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恶警阎红丽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2月21日】我在明慧材料上多次看到《唐山恶人榜》上有个叫阎红丽的恶警,现将我所知道的此人的情况反馈与你们,以便广大学员知道一些她的丑行、罪恶和内幕,震慑邪恶。

阎红丽,女,大约三十岁出头,但长得却非常老相,象四十多岁的人,人高马大,有一副男人般的大手,打起人来凶神恶煞的,邪劲也大,我们有个女大法弟子1.7米多的大个子,阎红丽可以将她一抡抡个跟斗,当然也是因为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她不但打大法弟子冲锋陷阵,也是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急先锋”之一。她原本只是一个教育科文艺队的普通警员,大法弟子被抓进劳教所后,她被调到专管队,她觉得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削尖脑袋拼命往里钻,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由于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踏着大法弟子的鲜血得以发迹,一下子爬上了现在专管队队长的职位。

所有到达这个劳教所的学员,坚定的大法弟子几乎都经过她的手迫害过,她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手绝活。我也曾被她迫害过,有一次她将我的双臂扬起,胳膊与身体成“丫”字状,将双手绑在窗棂上,她不是将手绑住就行了,而是将你的手腕拧成一个麻花,然后用束缚带死死地捆在窗棂上。当时我的左手是被她捆的,另一只手是被另一个恶警绑的,这个是个实习的,她还没学会这个损招,捆完后她们就走了,派人看着,那是个由四面透风的简易库房改成的所谓“教室”,当时天气非常冷,由于手腕绑得太紧了,手上的血液已经不流通了,很快我的左手就失去了知觉,可能是生命的本能,也许是身体的本能,这只左手自己就往外挣脱,可是似动不动,后来就波及到了心脏,可能是时间太久了,大约有几个小时,屋里比屋外还阴冷,监控我们的人呆在外边太阳底下,等她们进来发现,将我卸下来时,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当时的痛苦无以言表。

她迫害大法弟子的损招多的是,要么将大法弟子反绑着双臂,脚不沾地地吊起来,一个树上吊一个,有的叫别人打,有的她自己亲手打嘴巴子,有的将脸都打肿了。2001年初,有一次她和恶警王学礼合谋迫害一个大法弟子,迫害的生命垂危,她就对王学礼说:没关系,今天她死了,我就给你做伪证。视大法弟子生命如草芥。事隔没多久,她突然销声匿迹了,大家都深感蹊跷,连监控大法弟子的劳教犯们也议论纷纷,对她的失踪感到奇怪,等到一个多月(大约五月份)上班后,她们都穿上汗衫了,她却顶着一个不合时宜的呢子帽,又让人感到疑惑不解,后来才知道,在她们当地8路公交车的两个车的司机有仇,报复,在一次相遇时,一辆公交车突然加速向另一辆公交车撞去,当时阎红丽就在其中一辆公交车上,当时撞得昏迷不醒,做了开颅手术,脑袋缝了二十多针,所以上班后就长期戴着呢子帽,心虚,怕别人看出来。对这件事她们自知有愧,不敢曝光,怕大法弟子知道她遭报应了,因此极为掩盖,严密封锁消息,但后来还是从她们内部传出来了。

她的罪恶罄竹难书,上述所写只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二三例,相信其她学员还有比这更悲惨的经历。

虽然阎自知遭了恶报,心里有鬼,不敢声张,但恶性仍然不改,迫害大法弟子依然猖狂,变本加厉,居然又爬到了专管队队长的职位,对大法弟子百般折磨、虐待。该恶徒必将遭到更加严厉的报应。

建议大法学员将她的丑行、恶行在她的居住地,亲戚朋友中给她曝光,这是我们保护世人,震慑邪恶的大善行为。

(阎的大概住址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具体地址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