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白山市抚松县北岗镇蒲春河村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下面说的是我知道的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点情况,此事就发生在我们这个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的城乡里。

在白山市抚松县北岗镇有一个名叫蒲春河的村庄,村里大约有50来户人家,这里的乡亲们大都很纯朴善良,每天都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在他们村里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时刻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重德行善,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如他们为了方便村里人上山干活,主动组织在一起,铺好了一条上山的路。村里有一条河,一到冬天,水从河里溢出来,就把道路和学校淹了,这群法轮功学员就主动把河里的冰刨出一条沟,让河水流走,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自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当然这个小村庄也没有躲过厄运。抚松县北岗镇派出所所长杜焕礼(现已调到万良镇,此人非常邪恶,他借助工作之便经常勒索老百姓钱财)、汪照华、宋书森等恶警不断上大法弟子家骚扰,并毒打当地大法弟子。

我知道的大法弟子李宗运就是其中被迫害的一个例子。杜焕礼经常深更半夜到李宗运家骚扰,而且有一次已是半夜十二点。镇长王洪新、所长杜焕礼、赵立业等十多个人,为抓捕李宗运,从邻居家大门跳进去,把邻居家给敲醒了。

有一次,恶警们上李宗运家骚扰,而且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恶警杜焕礼在他家就动手打他,当时把孩子吓的直哭。在没有任何理由情况下,李宗运被恶警汪照华带到大队部进行殴打和体罚(体罚是把双手戴上手铐,伸向前方,两腿并在一起,下蹲成90度),导致他很长时间不能正常走路。

在这种正常生活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在没有人身自由、得不到基本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李宗运被迫依法进京上访。可是信访局竟变成了公安局,根本就没有老百姓说理的地方。结果又被北京派出所抓住,遣送回当地县公安局,当时由抚松县政保科长张爱民负责提审。

恶警张爱民简单地问过几句话后,随后就动手搜身,当时搜去李宗运身上仅有的40元钱,当时张爱民随手就把钱揣在了自己兜里,在没有搜到其他东西的情况下,他就对大法弟子气急败坏地大打出手,并叫嚣着:给他背铐。张爱民就出去找了一副手铐,进门后他二话没说,拎起手铐对着李宗运的头猛砍数下,瞬间,血就从他的头上淌了下来,不一会脸上、身上、地上全是血。

恶徒张爱民为了掩盖罪证急忙放了一池子水,让大法弟子洗头止血,他慌忙拿拖布把地擦干净。就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给大法弟子李宗运包扎一下,当时他头上有好几道口子在流血,急忙把他送往看守所,他的头至今还有伤疤。

进到看守所号里,又遭到号里犯人的毒打,当时胸骨被打断,他每喘一口气都要忍受剧烈的痛疼。在这种情况下也没人理他,每天还得照样干活。就这样关押了他两个多月,勒索家人后放了出来。

李宗运出来以后不长时间,当地派出所和镇长王洪新,还有县公安局副局长古现斗等人又经常上家骚扰,而且在家里没人情况下它们就象土匪一样跳窗而入,进行非法抄家。

李宗运被迫流离失所,其妻子(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现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现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岁的儿子,和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相依为命。就在他被逼有家不能回的情况下,恶警张爱民还不肯罢休,在五月初五端午节那天,张爱民又带领其手下,到李宗运家逼问他父母李宗运的下落。

四年来,这场迫害株连了千千万万个家庭,给无数家庭带来了巨大而又沉痛的伤害,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多少亲人在这场迫害中经受着无法弥补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巨大伤痛,而这场邪恶的迫害打击着人类乃至生命最最善良的东西--对正信、真理的向往、支持与追求。

四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地向被江××政治流氓集团谎言蒙蔽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象,期待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

父老乡亲,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以自己的经历真心地告诉您:法轮大法好!虽然我们历经魔难,虽然我们不能与家人团圆,虽然我们身陷囹圄,但我们却时时牵挂着家乡的亲人,期待着世人能明白,明辨真伪和善恶,衷心希望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明白了真象的家乡人。这也是我们对您的真切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