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庭妇女被镇政府逼迫流离失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21日】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到99年7.20这期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每天从学法炼功中感受到身心巨大的变化,师尊无比伟大的慈悲和浩荡佛恩使我感动不已。

可是99年7.20那最黑暗的一天,江泽民集团在一夜间把我所有的幸福抢劫得荡然无存!从那一天开始,我时刻面临着家人、街坊邻居和亲朋好友的不理解、社会及各方的压力。街道和镇政府的人到我家逼迫我交出大法书,我说我不认字没有书,他们就逼迫我放弃修炼。我问他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他们说我“太顽固,不放弃就等着司法来人吧”,就走了。从那以后,包片民警三天两头来骚扰,我全家人整天担心害怕。

2001年春节后的一天晚上,公安局和当地政府的人来到我家翻法轮功真相资料,没有翻到,拿走了一本大法书《洪吟》。当时我没在家,他们翻完后让我丈夫签字,因为我丈夫不识字,上面写的什么不知道。趁他们翻到后屋时,我丈夫把一本《转法轮》书带到外面保存了下来。

2002年中秋节前两天,镇政府一天三次派人到我家,逼我写什么保证书,我说我不会写,他们说你不会就让你儿子写也行,我说孩子也不会写,他们说你不写就去洗脑班,明天7点来人把你接走。我被逼得没办法,只好离家出走躲了起来。在我被迫离家流落在外的一个多月日子里,因家里无人照料,只好请70多岁的公公来照管家。

江氏集团的邪恶行径,使象我这样的无数修炼者遭受了身心上巨大的创伤,我们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都是血肉之躯,都是拉家带口,都希望能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可是江泽民一伙就是不让,因为了解“真善忍”的人越多,江氏集团就越掩盖不住他们背着老百姓干的罪恶勾当,他们怕的就是善良和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