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们同在大法中修炼成长 今天我们携手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2004年2月24日】最近明慧网刊登了几篇关于大法小弟子的文章,像《小弟子们的昨天和今天》、《小弟子们的昨天和今天(续)》、《身边的小弟子的故事》、《纯真可爱的小弟子》等。这些文章使我想起了我许多好朋友们(大法小弟子)在修炼和正法中的故事。

在7.20之前我们地区的小弟子特别多,每个寒暑假我们地区都会组织一期“少儿集中学法”,每次集中学法都是10天左右(食宿都在那里)。在辅导员阿姨、叔叔的带领下,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自己修炼提高后的心得体会,非常快乐。我们分成好多组,每个组有十多个小弟子,由两个辅导员阿姨、叔叔领着。每天早上5点起床集体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上午学习一讲《转法轮》,下午学习一讲《转法轮》,其余的时间我们就在一起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或交流自己的修炼体会。就这样我们9天学习两遍《转法轮》。最后一天开一个交流大会,有许多小弟子上台发言,谈自己在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在培训期间我也结识了很多小伙伴,有很多小伙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至今想起他们来,在修炼中还能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启发。

在我们学法小组上有一个叫小月的小弟子,她的天目是开着的,可以看到法轮和一些另外空间的景象。当时在学法组上小月才6岁,你别看她年龄小,修的可好了。有一次同学欺负了她,她哭了。回家后告诉妈妈说:“今天我没守好,有一个同学欺负我,我哭了,没做到修炼人的忍。”

我们学法小组里还有一个叫小天的小弟子,当时小天10岁,人很憨厚,少言寡语。在集中学法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组在一起交流修炼体会,辅导员阿姨叫小天谈谈,小天很腼腆的说:“这件事在你们看来可能算不了什么,但是在我看来,是去掉了一个大执著。就是刚参加集中学法的前几天,辅导员阿姨纠正炼功动作,每当辅导员阿姨说我的炼功动作做得不错的时候,我就很高兴,老想在别人面前显示显示。可是后来我发现这是一种显示心,我就努力地去掉它。现在我觉得我没有这颗心了,不会再去想显示给别人看了。”当时我听了小天的交流之后,觉得很惭愧,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去掉这个执著。想起来,现在我的显示心还是很重。尤其在大法工作中,老想给别人显示显示我做了多少大法工作,在大同修中是不是也有这种现象呢?我们一定要去掉这颗心,以免被邪恶钻了空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给大法造成损失。

在集中学法的最后一天开交流大会,有许多小弟子上台发言,从发言中可以看到小弟子在这十天中一点一滴的提高。有的去掉了对零食的执著、有的不再执著看电视、有的更能忍让别人等等,就这样一次集中学法下来,我们每个小弟子都会提高很多很多……

正在我们盼望着每期集中学法的到来时,99年7月20日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们的修炼环境也被破坏了,就这样我们大法小弟子踏上了证实大法的历程。

在2000年10月1日的时候,我们市很多大法弟子都去北京上访。也有很多小弟子去。我们租的车上就有4个小弟子,我们在少儿集中学法中都曾经见过面,有的还是一个组的。在北京的临时住所内我又见到了好几位我认识的小弟子,我们同大同修们一起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那句封存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一群恶警上来就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连小弟子也不放过,有好几位小弟子被抓了进去,我和妈妈还有几位同修跑了出来。这次去北京的小弟子小敏被全校通报批评,但这丝毫未动摇小敏对大法坚定的心。我回来后,警察也多次到我学校找到我的班主任,要求她开除我。2000年底我被迫流离失所,我那时才12岁,还没有上完小学就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在流离失所的过程中,恶警仍找到我姨,说要送我进少年劳教所,真是邪恶至极。

在镇压中我认识了一个叫文彩的小弟子,我认识她的时候她13岁。她在学校里同学都知道她炼法轮功,她在学校的学习成绩非常好,老师很欣赏她,从她身上也让人们看到了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是最好的。有一次,一位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诬蔑大法。文彩立即发正念,那个老师一下子就忘了词了,问底下的学生:“我刚才说到哪了?”后来文彩的母亲被非法劳教,由于在劳教所看不到经文。文彩就用智慧把经文送到了母亲的手里,使劳教所内的许多同修都看到了经文,后来被恶警发现了,不再让文彩见她的母亲,文彩说:“能让劳教所的同修看到经文,不让见母亲也值!”文彩还在暑假期间同别的小弟子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并且安全返回。

广吉是我们在少儿集中学法中认识的,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当时广吉9岁,现在应该16岁了。7.20以后广吉一直对大法很坚定,因他家住在市政府宿舍,所以他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在回家的路上把市政府宿舍的墙上贴满了大法真相标语,有的时候在去亲戚家的路上把公安局宿舍里边也贴满了真相标语,很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2000年底,我们地区开始陆续建立真相资料点,在资料点上大法小弟子也起着很大的作用。

有一个资料点有两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小弟子,他们在资料点上起着很大的作用。忍受着孤独的工作环境,印刷资料。两个人搬纸,一个人能搬很多纸。夏天他们的住所内没有电风扇,热得满身是汗,而且蚊子也很多,他们被蚊子咬得全身都是疙瘩,但是一点也没有怨言,总是乐呵呵的。

还有一个资料点上有一个15岁的小弟子,他不是我们本地的大法弟子,是随亲人流离失所到我们地区的。在资料点上他编排了很多真象光盘,真象光盘做得很漂亮,片头设计的很美,这些光盘在我们地区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阿山,我们在少儿集中学法以前就认识,那时阿山15岁,当时由于阿山长得非常高,我们都叫他大哥哥。阿山99年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被拘留了半个月,后来被恶人迫害得辍学,当时阿山17岁。辍学以后就一直跟着他妈妈做真相资料工作,我们在一起住了近3个月,阿山做事比较认真,而且很注重小节,也很节约。有一次我裁不干胶招贴,没有裁整齐,阿山就给我指出来说:这样有损大法形象。然后阿山又仔细的修整了一遍,他对大法负责的那颗心,让我很敬佩,觉得自己也一定要做好。后来阿山被恶警绑架,前一段时间得知他被非法判了刑,但他在监狱里坚持着对大法的信仰。

三水,12岁得法,参加过两次师父面授班。大法遭受迫害后,三水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曾遭恶警的殴打,还被拘留半个月,那时三水才18岁。后来三水的母亲被劳教,三水被迫流离失所。三水不是我们地区的人,他是一个人在外地流离失所。三水在我们资料点上的作用很大,他负责我们资料点打印机的维修。在他来资料点之前对打印机和电脑一窍不通,但来资料点后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维修打印机了,对电脑也很精通。没有人教他,全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三水还会用电脑做贺卡,有好多地区的大法弟子都请他做贺卡,春节期间他做的向师父拜年的贺卡上了明慧网

小云姐姐,她也参加过少儿集中学法。我们的资料点刚建立的时候,小云姐姐给我们送资料。一个女孩子骑着三轮车拉着很重的资料和纸,一点也看不出累来,干起活来毫不比我们男孩子差。小云姐姐也没有怕心,出去喷漆一个人能喷很多。挂真象条幅,扔的很准也很高,心态很好,一点也不紧张。有一次,我们去和送真象资料的同修见面,被恶人跟踪,小云姐姐就让我们先走,她去引开恶人。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全部安全走脱了。

夏纹,在少儿学法培训班上我们曾经是一个组的,当时夏纹9岁,现在已经16岁了。2000年10月1日上北京证实大法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起去的。4年后的今天,夏纹已经是电脑高手了。对下载资料、收发电子邮件、打印真象资料都很精通,在资料点上起着非常大的作用。

我们这些大法小弟子,童年是快乐的,因为我们的童年是在大法修炼中度过的。99年7.20之前,我们曾经在一起学法、修炼,非常快乐,有些彼此间都是很要好的朋友。邪恶镇压以后,这种修炼环境被破坏了,但我们小弟子并没有因此倒下。虽然我们不能再在一起学法、炼功,有的甚至几年没有见面,被迫害得天各一方。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因为法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都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什么,我们彼此也都在为宇宙正法力所能及的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相信有一天我们会重新聚在一起,那时候我们会自豪的把自己在正法中的经历讲给对方。

因文化程度有限,有些用词不恰当,请各位同修叔叔、同修阿姨多包涵。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