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亲人──向警察和街道干部讲真象故事汇编(三)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

前言

师尊告诉我们:

“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坏的,否则在这个时候就不可能有当人的机会。历史是他们走过来的,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最可恶的是旧势力,它们敢利用邪恶随意杀戮我的人,因为人不属于它们。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2003年元宵节讲法》)

“对人要善,对于邪恶的生命就要消除。对于那个警察来讲,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处理不好,他对你行起恶来那个时候他也是不理智的,矛盾激化的过程中你们却会受损失,所以要避免这个损失。”(《2003年元宵节讲法》)

“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地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地去跟人讲清真象,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在这场迫害当中,很多警察和街道干部被安排为迫害大法的角色。当他们出现在我们的一些同修面前执行一些错误的指令时,我们的一些同修往往会感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而愤愤不平。再加上几十年受××党斗争哲学的影响,耳濡目染都是“革命英雄”在“阶级敌人”面前应该“横眉冷对”,偏激的理解“抵制邪恶”,虽然也是让干什么就不干什么,但含有争斗心和逆反心的成份,冲突中往往造成更深重的迫害,反而给了真正的邪恶生命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正念也很难起作用。

其实现在的任何一件事都会有正反两方面的因素在,如果我们能多从正的一面想问题,积极的心态下就更容易使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这才是用正念看待问题。比如他们来找我们,我们根本就不用想他们会把我们怎样,我们才是主,他们根本没那样的能力。也不应该承认旧势力对他们安排的迫害大法的角色,既然师父让我救度众生,你们只要出现在我面前,就是师父给我一次救度你们的机会,你们不是我的对立面,而是我最值得关爱的亲人!其实他们生命的本质也在急切的渴望听到真象。这样考虑问题就能用包容的心态对他们讲清真象。

事实证明,这样做下来,我们说话时所带的正念能够打到他们生命的微观,很多警察和街道的工作人员改变了以前的做法,转而保护、帮助大法弟子,有的甚至学起了大法。他们正在为自己的生命奠定美好的未来。

坚忍不拔,以柔克刚,操控人的邪恶因素自会被慈悲的温暖融化,可救度的生命就会得到救度,这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故事,今天整理一些与同修们交流,下文中的“我”非指一人,而是我们集体智慧的代表。

* * * * * * * * * * *

(接上文)

15. “拿回家给我妈看去”

这是我那的片警,由于不断向他讲真象,所以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每当上面布置任务下来,他就变着法儿的通知我。一次,上面要抓上网的人,由于我是当地的“重点”,如果在这期间上网,警察能够直接在线路上拦截,片警打来电话明知故问地说:“你不是会上网吗?听说法轮功又有网上行动了。”我说:“我不会上网呀?我现在做生意还忙不过来呢。”“行啦,到时候你就这么说就成!”

一次,有人向片警举报一个开发廊的人捡到了一本《转法轮》,片警赶紧去处理了。我听说后担心他处理不当,无知中做错事,问他怎么处理的那本书。他说:“我觉得那个发廊老板人品不好,书留给他怕是糟蹋了。我就把他的书给‘没收’了。正好能塞在我的大檐帽里,我端端正正地顶着这本书赶紧骑回了家,拿回家给我妈看去。”“够孝顺的!”我笑着说。

16. “你这么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要帮你”

我刚从劳教所回来,有一天居委会主任和书记来我家,见到他们的第一个念头是:他们又来干什么?但是我马上抓住了这个不正的念头,否定了它,并用正念代替:我这想法不对,我应该救他们。这念头一出,顿时觉得心的容量马上扩大了。于是我给他们讲真象,讲把我们这些好人劳教后给社会、给家庭、给中华民族的未来所带来的灾难。他们听着听着,灰头土脸的形象变得红光满面,并且非常坚定地说:“你这么相信我们,我们今后一定帮你。”我知道这是一个生命得救后明白的一面发自肺腑的感激。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严守了自己的诺言。有一次,一位同修被抓后,警察发现我们打过一次电话,就到居委会问我的住处,主任义正词严地说:“我们这位居民特别好,刚回来。你们别去打扰他。”警察只得走了。

17. “你可别把我和他们联系在一起”

今年4月24日,派出所片警给我打电话说明天要上我家来,看我明天会不会在家。当时正值非典期间,我就说:“我每天24小时都在家,要给孩子辅导功课,你来吧。”我心想:我找你没找到,你今天送上门来,太好了,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同化,要么逃跑。他挂了电话不久马上又来电话说:“大姐,你明天不会出去吧?我就问问你,明天不来了。”我想:要抓住这个机会,明天不来了也要给你讲。于是我一方面给他讲真象,一方面义正辞严地告诉他,他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刑事犯罪上,真正去保一方平安,而不应该把精力放在我们这些好人身上。中间他想搪塞把电话挂了,我告诉他:“你不要挂电话,我还没说完。”

国庆节后的一天,他又给我来电话要求我第二天给他打电话,我觉得这是无理要求,先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并且给他讲了我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我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本来这些悲惨的经历我已经忘了,你一次次给我来电话又使我进入了那些痛苦的过去,所以我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两个字就是“公安”,一听到这两个字就使我不寒而栗,就使我想起劳教所,就使我想起刽子手,就使我想起那千百个冤魂,就使我想起劳教所那一个个被迫害成精神病的好人……。他听了很惊讶,忙说:“我真不知道那里面是这样,你千万别把我和他们联系在一起。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大不了挨批算了!”

后来我想,他一次次给我来电话是因为真象没讲到位,讲到位了也就好了。

18. “怎么和渣滓洞一样!”

我刚从劳教所回来,居委会例行公事让我去一趟,我想正好讲真象。到了一看,片警也在,我更高兴了,本来他们就一直没有我任何的把柄,只是因为一件事把我牵连进去的,他们一直觉得愧对我,这次我借题发挥,从不该送我去劳教所到我在劳教所怎样挨打,打晕了往我身上泼水,我在水里躺了一整夜才醒来,腰打坏了爬着上厕所,还要被罚站,三个月没怎么睡觉,等等等等一股脑全讲给了他们。他们听得瞠目结舌,片警喃喃自语:“怎么和渣滓洞一样!”从那以后他们更加关照我。

我父母同时去世了。他们请我去居委会,问我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我说没什么需要的,马上又就此事向他们讲真象。我的父母有那么多子女,就因为我们都炼法轮功全被抓了,这两年父母身边竟然无人照顾,父亲九十多岁,母亲双目失明。料理后事时街坊邻居都说我们后事办得好,都是孝顺的孩子,江××的做法实在是破坏家庭,太残忍。

居委会的干部也很同情,安慰我,并关照我千万别再出事。

19. 检察院的警察说:“给她写好点儿”

但还是出事了。

一次一位同修被抓,就因为我们通过电话,抓他的警察就把我送进了看守所,还抄了我家,我的书被抄了,我难过的直哭。

在看守所里我坚持讲真象,预审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书?我说:“有书犯法吗?我就喜欢这些书,你自己看看,全讲的是真善忍。”然后就向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在交谈中我了解到他的父亲曾被错划成右派,我就以此来类比,使他深受感动。

后来又是检察院的警察来问我。我把握好分寸,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而且也是说几句就很自然的把话题引到讲真象上。这位警察也听明白了,对记录员说:“给她写好点。”又说:“后面的话别记了。”就对我说:“我知道了,你们是被冤枉的,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在家还得坚持炼。”我就借机反映了一个单位里贪污的事,让这些警察别总把注意力集中在法轮功上,多干点正经事。警察认真记录下来,后来还真的查处了这件事。

在外面,我的片警和街道干部也在积极努力让我出来,就这样,我可以回家了。离开当天,我对预审说:“那些书你不能白拿,一定要看看里面到底在讲什么。”“我会看的。我爸后来还是被平反了,我相信国家将来也会从新评价法轮功。”

20. “我们的人到底干什么了?你们这么没完没了?”

但事情还没完,后来其他一些还想“立功”的警察又把我抓进转化班(洗脑班)。他们以为只要把我“转化”了,我就会去出卖同修,但他们想错了,我在洗脑班里奋力向洗脑班上的工作人员和邪悟者讲真象,他们反而不知所措。

同时,我的居委会主任不但打电话安慰我的丈夫说我的精神状态很好,不用过分担心,还与恶警据理力争,反反复复质问他们:“我们的人到底干什么了?你们这么没完没了?你们老抓她,说她有罪,你们有任何证据吗?”恶警被问得哑口无言。主任还向他们讲我怎样正直善良,家里这样困难,让他们一定要放人。

就这样,我又回了家。

故事还有很多,以后会继续写。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真诚希望所有的警察与街道干部都能心存正念,因为所有有正念的人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同修们,大家一起努力吧,给每一位世人足够的机会重新选择未来,因为他们都曾经是我们的亲人、有缘人。

(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