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俩口被迫害劳教三年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我们夫妻二人自1996年有幸得了恩师的法轮大法,师父教导我们怎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心性。我们两口经过学法炼功都达到了无病状态,一身轻,干什么活也不累了,家庭充满了祥和,生活美满幸福。

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了残酷的迫害,打、抓、抄家、罚款、判刑、劳教、拘留,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各种卑鄙的手段,想达到“铲除”法轮功的目的。国家法律有规定,信仰自由,炼功自由。我们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行呢?于是我们老两口从1999年开始进京上访,抱着向国家领导人说明情况的态度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同时想要一个好的修炼环境。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江××为首的不法人员不听人民的呼声,反而更加疯狂的镇压法轮功,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分别都组织了610办公室,专门对法轮功使用史无前例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殴打,死伤无数。

我们夫妻不愿放弃法轮功,可是江××强行剥夺我们的信仰自由,使广大修炼者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权利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一个清白。我和妻子进京5次,每次被镇政府抓回来都受到了无理的打骂,非法的拘留,甚至关进看守所。在1999至2000年中多次被非法关进监狱,最后又把我们两口非法劳教3年,还有罚款数千元。家中生活困难,损失很大,儿女关系破裂,妻离子散,全家老少都不得安宁。这都是江××的妒忌心引起的这场邪恶的迫害所造成的。

难道我们做好人错了吗?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难道错了吗,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给国家省下了无数的医药费,难道错了吗?公民的合法上访难道错了吗?

我们每次上访回来后都被戴上手铐关到黑屋子里,受到拳打脚踢,接着就非法抄家,然后拘留或送到监狱。我们抱着善心向他们讲我们为什么上访,就是为了向政府说明真相,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在拘留所时,610去拷打我们,不让我们炼功,拘留15天逼我们交上3000元钱,然后又把我们带到镇政府。12月的寒冷天气,把我关到一间事先准备好的背阴的寒冷小屋里面,逼我放弃修炼才能放行。过了两天又关进来3位同修,其中包括我老伴,他们都是从拘留所带回来的。在镇政府非法关押期间,我们被强制劳动,家人给送的衣服都不让我们要,每天逼迫我们写不修炼、不上访的“保证书”,但是我们没有一个写的,最后快过春节了,才把我们放回家。

到2000年4月份的一天,我和同修们在我家学法炼功,被恶人举报,我和老伴又被抓到镇政府关起来,后来又非法拘留15天,找理由说是为了风筝会期间的安全。我们被强制劳动。恶人到我们家去勒索钱财,孩子们没有钱,没有办法,只好把收割机卖掉交上钱,才放我和老伴回家。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我们没过一天的好日子,派出所每天派人到我家骚扰,村里也派人看着,我们天天生活在磨难和恐怖之中。这都是江××集团对我们的迫害事实,可是我们坚修大法的心是不会动摇的。

有一次我们到国办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外面大街上有很多的便衣警察和警车,到信访局的通道两边站满了便衣,通道的头上更多,只要往里走的人都要受到查问,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就抓。我亲眼看到,好几个人抓一个人,不讲道理,并大打出手,往车上抬、拉。我老伴在和便衣讲清上访的真相,他们反而对我老伴大打出手,抓起我老伴送往驻京办。我们三人走开了,信访局还没有上班,警察就先站满了,我们三人一看没有办法,急往里跑,等恶警反应过来,我们快到信访局门口了。这时恶警象疯狗一样20多个人把我们三人抓起来大打出手,决不让我们进去。5个年轻人对我下手,拳打脚踢,打我的头部,抓我的头发,头发被揪下来很多,身上被打的青一块、黑一块,衣服也被打碎了,还剩下半边,至今我还保留着。恶人把我们戴上铐子送往驻京办,在驻京办逼我们说出是什么地方的,我们不说就打我们,把我们的钱都搜去了。把我们送到本单位,但镇上把我关起来单审,把我关进一间派出所屋里进行非法拷打审问,先对我搜身,后把我按倒地上进行惨无人道的拳打脚踢,打得我身上全是伤,我都给同修们看了。后来他们又把我和老伴送到看守所受苦刑一个月,在看守所期间,法轮功学员们吃尽了苦。有的同修被铐在死人床上,有的同修被戴上手铐挂在两米多高的管子上,人一会儿就昏过去了,有的同修被铐在十字架上半个多月,有的同修被戴上30多斤的大镣30天。江××集团太邪恶了,用犯人打我们这些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总有一天恶人会受到天理惩罚的。从看守所放回家后,每天我们都受到恶人的监视。派出所多次到厂里找,在2000年10月份又强行把我和老伴劳教3年。

在劳教所里,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邪恶残酷,劳教所的警察用犯人、流氓打我们,把我们四人关到两间屋里,对我们惨无人道的下了毒手。几个小青年打一个,逼问我们还练法轮功吗,我们说:“我们炼功做好人没有错。”恶人就用皮带打、用胶皮棍专打我们的腰,有个20多岁的小青年叫郭仲侠,跳起来双脚就对着我的胸部踢起来,我当场就两眼发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苏醒过来后,他们还在打我的腿,它们也打累了,到了吃饭时间才住手。晚上不让起来方便,每天强行劳动15个小时,逼着我们写“决心书”、说大法不好,我们不写、不说,就打我们。在劳教所,他们对我们强制洗脑、酷刑折磨、强制劳动,每天加班加点长达十几个小时,甚至连大小便都不自由,一切全部控制在恶警手里。

12月的寒冷天气里,他们把我们扒光衣服用冷水管子冲我们的头脸,寒冷无比,疼痛难忍;惩罚我们做起蹲,不做就打,关黑屋子不让睡觉。在劳教所里,每个组的组长都是流氓犯人当,他说了算,是邪恶的干警给他们的权力,执行了江××的流氓指令来镇压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在一次吃晚饭前,组长郭仲侠突然指着我,叫我骂师父。我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不能骂我的师父。”这时它疯狂的把我打倒在地,用穿皮鞋的脚踢打,没头没脸的打,把我的脸踢下来一块皮和一道口子,出了满脸的血,全身青黑,一块一块的,睡觉都不能翻身。

昌邑市刘述春,只因为坚持炼法轮功,2001年元月被关进劳教所,先在二大队一中队被强行扒光衣服,残酷折磨后,四个恶徒拖着手脚上了4楼四中队,没过3、4天就把刘述春残酷地打死了,恶狱警说是心脏病死的。江××这个大魔头流氓欠下了多少好人的血债。冤有头、债有主,江××你是这场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你跳不出人民的惩罚。

大法弟子们在劳教所没有放弃大法的修炼。我因为喊“法轮大法好”,传师父的经文给同修们看,被恶警非法加期两个月。

我所写的这些全是事实,由于文化浅,不会组织,有很多看到的还没有写出来。不管怎样,我用我的亲身经历控告江氏集团的罪恶行为。江××迫害法轮功以来用了各种欺骗的谎言、谣言,还制造“自焚”等骗局诬蔑法轮功,使多少无辜的人们被蒙蔽。善良的人们快觉醒吧,擦亮眼睛认清这一切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0/67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