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唐天贞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唐天贞,女,60岁,原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江北机械厂医院妇产科主治医生。自邪恶迫害大法四年多来,唐天贞坚持修炼法轮功”,江氏集团的黑手们一直不放过她,找各种借口把她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地方,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在劳教所一年多都不准和家人见面,在北碚和重庆市洗脑班内一年多,与家人完全隔绝,音信全无。这是大法弟子自己不要家庭和亲人吗?下面是正法弟子唐天贞在被关押的三年里(不同地方关押时间总计)所经受的迫害和她看到的一些情况:

一 非法拘押一个月并勒索钱财

2000年2月9日,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因在水土镇大梁坡与几位功友碰了面,被人告发,水土派出所说是“组织聚会”,把唐天贞送到北碚看守所,同时把她丈夫米加隆(大法弟子)送到北碚拘留所非法关押。唐关押一个月满后,看守所强行要求家属交了2000元取保金(本人不知情),敲诈勒索钱财。

她丈夫在被非法关押10天期间,拘留所采取卑劣的欺骗手段,共收取现金479元(本人按规定交了125元,但身上的另54元被搜走,未归还。儿子来到拘留所看望父亲时,被拘留所巧言骗去300元,说是给父亲上账,实际上被拘留所私自拿走)。

二 非法判劳教

2000年7月8日,水土派出所邓林与另一警察在晚上7点左右来到唐的家中,说是到派出所问件事,一会儿就回来。唐就穿着凉拖鞋空手被骗到派出所。去后就问:“是否要准备组织炼功?”,唐莫名其妙,炼功是个人行为,从未曾组织谁炼功,因此拒绝回答此问题。就这样,水土派出所王所长和王指导员(名字不详)非法扣押她两天,关在黑小间中喂蚊子、闻尿臭。(法律规定,无证据,24小时内应放人,他们知法犯法)。2月10 日,派出所又非法将唐绑架到北碚看守所。在非法拘押的38天里,无人过问(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理由来过问),就给了一张释放证。唐以为是回家,可是水土派出所却用车将其绑架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途中一直瞒着唐本人,一直到目的地才告诉。她本人及家人都不知为什么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判一年劳教,从这可看出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不讲什么法律。

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唐由于不承认自己做好人有罪,不背监规、不佩带劳教人员的胸牌、不穿劳教服、坚称自己是大法弟子,而受到多次体罚:如罚站一周,晚上睡觉才停止;罚蹲,蹲一天站起来路都不能走、腿痛了几天才恢复。劳教所内,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连解大小便都没有自由。并被超期关押,本来劳教一年,结果一年零两个月才放出来。

在重庆劳教所三大队,唐还亲眼看到功友张素芳被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最后被逼疯了。后来,唐离开了三大队,不知张素芳的后情(后来被证实,张素芳已被迫害致死)。不少坚定的功友被长期铐着,睡觉也铐着,整夜不能翻身、不能解便,痛苦得根本就睡不着,惨无人道。还有被关黑小间的、被警绳反绑的、被灌食的。特别是解大小便、洗漱很困难,大便常憋得难受。被体罚更是家常便饭。

三 被骗至当地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8个月

2001年9月19日,超期关押两个月的唐被放回家(当时一批大法弟子从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堂堂正正闯了出来,后来大部分被另一种方式继续非法关押——就是被绑架进“洗脑班”)。例如,在唐被劳教所放出来后,只在家中自由了10天。2001年9月29日,水土镇“610”头目彭毅骗厂领导及唐及家属,说是要集体学习几天。厂里用车把唐送到水土镇敬老院处。在那里,才知道是办的“洗脑班”,就这样又被非法关押8个月。

在“洗脑班”每天强行收6元伙食费,但每餐只供给一小碗饭、一样小菜。唐找彭毅要关押手续(因为唐知道此种关押是非法的,他们根本就拿不出什么手续)。彭毅跑到重庆“610”请示,“610”回答是:“对‘法轮功’不用讲法律,没有手续”。

唐刚被送进“水土洗脑班”不久,就在墙上刻上“法轮大法是正法”几个大字。被看管人员水土原工商局所长(已退休,名字不详)看到,报告了彭毅。彭毅派水土派出所警察把唐绑架到北碚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半个月。每餐只给不到5钱米的老菜根稀饭,并且没有油盐,把唐饿得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典型的虐待!

在水土洗脑班中,彭毅带领一些人要封堵过道的窗户,使过道昏暗无光,大家不同意,彭毅就采用强制措施进行施工,并狠掐功友黄中清的脖子,使其脖子留下清晰的红色手指印,于是大家绝食三天抗议。彭毅封堵过道窗户的目的是不让外面的群众看到那儿有被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真是做贼心虚啊!

她丈夫因为送了一份材料给唐,(上面有江氏集团的十几条罪状)被洗脑班的管理人员(原工商所长)发现,叫来彭毅及警察杨杰把决议搜走,彭毅还把唐的丈夫绑架到北碚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

水土镇“610”不仅非法关押唐,而且在唐的退休工资本上,强行扣除1954元的退休工资、强行向家属收缴106元的现金,共计2060元说是交纳的“洗脑班”管理费。

到2002年5月31日,水土“洗脑班”办不下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也没有被转化就拆了,唐这才回到家。

四 被北碚区“洗脑班”非法关押5个月

2002年9月28日,水土镇“610”头目彭毅把唐非法绑架到北碚区“洗脑班”(在北碚区新建党校内),绑架的借口是:“有人反映唐天贞在买菜时向群众讲了‘真、善、忍’好”。

唐在北碚“洗脑班”坚定信仰并且总是抱着乐呵呵的心态向“转化”她的人讲清真相,转变了这些人心中对大法的恶念。当然一些恶人也对其非法体罚:如克扣饮食;严寒冬日让她在窗口吹冷风;罚站;只准盖一床薄被。一个姓李的恶警一个月不准唐洗漱,当唐质问其是凭借哪一条法律在办事时,这位李姓恶警猖獗回答:“凭什么法?老子就是法!江泽民讲了‘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唐亲自看到有个大法弟子被罚站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深夜听到他被毒打的声音。最后该期“洗脑班”把两个大法弟子非法押至劳教所继续迫害,把唐押在重庆市“洗脑班”。

五 被重庆市“洗脑班”非法关押10个月

在北碚区“洗脑班”结束时,一个姓曾的恶人对唐说:“我们没有办法‘转化’你,把你弄到有本事‘转化’你的地方去”。就这样,唐被直接转到重庆市“洗脑班”(就是臭名昭著的“井口洗脑班”——位于沙坪坝区双碑先锋街松堡会议中心)。该“洗脑班”先用极其伪善的方式进行“转化”,使不少学员迷惑。(实质伪善的方式是最邪恶的,它直接利用了大法弟子的善良破坏了他们对大法与师父的正信)。10个月后,邪恶看到的确动摇不了真修弟子的心,释放了唐天贞。

* * * * *

唐天贞始终牢记师父的话;“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引自《致纽约法会的贺词》),所以在三年多的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坚持在“黑窝”中用各种方式讲真相,使一些人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美好,使邪恶的谎言不攻自破。最终,邪恶在大法弟子的坚定和慈悲下灰飞烟灭。唐天贞堂堂正正地从“洗脑班”中闯了出来。

其中有一个小细节,邪恶把唐非法关押且与世隔绝,谎称:外面没有人炼“法轮功”了;其他人都转化回家了,你一个人坚持有什么用;群众都反对炼“法轮功”,你看你,亲朋好友都不理你,都不来看你(实质是家里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关押何处且被拒绝探视)。后来,唐天贞的亲朋好友在得知她具体被关押地后,数十封慰问贺卡在她生日和过年时寄至“洗脑班”,以这种方式表达对大法弟子的支持,揭穿了邪恶的谎言。(邪恶不仅私自扣押大部分贺卡,而且还追问一寄贺卡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