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仙桃市大法弟子梁祝安、童冬香被迫害事实

写给检察院的申诉书

【明慧网2004年2月24日】

仙桃市人民检察院:你们好!

我们是仙桃市的法轮功学员。仙桃市居民梁祝安于2003年12月17日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现安危情况不明;仙桃市居民童冬香在2003年7月17日被绑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就被送往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一直到11月15日,童冬香都在绝食抗议,现在生死不明。

仙桃市已经有两位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张爱姣和沈德明,因坚持信仰,被不法人员迫害致死。尚有正念的人们都不希望悲剧再发生。希望你们接受我们作为公民代表梁祝安和童冬香所写的申诉书、调查事实,制止悲剧再发生,并对相关责任单位和相关责任人提出公诉。

我们清楚地知道,江泽民集团劫持了公、检、法、司和人大,利用其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江泽民集团既是立法者,又拥有法律解释权,既是法官,又是检察官,既是证据鉴定专家,又是辩护律师,毫无公正可言。所以我们先在仙桃市人民的良心法庭上进行申诉(以传单形式在全市散发),并且,这份申诉书作为原始的材料证据将在适当时机向国际法庭递交。

一、作为千千万万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梁祝安和童冬香进行如下申诉:

第一、定“法轮功是×教”不符合1亿多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受益的事实,也没有法律依据,这只是江泽民个人决定和新华社评论员文章的“决定”。至今为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一条法律明文规定。由于法无明文不定罪的刑法原则,所有四年多来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虐杀、酷刑、拘禁、精神洗脑都是非法的。

第二、法轮功学员们讲真象中的各种行为,比如进京上访、发真象资料及插播电视等等,都是正当的和正义的,都是符合法律的。所有媒体都掌握在江泽民集团手中,它们一方面绝口不提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无数的虐杀和酷刑,绝口不提法轮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使上亿修炼者身心受益的事实。另一方面,它们极尽造谣栽赃陷害之能事,编造所谓“1400死亡案例”、“天安门自焚案”、及所谓的自杀、杀人等谣言。在这种极不公正的情况下,发真象资料及插播电视等等正义之举维护了所有公民的知情权。同时也是在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检举权、监督权,检举监督那些不法官员和恶警们的无法无天的行为,不让它们肆无忌惮地作恶。另外,讲真象的一个最大目的,是为了唤醒被一边倒的宣传所蒙蔽的世人,使他们树立起善念,生出对真善忍的向往,记住“法轮大法好”,从而使他们真正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第三、江泽民集团倾尽国力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中央到省、市、县、乡都设有凌驾法律之上的610办公室,全国的劳教所、无数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转化”,从一个真正的好人转化成一个任江泽民集团摆布的奴才,让学员背叛真、善、忍,出卖师父和同修,放弃自己的灵魂,象行尸走肉一样活着。而所有的恐怖手段、所有的媒体造谣又造成了不了解真象的人们对真、善、忍大法的无端仇恨,从而使整个社会和众多世人的未来充满重重危险。从法律角度来看,至今还没有一条罪状足以描述江泽民集团的罪行,希特勒所犯的群体灭绝罪对江泽民来说都是显得轻飘了,所以有人说江泽民犯了灭绝人类良知罪。

二、梁祝安的申诉材料

梁祝安,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公民,法轮大法弟子,她已60岁了,被非法关押三次。

2001年6月,梁祝安第二次被抓之前写了“严正声明”寄给了仙桃市委“610”办公室和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关押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沙洋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8千元取人。她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的小儿子,只差半年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仅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的大儿子不放弃修炼也没有了人身自由,只有老伴一人在家,哪有八千元呢?

“610”和政保大队的这些恐怖分子确实无一点人性,2001年10月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老太太送入新里仁口第七期“洗脑班”进行身心的折磨。刚一进去,梁祝安老太太就被龙华山办事处团支部书记洪刚、徐波等三人拳打脚踢(还有一名打手姓名不知道,望检察院调查)。洪刚用皮鞋猛踩梁老太太的肚皮。直至把她打得昏死过去,小便也失禁了,再放入冷水缸浸醒,恶徒说这就是“洗脑”。此后,市公安局的杨叔华(音)多次到洗脑班迫害她,去一次打一次,梁老太太质问它:“你怎么不打你的爸爸!你怎么不打你的妈妈?!”洗脑班为了让梁祝安“转化”,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看就叫几个人抬去按在板凳上面强行坐着,前后左右按头压背架着看,不看就打,用乒乓球拍抽打得倒在地上,再拖起来打,就是叫你看。梁祝安坚决不看,打死也不看。直到2001年底,新里仁口第八期“洗脑班”在众多大法弟子的坚决抵制下,洗脑班破产,梁祝安才被放回。

2003年春,她的小儿子从劳教所放回,在劳教所的迫害下已经向恶人妥协,不敢炼了,身体被迫害得不行了,头发快脱落光,只留下一块头发,到医院检查有三个“大三阳”。八方的亲戚都来了,梁老太太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向亲戚朋友讲述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她以前身体很差,六月天都要穿军大衣,戴帽子,围围巾,当时看《转法轮》,看到第四讲时,浑身发热,她觉得大法太神奇了,从此以后走上了修炼的路,身体也健康了,看上去不象六十岁,反倒象四五十岁的人。梁老太太告诉亲戚朋友,自己修的正法没有错,修的真善忍没有错,错的是杀人放火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它们导致了无数的无辜善良法轮功群众家破人亡。亲戚朋友都无话可说。当时小儿子已经瘫在床上,她劝说小儿子:你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你以前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现在也唯有师父和大法能救你。小儿子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在劳教所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与大法相违背的行为作废,恳请师父给他重新修炼和弥补损失的机会。当时他身体就感到在劳教所邪恶环境下产生的巨大业力在往下消,他的各种重病在重新修炼不久后不治而愈,再次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伟大慈悲。

2003年12月17日下午,梁祝安在家时,又被不法人员绑架至武汉洗脑班,具体责任人尚不清楚,当时家人并不在场,只是邻居们听到梁祝安喊救命,接着看到她被绑架到警车上,马上被带走了。现仍被劫持在武汉洗脑班。

根据梁祝安受到迫害的部分事实,进行如下申诉:

第一、仙桃市委“610”办公室和市公安局多次对梁祝安抓、关,没有人民检察院和法院的相应决定。2001年梁祝安被绑架至新里仁口洗脑班,还有这次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洗脑班是“610”私设的公堂,并非正式的监管机构——有关责任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

第二、2001年梁祝安在新里仁口洗脑班期间,被洪刚、徐波、杨叔华(音)施以酷刑。贺国华用惯伎对她施以精神洗脑,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要求其写揭批书,与法轮功“决裂”等——有关责任人违反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宪法》第三十六条( 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三、童冬香的申诉材料

童冬香,仙桃原棉纺厂职工,其家人在复州花园内开一小卖部为生。三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抓被关6次,2001年被劳教1年,2003年7月又被劳教,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她于96年开始修炼大法,几年来,思想不断升华,身体不断得到净化,家庭美满和睦。“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她的孩子脑门上长了个瘤子,也不治而愈;爱人刘雄曾是脾气很坏的人,大吃大喝大赌,刘雄开始修炼大法后,迅速改掉这些不良习惯。修炼之后他们家庭美满和睦。

99年11月初,童冬香和爱人刘雄到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几句公道话,却被押送回当地,被仙桃市公安局非法拘留近一个月。2000年12月,她和同修一行人再次上京,和平请愿。中途她被警察拦截住,被押送回仙桃第一看守所,受尽各种迫害,拳打脚踢,淋凉水,戴脚镣,关押长达半年,在家人交了2000元之后才放她回家。可不到10天,警察又把她抓去,三天之后就非法判劳教一年。

2001年夏天,童冬香在沙洋劳教所受到各种迫害,她绝食抗议119天后,劳教所认为她快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才将她放回。童冬香回家后,重新学法炼功,身体迅速康复,见证了大法修炼的神奇。

童冬香回家后,一直没有停止向仙桃人民讲真象的步伐。2003年7月17日下午,童冬香正在自家小商店上班,仙桃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大队长彭帮庭带领一伙恶警气势汹汹地将童冬香强行绑架并带走,没有说明任何正当理由,并很快送往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被送劳教的过程没有履行法律程序,也没有事先通知亲属。从明慧网2003年11月15日的报导中得知,她在沙洋劳教所(据说现在九大队)为抵制迫害而绝食抗议。从7月17日至报导时已经绝食近四个多月,现在生命堪忧,呼吁善良人士尽快予以援救。2003年12月中旬,家人探视童冬香时,她的嘴由于强制灌食被撬烂了,手指上有很多血迹,缠着纱布,由于不许通话,家人猜测可能是指甲被拔掉了。

大法弟子童冬香,一个弱女子,为了向世人讲清大法真象,已经倾尽世间的所有。其维护人间正道的勇气,令世上所有自视聪明的明哲保身之辈汗颜,其金刚不破的意志,树立着正法修炼者的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