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恶行(图)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广州市海珠区“610”自2001年4月在广州大道南1690-1694号“何贵荣夫人福利院”九楼开设强化洗脑班以来,非法关押过近百名被强行绑架来的法轮大法弟子。至今还有数名大法弟子在关押中,有的已被关押两年多了。以海珠区公安分局李瑞民为首的一群恶人,采取强制手段,非法无限期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每天长时间播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象,强行洗脑,目的是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恶警们采取全天贴身看管,强行灌输谤法恶言,对抵制迫害的弟子大打出手,大骂大叫,再不就把大法弟子用封箱胶捆在椅子上强迫观看录像,同时还诽谤师父,玷污师父法像,对女弟子进行人格侮辱。对不顺从其意者24小时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不准坐。只要一闭眼他们马上踢腿、打头、打脸、拔脚毛、推人,用钥匙敲头、用劲拍门、拍台子等,还经常拉弟子去广州第一劳教所女劳教所找邪悟的人围着攻击,或叫那些人来洗脑班。

对拒不服从他们邪恶迫害的大法弟子,它们就强行关到洗脑班十楼(楼顶天台)上私设的监狱里关禁闭,多则两个多月。十楼的监狱有两个监仓,各装有一个红外线彩色监视器,一个对讲监听器。监控室设在九楼走廊,有2台连接监视器的电视机,2台录象机,2台录音机,24小时严密监视禁闭在监仓里的大法弟子的举动。

监仓里有张用砖、水泥砌成的“床”,“床”的一头是厕所,比“床”还高,中间仅隔一堵矮墙。弟子在此洗澡,上厕所,九楼监控里的人看得清清楚楚。水龙头的总闸在外边。“床”对着用很粗的实心铁棍造的门,旁边的墙上开了一个小口用来递水递饭。其中一个监仓的“床”上被恶人用玻璃纤维板嵌压满了师父照片。在“床”与门之间很窄的通道上又砌了长长一条台阶,使大法弟子不能睡在床上也别想睡地上。有大法弟子紧贴着铁门靠着,恶警李清华就用冷水从头上泼下来,反复泼了几次。有大法弟子睡在“床”与厕所的窄窄的矮墙上,几个恶人就上来把她拖下来。不但如此,还常限水限食,不给洗漱用的日用品。停水时少则4.5天,多则十多天,不能洗澡,不能冲厕所。在监仓外有两台大风扇。夏天,天台的温度高达40多度,又闷又热,弟子大汗淋漓,但监管人员绝不会开风扇。还有两个大功率音箱,常日夜不定时地大开喇叭,噪音干扰,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被这样折磨。如大法弟子炼功马上就会被监管人员捆绑,打骂,开喇叭放噪音干扰。监管人员经常推迟送饭,有时只给一点点食物,有时甚至不给吃的,让大法弟子挨饿,弟子绝食抵制迫害,几个恶人就强行按住人灌食,大法弟子咬紧牙,恶人就扯头发,捏鼻子不让呼吸,恶警还告诉保安:“使劲捏,不用怕,死了不用你负责,白死。”要吃饭的不让吃,不吃了又要往死里灌。可见这帮人哪有人性,恶毒至极,天理何在?法律何在?


被绑大法弟子
这还不算,2002年12月初,开始对关押的大法弟子加重迫害。恶人李瑞民请来广州第一劳教所二大队的教导员李国明,管教黎伟成,亲自动手捆绑大法弟子(如右图):把弟子的双手反向背后,使劲向上拉捆住,再与肩头捆绑,两腿被强行盘起来且两膝被捆拢,间距只有十几公分,再把身体使劲下压贴在盘着的腿上又捆一番,整个人头朝下垂在两膝间捆成一团,被捆的人很难喘过气来。这还不算,最后又用从天花板垂下的布条吊着被捆在后背的双手,使臀部刚刚着地,然后恶人们一边骂一边把师父的照片及复印照片七八张塞到女弟子的上身,下身的衣、裤里,动作极其下流,捆一次塞一次。有的遭多次捆绑,直到被捆的人头晕、身体发紫,这时恶人才松一松。它们还疯狂叫嚣:“我们帮你炼功,帮你上层次,帮你是为了你好。”多邪恶啊!致使被捆绑的人全身疼痛,没知觉、头晕、手伤残,此酷刑使人生不如死。当放松时人都不能动了。恶人李瑞民还指使人把师父的名字用油漆喷在监仓厕所的坑里,边上,台阶上,地上,“床”上。弟子把字刮掉就遭毒打,捆绑,不给饭吃,阴冷的雨天拿走垫被。这样刮了喷,喷了又刮共3次。

另外海珠区“610”还对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的大法弟子采取跟踪,电话窃听,不定时到单位、到家里骚扰,街道居委会设专人看管,经常电话骚扰,更卑鄙的手段是找人冒充大法弟子向弟子要资料,妄图趁机抓捕为快。为此大法弟子的家属也极为反感,厌恶。

以上是大法弟子的亲身经历。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遭折磨,千千万万个家庭受磨难,有良知的同胞们,擦亮眼睛辨明善恶,不能再让这些鱼肉百姓的恶人逍遥法外,继续行恶了。国法不容,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