察拘留法轮功学员一事的关注,揭露江氏集团把对法轮功的诬陷和迫害延伸到海外,并敦促法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纠正政府中个别人唆使法国警察无理拘捕法轮功学员的错误行为,从而避免法国的国家尊严和声誉在国际社会中遭受更大损失。

    狼人篇:人狼之间


    人心与因果

    天津市石油公司退休职工徐有信、李文芳一家都修炼法轮大法,特别是李文芳修炼一年以后,扔掉了拐杖,能狗生活自理,亲朋邻居都说是奇迹。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他们一家都受到迫害,女儿、大儿媳、大儿子都被非法劳教,徐有信受到单位的刁难和压力,李文芳担惊受怕,郁郁寡欢,于2001年9月13日昏迷倒下。2004年1月20日徐老先生致信天津市石油公司退休职工办公室,希望他们能来了解情况,消除对法轮功的误解。

    湖北某地一位婆婆坚修法轮功,老伴多次阻挠,三次烧毁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不仅骂婆婆,甚至对师父不敬。2003年7月老伴受到报应,那天凌晨,两个醉醺醺的中年人闯进家门,把老伴揪到院子,拳打脚踢,原来他们的孙子把那家的儿子推倒,摔伤头,缝了7针。警察来了,他们还要打,他们说“婆婆是炼法轮功的,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不打。他们师父了不起。”并跪在婆婆面前,要婆婆保护他的儿子。婆婆对老伴说是报应,老伴没有吱声。早上老伴双手合十,对师尊法像说“我再也不做那种事了。”几天后,婆婆与老伴上门向人家道歉,送去医药费和营养费。对方夫妻也上门赔礼道歉,同时要给2千元作为赔偿,但婆婆未收。这件事就此善解。

    我是河北无极县人,80年代初患上了浑身痛的病,最后发展到成了“驼背”老头,晚上睡觉不能平卧,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97年,我们村小学老师有几个炼法轮功的,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了修炼。身体一天天好转,不知不觉中驼背也直溜了。全村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好了病,有的登门请教,也要修炼法轮功。

    我炼法轮功以前曾患过肺结核、神经衰弱、胃下垂、胃炎、风湿性关节炎、三叉神经痛等多种病,十几年中我先后练过十多种功法和太极拳,都没有明显效果,病情最后严重到不能骑自行车上街,大声说几句话都头晕眼黑受不了。就在我万念俱灰时,我喜得法轮大法,一个多月我就把药罐子扔掉了,不长时间,我成了一个行动自如的正常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我两次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家里被恶警非法勒索现金达两万多元。


    大陆综合

    前车之鉴:葫芦岛市恶人恶报事例汇编(04-1-30更新)

    2004年2月1日大陆综合消息:

    ◇河北邢台、沙河大法弟子成功播放真象片后,河北各派出所都开始出动大面积地追查参与插播者。近两天省610邪恶之徒又流窜到邯郸,要追查邯郸参与插播者。邯郸610及公安局、分局和各派出所又开始了对大法弟子们的新一轮骚扰迫害,有的被非法抓走。他们在追查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时,把他的女儿、儿子都抓走。

    ◇辽阳市公安局白塔分局于洪昌等恶警多次对大法弟子刘金辉进行骚扰,刘金辉被迫带着女儿流离失所到异地它乡。2002年9月,刘金辉带孩子回到家乡看望年迈的父母双亲,刘金辉给大法弟子张艳秋打电话,因电话被监控,当刘金辉走到张艳秋家门口时,白塔分局的恶警将刘金辉及张艳秋非法抓捕。

    ◇元月29日,中国农历大年初八,在湖南省醴陵市中心悬挂上了七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鲜艳的横幅在阳光下迎风招展,给苟延残喘的邪恶又一次震慑,给不明真相的世人一个最好的新年祝福。

    ◇春节前夕,不同形式的大法真象在山东某地区的乡镇、城区“遍地开花”,在此期间,大法弟子成功的召开了几次中小型的交流会。

    ◇湖南祁东县大法弟子石金华2003年11月底,在家放大法真相光盘。她家的位置正好在电视塔下面。周围很多居民通过电视机收看到真相光盘的内容。第二天,石金华再次播放时,被恶警绑架,现关押在祁东县看守所。继续受虐待。

    ◇十一月份江西省新余地区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付健被非法判刑十年。阳世谦、付剑峰被非法判8年,还有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1--4年左右。12月初又有大法弟子被绑架。

    ◇常州市监狱第十监区位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许铺镇竹箦煤矿,该监区是精神病院,里面有一大法弟子已绝食抗议迫害超过250天。

    ◇山东省烟台市女大法弟子宋静因坚定大法,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而遭到王村劳教所的邪恶之徒毒打,用大木棒子天天打,不停的打,打得浑身发黑。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牛登峰,2003年12月中旬被河北省石家庄市国家安全局??架,牛登峰绝食抗议,现情况不明。

    ◇2003年11月26日,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的大法弟子陈宝中公开绝食,大法弟子张宝石也绝食三天抗议迫害,恶警召集大法弟子开了一个会,会上公然诬陷大法及师父。后来,邪恶看动不了陈宝中的坚定正念,只好把他放回家。

    ◇安徽女子劳教所一直使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如关小房间、几人包夹一个人、加长劳动时间、不让睡觉等。上次六安大法弟子邵必霞因不妥协,恶警们就不让她休息,罚站,致使她站不稳,头撞墙上,头上撞个很大的包。

    ◇2003年12月5日,锦州教养院教育科副科长、恶警李厚玉、二大队副大队长李松涛、恶警张春风、周金跃、韩建军一行五人,带着自己在锦州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时常用的刑具(手铐、电棍、安全头套),与本溪、阜新教养院所谓的专项教育大队的恶警一同,各带刑具来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对那里的七十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21天的迫害。

    ◇锦州教养院二大队的恶警曾对从鞍山教养院转过来的大法弟子张执意、胡玉德进行残酷迫害,逼他们看造谣录像,让叛徒劝其走向反面,二位大法弟子不惧邪恶迫害,放下生死证实大法,张执意曾说:“让我不修炼大法,这永远也办不到!”恶警把张执意劫持往阜新教养院继续关押。

    ◇佳木斯大法弟子王玉芳在2003年12月19日被恶人举报,由前进分局恶警非法绑架,现在身体状况非常危险,看守所春节前已经告知家属,病危通知已经上报,但公安局拒不放人,王玉芳的家属已经被多次勒索以达数万元。现公安机关还要蓄意敲诈。

    ◇据一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士给我讲,大年三十傍晚,广东省潮州市各派出所都接到了上级的电话通知,说正月初一可能有“法轮功”人员给各派出所打电话等方式拜年,叫所有工作人员都不听、不信、不传。有人说:“以前是叫干部不能脱离群众,现在却怕老百姓给它们拜年,说明江××镇压法轮功是见不得人的,这种通知是中国式的荒唐。”

    ◇2001年秋,河北省盐山县韩集镇政府一班人(其中有派出所人员)到韩集镇薛堂村收车船使用税,看到刘国祥(男,70岁左右)正看《转法轮》,它们不容分说将老人抓走,强令罚款5000元。

    ◇四川德阳市绵竹市恶徒欲在春节过后再次举办洗脑班,不少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列入其黑名单,作为其迫害对象;而且邪恶之徒妄图要将两名大法弟子绑架判刑。

    ◇江西省南昌市大法弟子曾荣(女,已退休)于2000年12月被其所在地南站派出所及其单位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于2001年3月送入南昌市警察学校的洗脑班。后被非法判3年劳教,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戒毒所。

    ◇湖南衡阳市祁东县法轮功学员张选寿,男,66岁。99年7.20后因进京上访,被关押于祁东县看守所,罚款2500元。2000年他再度上访,又被关进县看守所,罚款4000元,并送入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劳教1年半。2002年5月再度遭受祁东县610办和恶警的追捕,而流离失所在外。家人倍受株连。此后,张选寿再遭绑架,现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并非法判刑3年,张选寿在狱中受尽毒打折磨,现在身体极不佳,两眼视物不清、耳朵也已聋了,邪恶狱警,不准就医。

    ◇湖南祁东县恶人榜:邹爱民:祁东县步云桥镇派出所所长;曾祥盛:祁东县步云桥镇610主任,电话:0734-6370792;刘卫国:祁东县城西派出所所长(原过水坪派出所所长);王喜民:祁东县政保股干警;周道生:祁东县拘留所管教员。

    ◇广州市有关电话

    ◇福州大法弟子卢济英于去年底在单位被非法绑架,至今未回。福州市政法委张光茂电话:0591-3734215(家)。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区大庆路派出所恶警:所长:董永平;副所长:陆原;指导员:张××(专门迫害);其他:刘宗海、孙永生(手机:13936300007)、原武智、刘达;派出所电话:b-0451-82687813。

    ◇新乡市原阳县政法委及610恐怖组织电话

    ◇成都市公安局政法委人员电话

    中篇小说:凤凰涅槃(一)

    今日72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连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电话

    讲真相歌谣三首


    劝善之心化飞鸿

    给鄄城公安局政保科610的公开信: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石家庄大法弟子告诉您:大法净化身心江氏谎言惑众
    致北宁市乡亲的公开信
    说给绥中父老的心里话


    资料汇编

    真象传单:《真象》第15期(适用于丝网印刷)
    明慧周末(第一五八期目录)
    真相传单:《给石家庄父老乡亲》第六期
    真相传单:长安真话(西安,第3期)
    图片设计二款: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明慧新闻简报(2004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