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中看守所暴行:鲜血顺着乳头往出流,牙刷戳进阴道乱搅


【明慧网2004年2月21日】陕西汉中看守所在“610”公安的操纵下,他们利用吸毒、贩毒、卖淫、偷、抢、骗等罪犯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

早在2000年3月第一批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关进狱中遭受残酷折磨,使一个本应维护正义的公安部门变成了一个残害真理和正义的土匪窝,而且它们的黑手从领导、610、公安、看守所一直延伸到了各类刑事罪犯。

2002年6月18日,大法女弟子余秀琴到复印部复印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时,被坏人所举报,不一时多辆警车涌来,当场把她抓到了汉台区公安局政保科。一个年轻恶警逼问她去了几个复印部。余说就一个。这位邪恶之徒说余不老实,抬腿就给余的膝盖踢了一脚,并破口大骂。紧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公安也过来把余秀琴推来摔去,在后背上乱打,最后就把她铐在外边的窗子上。当晚余被领回到单位。第二天一早又送过来,警察们依然毒打了她一顿。她大呼救命的声音惊动了楼道的其他人,他们恼羞成怒就决定把她关进看守所。在他们去填写拘留手续时,余想坐地休息一下,低下头看见地上有两张纸片顺手翻开,一下子惊呆了,这竟然是主佛师尊的照片。一个神下世度人,蒙在鼓里的人却把他的像扔在地下踩。人啊,你是真不知你有多大的罪啊!这时警察们来了,骂骂咧咧地说些尖刻而嘲笑的话,把她押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他们对余秀琴施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用胳膊肘擂胸口,用膝盖捣后背,用鞋底的棱边打屁股,推倒后用脚踩、踏。指使吸毒罪犯人集体上,群殴,谁要是不打就打谁,其中吸毒罪犯张利、古利君、汤红梅、李小玉叫嚣得最厉害,打得最狠。余的两根肋骨被打断,痛得昏倒过去,他们又用毛巾捂住嘴,用方便面调料兑的水从鼻子往里灌;强迫她爬起来,恶徒门全秀(看守)跑过来不仅不制止反而把余大骂一顿,明目张胆地给坏人撑腰,然后给余又换了一个号子。更为残忍的是它们还轮流用手挤乳房,号称挤奶,痛得她撕心裂肺,惨叫不绝……

大法弟子杨秀莲53岁,因发真相资料和女儿一起被抓,被挤的鲜血顺着乳头一滴一滴往出流,这伙暴徒却邪淫地怪笑。流氓成性的它们还用牙刷刷她的下身,用牙刷戳进阴道乱搅,直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肯罢手。最后看到人快不行了,怕出人命,就通知其家人拿一千元保出去,直到7月19日才放回家,此时余秀琴已被折磨的面部变形,浑身青紫,伤痕累累,肋骨折断。

从2000年3月起,这帮邪恶之徒追随江氏集团昧着良心迫害大法弟子时,心里也很清楚大法弟子是好人,可是为了保自己的乌纱帽,保自己的稳定收入,保自己的权益,不相信善恶有报,黑着良心违法乱纪,放着大案要案不办,开着警车,大街小巷呼啸着抓捕大法弟子,把个山清水秀的古汉中折腾得一片黑色恐怖;焚书、毁像、抄家、办洗脑班、跟踪、盯梢、株连亲友等等,在无神论的蛊惑下无所顾忌地干绝坏事。

“善恶有报”“人不治天治”这是永恒的天理。政保科的邪恶之徒刘德患鼻癌;科长马干安坏事干绝,已是病魔缠身,睡、坐不宁;张口就骂的许固录也是一身病,生不如死。就这样他们还不思悔改,不知回头是岸,反而变本加厉地叫嚣“打死法轮功算自杀”给看守所里那些“人渣”撑腰,使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大法弟子。

“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那些无恶不作、为非作歹的邪恶之徒,你们谤佛毁法、迫害大法弟子,对主佛、对大法、对修佛修道民众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已经铸就了你们可怕的命运,邪恶之首江泽民已经触犯天条,万恶不赦,它的邪恶栽赃、造谣正在将不明真相的人们带入毁灭的不归之路。那些参与迫害大法仍不醒悟的人,将在那永无休止的层层灭尽的地狱煎熬中,偿还迫害法时所造下的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