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被关押大法学员集体否定迫害的历程

【明慧网2004年2月24日】邪恶迫害法轮功已达四年之久了,它们除了在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给大法修炼者造成了一定的魔难与痛苦之外,是无法动摇真修者的修炼意志的。就象师尊讲的“因为你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大法坚不可摧》)。纵使修炼的路上有跌倒时,但在师尊的慈悲感召下,真修者毅然爬起来,重新做好,去完成那史前的誓约,不错过千百万年的等待。

2002年12月,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二小队,全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声明在高压强制下的所谓“转化”全部作废,声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此事发生后,震惊全所的恶警及邪恶头子,对很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起到了促进和鼓舞的作用。在这个被人称做现代“渣滓洞”的邪恶之地,法轮功学员不畏严寒风雪,重新站了起来。

自从99年7.20开始,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疯狂地进行着迫害,无论谁只要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便会被非法抓进黑牢残酷折磨。在这种史无前例的高压迫害下,使一些学员在怕心的作用下精神意志崩溃,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不应该、也绝不能干的事,向恶人妥协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悲哀同样在二小队学员心中越来越强,他们觉得对不起伟大师尊的期望,同时更为自己没有真正从“放下常人心”“从走向超常人的死关”中挣脱出来而痛苦。在劳教所那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下,法轮功学员如一个“走夜路”的人,在谎言与欺骗的黑暗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每天大量的劳役任务接踵而来,如果到期交不上货便会被打骂、责罚。而精神方面的迫害更重,每看完一个洗脑录像,恶人便逼着大家写一个感想。如果感想达不到它们的要求,便会拿来做为借口迫害大法学员。日子久了,大家开始反思了,“自己来这里是干啥来了?”开始悄悄地沟通,交流。最后大家总结出:就是因为学法不扎实,不能在理性上认识法,才会被邪恶钻空子,以致没完没了地干扰与迫害。同时长期的封闭洗脑,使很多以前领悟的大法法理,被邪恶在记忆中删除了。如果要重新做好,大家必须要多学法。因为师尊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有了这个认识后,大家觉得自己都觉醒了。二小队是由被非法劳教1——3年的大法学员组成的,年龄在20-60岁间,文化程度高低不等。但不论职业贵贱,文化高低,最难能可贵的是她们都还有一颗修炼的心。可是在那种环境下上哪去找法呢?他们把所有自己会背的法全部写下来,大家每人一份,利用恶警让大家生产劳动的时间背法。后来大家逐渐得到了更多外面传进来的新经文,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大法坚不可摧》、《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正念》……师父从2000年后的新讲法。大家心情激动的无法形容,深知这是师父对我们的慈悲。

通过学法不断加深,在二小队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正念越来越强。大家利用劳动、走路、洗脸、睡觉等一切时间,如饥似渴地背法。整个学法的环境打开了。回想当时的情景,用师父讲的话:“你们的学法能学得好和不好,那是你们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那是你们能够脱胎出来的根本保证。”(《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师尊的这段话恰恰是二小队每个学员当时心里的感受。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提高。这时大家听说了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前两件事,大家没问题,学法是时刻在学;发正念时只要一到整点,大家相互提醒马上自觉静下来,虽然不能立掌,但每个人都能用纯正的正念清除邪恶。可是这第三件事,对当时在二小队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们来讲,难度是很大的,因为长期的迫害使每个人的怕心都加重了,面对邪恶时多少都有回避的态度。那么怎样才能突破这层障碍呢?大家一致认为还是要多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真正破除这层障碍。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大家深深的体会了师尊的那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真正涵义。有了正信、正念,接下来就是正行了。终于,一次在恶警严厉疯狂地对二小队进行所谓“摸底答题”诋毁大法时,大家不是再象以往一样绕圈子,而是正面地回答了藏在心中一直不敢说的真话。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徐玉顺(延吉市人)堂堂正正地回答了法轮大法的特点,法轮大法是正法,学者人人受益,是一部修炼大法。还有孙忠敏、张乐昆、安荣凡……大部分大法学员也都谈了自己一直压抑在心里的真实想法,并讲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这些发言犹如一颗炸弹,恶警气得发狂,疯狂谩骂,狼狈地摔门而去。而每一个二小队的大法学员此时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坚定,同时更理解了正法的涵义。这件事给恶警以很大的震惊。

第二天恶警们便开始对“发言”中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恶警用电棍电大法弟子孙忠敏(舒兰人)时,她不但没被邪恶吓倒,还坦然地在恶警面前立掌除恶,使恶警的电棍飞出去很远,这样的行为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在全所办的洗脑班上,二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孙景云(吉林市人)面对恶警的逼问,堂堂正正地回答:“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大法!”恶警们气得脸色大变,此事也在全所恶警中震动很大。二小队这次的集体行动在证实大法的同时,也是向劳教所恶警宣告其强制转化的破产。这件事后大家悟到为什么师父一直让我们注重“整体”,发挥“整体”的作用,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法中缺一不可的粒子。

不久,二小队法轮功学员张晶波(延吉市人)坦然地把自己准备已久的第一份声明书堂堂正正地递给了恶警,这份声明说明“转化”作废的同时,也声明了坚修大法紧随师父正法进程的决心。这是第一份敢于当面交给恶警手里的声明,恶警震惊的同时也在迷惑,猜不出平时沉默寡言的张晶波是受了谁的影响才会有如此大胆之举。随第一封声明信的开始,第二封、三封、四封……等声明书全部交到了警察手里。整个一大队恶警震惊之余开始派出犹大调查谁是这件事的主谋,好用来打压,但最后毫无“收获”。最后在“谁是头儿?全是头儿。”的结论下草草收场。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不仅仅在二小队体现出来,也带动了整个一大队。

二小队全体声明没几天,一小队马上有法轮功学员交了声明,四小队、五小队、三小队都有如波浪般一波一波都交了声明书表明了自己坚修大法走正法之路之心。压抑的气氛环境马上不一样了,每天大家即使只有擦身而过的机会,都会以单手立掌来提醒对方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面对正念越来越强的大法弟子们,邪恶也开始退却了。这段时间,大家利用每一次恶警给答卷的机会(写“思想汇报,感想”)等在里面讲真象,彻底揭露邪恶、证实法,要求政府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并郑重地在每天揭露文章篇尾写下:大法弟子×××的署名,全盘否定了“非法劳教”,大家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刘长春(长春市人)被劫持进劳教所后一直坚定信念,她和另三名当时坚定的大法弟子赵春艳(长春市人)、张桂兰(长春市人)、张文珍(辽源人)一起坚定地维护法,二小队的环境也更好了。大法弟子王晓慧(梅河口人)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一系列事件后,恶警开始反扑了,他们把二小队大法弟子李淑杰,调到一小队,并开始迫害。在恶警的授意下,几个犹大在半夜把李淑杰打得惨叫连连,惨叫声使整个一大队都能听见。终于,二小队法轮功学员刘月霞第一个挺身而出,制止犹大行恶,并大声质问:“你们帮教为什么打人?谁允许你们私设刑堂?”而这时其它小队也有大法学员冲出。这时恶警李颖怕事情闹大,出来干涉,并大声喝骂这些敢于站出来的大法弟子。针对此事,二小队大法弟子孙景云写了长达几篇的揭露文章,彻底揭露了劳教所恶警利用授意犹大:私设刑堂,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逼迫转化,以武力、暴力对待不决裂学员,……等揭露文章。孙景云不畏生死,直接把揭露文章交给恶警面前。面对孙景云的正念正行,恶警退怯了,它们怕自己恶行败露,随后在“全不知情”等借口的掩盖下草草狼狈收场。通过这事,孙景云悟到了师父的法理“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象,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邪恶从硬的手段方面下手不好使,便又用软的手段来转化、收买人心,以便为自己所利用。

2003年3月,恶警们为了利用法轮功学员给其办事,假借给法轮功学员王淑珍(松原)、王淑清(长春)两人“减期”以此来收买人心。但在利益面前,王淑珍、王淑清正念正行不被“减期”所动,并当场证实法,把恶警气得火冒三丈当场把减期书撕得粉碎。她们的正念正行又一次粉碎了恶警的转化梦。而法轮功学员孙淑兰因为不配合恶警,坚决不给同修打所谓的“诬蔑”事实材料,被恶警左右开弓打耳光。二小队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抵制迫害的事例随处可见。环境局面打开了,大家坚持整体配合好,一切以法的基点看问题,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

从2002年12月至2003年4月间,大家以大法弟子署名并证实法的材料已达几百份,此事传到所里令邪恶头子震惊,给一大队恶警压力命令他们把所有写“大法弟子”的学员全部转化。命令下达后,一大队恶警开始针对二小队的全体学员开始迫害。首当其冲的便是大法弟子刘月霞,让她每天写一封感想,并以“劳教人”署名。可是刘月霞在电棍、拳打脚踢、洗脑、不让睡觉……各种刑罚迫害中,并没有屈服,而是照样在每一篇正法感想上堂堂正正地写下“大法弟子刘月霞”的署名。恶警更疯狂了,由一天电刘月霞一次变成了早晚两次。二小队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每天集中精力除恶,把刘月霞的事当成自己的事。

劳教所邪恶头子又把全劳教所最邪恶的恶魔张晓辉派到了一大队二小队准备镇压。这个恶警来的当天就嚣张地嚎叫着,扬言要“杀鸡给猴看”,要抓“头儿”来迫害。全体二小队大法弟子没有被这恶警吓倒,每天除学法外每时每刻都发正念,以此来彻底铲除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用限时遭报等正念来窒息邪恶。恶警张晓辉没几天就被车撞遭了恶报,她伤好回来后再也不敢回二小队了,因为她怕管不好丢了她的名声。

这段时间,恶警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为,所犯下的罪行,法轮功学员们都记录下来了。但由于恶警把这里和外面封闭得非常严密,致使这些揭露邪恶的文章送不到明慧网。针对此事,每个大法弟子在学法之余,开始深思了“我们只是在这里证实法,基点是否对?”“这个不能学法、不能炼功的环境是我们待的地方吗?”

通过学法,大家意识到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救度众生,那么我们就应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外面去,去学法,去炼功,去讲真象救度众生。当正法修炼的基点明确后,大家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久,大法弟子张晶波在师父的保护下以“所外就医”形式,第一个堂堂正正地闯出了邪恶地,回归了正法洪流中。大法弟子孙景云、王冬梅本来到期时被恶警再一次加期不能回去,但她们通过正念正行,把“已定”的事实改写,按期回家,并投入了正法进程。大法弟子刘长春同样坚决抵制旧势力的安排,在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不能行走,最后是被抬回家去的。可是一回家,大法的奇迹在她身上出现了,没多久就康复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一幕,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是的,我们大法弟子不讲常人的团结,但是我们都在为正法尽心尽力,那么你的事就应该是我的事,我的事就应该是你的事,只要是以大法弟子的思想站在正法这个基点去做一切事,把全部大法粒子“聚之成形”,那么邪恶就再无缝隙可钻了。

以上所写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编注:在任何情况下,大法弟子都要保持正念正行,严格遵守大法禁止自杀的要求;不能象常人勇士或常人承受迫害一样、违反大法原则地去抗议迫害。大法是威力无穷的,只要我们坚持做好师父讲的大法弟子三件事,一切自在其中,就能否定旧势力黑手的一切安排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4/黑嘴子劳教所被关押大法学员集体否定迫害的历程-68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