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路(一)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序言

人生大舞台,光怪陆离,千姿百态,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同而又相同的悲欢离合的故事。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哭着来到尘世,迷迷茫茫,寻寻觅觅,争争斗斗,喜怒哀乐皆为名、利、情,转眼间烟消云散,又哭着回归自然,这就是万古不变的人生轨迹。我有一个美满的家,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充满了成就感、幸福感,在滚滚红尘,自以为活得很不错,直到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突然明白原来我这几十年竟然“得意忘形”却浑然不知;那天我有缘读到了《转法轮》这部天书,有幸了悟人生的真谛 !从此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修炼法轮功的路,演绎出了一幕非同寻常的人生悲喜剧。

师父2002年2月1日在《大舞台》中说:“人世五千载,中原是戏台;心痴戏中事,陆离多姿彩;醒来看你我,戏台为法摆。”

为找到人生真理而欣喜

童年时代我是个好幻想的孩子,冥冥之中总有一种若隐若现的记挂,有时会做些异想天开的傻事,为此没少挨过父母的训斥。长大了,从小学、中学、大学到走上社会工作岗位,后天观念紧紧束缚着我,我变得循规蹈矩起来,几十年的磨砺失却了先天的自我,把我塑造成了一个特别听话的现代人,超出常人的理稍稍玄乎一点,我就不信。当中国兴起“气功热”,多少次有朋友拉我去学这个功那个功,我都推辞了,总提不起劲来。96年5月我硬被朋友拉去听一个气功报告,碍于情面,只好去应付一下。谁知这一发即不可收,那超常而玄奥的法理一下吸引了我,那都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理,从人体、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到穹大宇宙,一下把我的思维拓展、再拓展……原来人是那么渺小可怜却又自以为是,我震惊了!

随后让我意外的是,才听了几讲,身体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反应,走路两条腿轻得象没了似的,骑自行车上坡就象后面有人在推你一样,有一次外出,遇到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竟然真的安然无恙,令周围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诸如此类,凡是法理中讲到的刚刚走入修炼时可能会出现的现象,都在我身上一一应验,这让我十分吃惊。

封闭的思维打开了,我如同干渴已久的禾苗遇到了一场及时雨,突然明白幼时的“异想天开”原来并非完全空穴来风,冥冥之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求索与等待,原来要找的就是这部宇宙大法!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转法轮》,常常不知不觉读到深夜,畅游在浩瀚的宇宙真理的海洋里,每读一遍都会领悟到新意,真是博大精深、深邃无比!我知道了宇宙有一个特性,那就是“真、善、忍”,这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的,就是修炼,洗净自己,返本归真。从此以后,“真、善、忍”这三个字牢牢印在了我的心灵深处,成为我衡量一切的准则。

我走入修炼并没有想到治病,只为找到人生真理而欣喜、满足,但没料到的是,我原来患有的胃病、窦性心率不齐、肾结石、痔疮等久治未愈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一扫而光,真正体会到了没病的自在与轻松。在我步入修炼的初期就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品尝到了大法的甜美 ,我为人生中能遇到这样的机缘而感动不已,当时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幸福?得法才是最大的幸福!

洗涤之苦,苦中有乐

修炼是幸运的,但同时是艰难的。几十年迷于尘世,对照大法看自己,那种肮脏、那种低劣、那种对名利情的执著,紧紧的包裹着我,当我现在想要挣脱出来时,就象千万条绳索在死死地捆绑住我,让我动弹不得;当我真想把它割断时,却很难割舍。周围的环境在重重包围着我、制约着我,但这还不是主要的,我发觉真正栓住我的根本因素恰恰是自我,那种想舍又舍不掉的心灵折磨,一度让我进退维谷,处于两难境地。人世间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当达到一定境界时看那些东西其实什么也不是,但在初期修炼时这一切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对人充满了诱惑力。人看重的不就是名利情吗?人在迷中不就为这些而活着吗?割舍它真象割自己的肉一样的痛。这是我修炼中面临的第一次抉择。

记得那一天晚上,我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静静地坐在师父的法像前清理思想。我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深深认识到这几年随着人类道德的下滑自己也在不断地沦落,对很多不良现象慢慢见怪不怪,从洁身自好到放任自流,及时行乐的思想已渗入我的思想深处,陶醉于名利情的追求中乐此不疲。对照大法,知道自己当时正与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走越远,现在真想往回返,觉得很难,大法标准太高、要求太严,我感到距离太远想做而做不到,心在这种矛盾与痛苦中徘徊……。看着师父慈祥的脸容,想到大法的无比珍贵,我开始为自己的动摇而羞愧。

在我陷于尘世越来越迷失的时候,师父找我来了,救我来了,我却甘愿沉沦在这肮脏的苦海中舍不得脱出,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天法我却没有决心去苦修……我流下了忏悔的眼泪,心从矛盾中坚定地脱出,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无论今后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和考验,我认定了大法,跟定了师父,我必须快刀斩乱麻舍尽执著,洗尽污垢,做个真正的修炼人。

此后,虽然在修炼中遇到许多阻力与困难,我再没动摇过。我坚持用大法要求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当我舍不下执著时,我就背诵师父的经文《真修》:“……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一遍又一遍地默背着,直背到眼中盈满了热泪,我被包容在佛的慈悲中,我为自己的肮脏而愧疚,随之心放下了,自私肮脏的东西又从我身上消去了一层。

就这样在修炼的路上不断洗涤自己、净化自己,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搀扶着我、爱护着我,并为我承受着沉重的业力,让我从泥潭中渐渐脱出,人变得越来越轻松、纯净。那期间发生的小故事太多太多,有时间的话,我会专门回忆、记述那些有趣而意蕴深远的修炼故事,那是痛苦后的喜悦,洗净自己的过程中伴随着种种奇妙,每当自己跨过一个坎,师父要为我操多少心啊!

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自己在努力实践着。随着修炼,自己的境界在提高,道德在升华,这一切都容在平时的工作与生活中,在名利面前谦让,在误解面前宽容,在矛盾面前平和,产生问题后主动向内找,严格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慢慢做到为人处事的基点不再站在个人自私的立场上,而是首先考虑别人,别人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别人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那时候自己真的感到很幸福。

周围的人也对我说:“你真是越来越善良了,在当今社会里能守住这份纯净真是很难做到的。”也有人对我说:“法轮功能让人这么好,要人人都来学,那世界就美好了。”能让人看到修炼人好,看到大法好,这是我最欣慰的事!

十字路口的选择

1999年7月风云突变,一场急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一夜之间,深受广大民众欢迎的法轮功成了打压对象,来势凶猛的对法轮功的围剿,一下把人数众多的修炼人推进了痛苦的深渊,中国大地笼罩在一片恐怖肃杀的气氛中,许多善良的修炼人被非法抓捕、关押,多少个家庭被搅得鸡犬不宁、支离破碎,国家又一次陷于“政治斗争”的动荡之中。我被惊呆了,我实在想不通,这么好的大法,给多少人带来了身体的健康,让人类社会道德回升,给世界带来美好与光明,怎么就被这样诬蔑得面目皆非?那时候层层开始摸底追查哪些人炼法轮功,瞒报漏报的追究各单位领导责任,就这样把方方面面的人都卷入了这个所谓的“政治斗争”中而惶惶不安。

历史上的政治运动已把人搞怕了,当什么问题一旦被上纲上线到政治问题,那可怕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文革”中连国家主席都未能幸免,何况平民百姓呢?那时候我的家庭和所有炼法轮功的家庭一样,承受着强大的政治压力,所有的亲人都生活在恐慌之中。他们团团围住我,轮流着看住我,一度我被自己的亲人像囚犯一样监控起来,不得离家半步。家人恳求我为了大家的安宁就不炼了吧。这怎么可能呢?于是很快,亲戚们都被召集来了,这个求我,那个磨我,这个在哭,那个在喊,乱成了一窝。同时,因我当时还是个党员干部,层层的压力接踵而来,上级找我谈,单位开会批,所谓层层“帮教”,那空气都能让人窒息,好心的人都在为我捏着一把汗……

如此沉重的压力我从未遇到过,亲人们的缠磨,令我难以招架,身心疲惫至极;方方面面的痛苦与惶恐,煎熬着我的心,那时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啊,真是苦不堪言……

我感到自己已走到了生命的十字路口,这并非对师父产生怀疑,大法已在我心中深深扎根,谁也动摇不了我。无论舆论怎样地鼓惑人心,全是造谣中伤、断章取义,我心里明白得很,一切不过都是为打压找借口而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历次政治运动整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但我痛苦的是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就象一个还没学会走路的孩子仍需搀扶、指点,在这个出其不意的大难面前,我该怎么走?当时只感到雾蒙蒙的一片,路在何方?

在那乱纷纷的险恶环境中,邪恶制造了假经文。我由于未学好法,陷于名利情中还很深,竟信以为真,迎合了邪恶的要求,认为暂时退避保全自己是为了有个能继续学法修炼的环境。于是在高压下违心表态放下修炼,在关键时刻作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一个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选择,给自己修炼抹上了一个永远也抹不掉的污点。虽然我当时想不到看到的是假经文,按着意思去做了,但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心很痛很痛,总觉得不太对劲。其实真正以法为师,应该明白这样做是错的,是与师父所讲的法理违背的,但人心捆住了我,就这样在心灵的煎熬中苟且偷安了一段时间。此后又面临过几次表态,我都以狡猾的人心躲开了,然而回避是不可能的,修炼终究要你作出抉择。

终于,在99年国庆前后,我知道有个大法网站--《明慧网》,那就象茫茫黑夜中的一盏明灯一下照亮了我的路,让我从迷茫中清醒。看到那么多同修在险恶面前不退缩,放下生死护大法,我感动得哭了。对照自己,我羞愧得无地自容,自以为在真修,可到了关键时刻却悟不透法理,完全陷于常人之中不能自拔,在考验面前乱了方寸,我无颜面对救度我的恩师……那一晚我彻夜未眠,想了很多很多……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必须马上弥补我的过错!但真想做时,许许多多无形的手在拖住我,当时我还是个担任一定职务的党员干部,严酷的现实带给我的承受,我都有充份的心理准备了吗?怕心随之一波一波地涌来,我又一次明白自己陷在人中有多深,真要从人中走出来有多难!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啊,眼泪打湿了我的枕头,面对又一次抉择,我又一次进退维谷,不明白时想明白,真明白时却徘徊,人多自私呀,真感到身上每个细胞的最微观处都嵌满了污垢。

为了自己,为了众生,我必须从人的观念中解脱出来,我必须放下生死走出来,证实大法!我知道了我该怎么做,我不再徘徊!

师父给我创造提高的机会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首先我必须否定我过去那羞辱的一页,于是我给有关领导写信,告诉他们自从被迫表态后我的良心谴责与心灵煎熬,那是人性的强行扭曲;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珍贵,我得法的幸运与大法要求我做怎样的好人;郑重声明全盘否定过去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从现在开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信发出后我很平静地等待着发落,我已作好了充份的心理准备。也就在那个时候,单位“一把手”被上级找去了,回来一脸愁容,我侧面问问何事,马上对我吼起来:“你还不知道吗?下午开会”。我知道暴风雨果然来了。那时候,我已无法保持平静,真面临时,强大的怕心一下泛出,回到家里,发觉人控制不住地颤抖不停。我一遍遍责问自己:怕什么,不就名利情的伤害吗?眼看着这么好的大法、这么慈悲的师父在被攻击你能无动于衷吗?眼看着那么多修炼的好人在被迫害你能无动于衷吗?眼看着众多无辜的世人在被谎言毒害你能无动于衷吗?你放下了生死了吗?终于我控制住了心底的恐慌恢复了平静。

下午开会,我平静地走进会议室,迎接那暴风雨的到来,哪知竟是一场虚惊,是单位遇到了另一件棘手事。但事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却等于发生在我身上一样,它检验了我,测试了我的心,证明我还没有达到那种危难面前坦然不动的境界,我知道了自己的差距,我感悟到是师父给我创造了这样一个提高的机会,扩展了我心的容量,为我今后的正法之路打下了基础。

此后,竟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是领导们保护了我,我为他们的正念而由衷欣慰,但是我不能就此满足,我应该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摆正心念,换来他们未来的平安与幸福。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