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劳教所恶人田本贵等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因我以前身体不好,1998年10月炼了法轮大法。同年,我得了急性黄胆肝炎,九江市三医院要我住院,交2000元。我没有钱,医生说一星期就要死人的。三医院还说检查出我有胆结石,要3000元开刀,我也没有钱去医院,年底全身都瘫痪了,长期睡在床上不能动。我就整天看书学法,结果后来又可以炼功了,把病全部炼好了。现在我没有病了,自从98年得法到现在,连医院大门我都没进过。我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可以净化身体,还可以改变人心。

谁知从99年7-20开始,江××利用手中权力迫害法轮大法。江××正邪颠倒,善恶不分。从那时起,我这个66岁的老人在看守所里出出进进,2000年12月份把我送到九江市劳教所洗脑班,强行洗脑,2001年3月份把我判了两年劳教。到了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徐××天天逼我所谓的“转化”,我不同意,我说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永远也不放弃真善忍。又把我调到二大队,恶人田本贵在我一去就派两个凶恶的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跟着我,不准我说话,没有任何自由,天天逼我所谓的“转化”,不转就天天来钻我的空子,给我出难题,要我做小灯泡里的钨丝,比头发还要小三分之二。我连钨丝在哪里都看不见,叫我怎么做?连三十多岁的人都叫看不见。田本贵说我什么都不要你做,我就要你做钨丝。我说看不见,它说看不见也要做,要么你就要“转化”。我说,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你要我往哪儿转化?这我没办法接受,它就说你不做钨丝就是抗改,我说我是好人,我又没有犯法,我抗什么改呢?它当时就给我戴上了脚镣手铐,后来我脚全肿了。就这样它每天逼我“转化”。它说,你不服从国家的法律,国家把法轮功定为×教,你为什么不服从呢?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99年7-20前不久国家两办曾在媒体宣布“国家从来没有反对任何人炼功”,邪恶镇压是江××一个人定的,本身就是违法。它听了气得要命,当时就用两个手铐把我悬吊起来了。我只有两个大脚趾点在地面,被悬空吊起来三天三夜六七十个小时,还不准睡觉,小便拉在身上,裤子全部尿湿了,两个脚脖子破皮烂肉,两个手腕只剩肉,没有皮。

到了第三天晚上,田本贵这个邪恶之徒又派了五个吸毒恶犯把我反吊,让吸毒恶犯用锤子砸我的脚趾,敲我脚杆、螺丝骨。下半夜,又把我双手反铐在铁架上,背朝天,面朝地,腰又伸不直,痛得人受不了,手又痛,全身都受不了。当时人痛得神志不清,就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心里十分痛苦。

但我天天还在默默地背大法,每天背《洪吟》至少18遍,最多的要背24遍。过了三天,我又被调到一大队,恶警吕任奎(教导员)来问我所谓的“转化”是真是假。我说我可以公开告诉你,我永远是大法弟子。它当时就用脚镣手铐把我反铐在铁栏杆,一晚到天亮铐了我十三个小时。这些邪恶之徒真是没人性,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什么样的事都做得出来。

2002年12月4日,我在写声明我在劳教所写的和说的违背大法的全部作废,还没写完,吸毒犯人马上向恶警报告,邪恶就来找我谈话。吕任奎对我说我们现在准备放你回去,你还炼功吗?我说炼,永远是大法弟子,我要做一个好人,要做一个超常的好人。

今天我再次声明,在九江市劳教所写的悔过书和口说的违背了大法的话全部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