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青龙县木头凳镇村民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

河北省青龙县木头凳镇村民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

我叫陈秀云,女,49岁,家住河北省青龙县木头凳镇八里地沟村。

96年修炼法轮大法。99年11月进京上访,被北京公安扣留,然后,由青龙县木头凳派出所和木头凳镇政法委书记周子秋抓回来,送进青龙看守所,到看守所后,所长王金叫犯人给我戴上三十多斤的铁镣子,把我手和脚铐在一起,四天四夜不让我上床,后又强行趴冰、蹲马步。在看守所20天,后来家里交了700多元钱才放人。交看守所170元伙食费,身上还有180多元钱,让看守所管教们搜去。

2000年7月,又被木头凳镇政法委书记周子秋与派出所警察强行从家里拉走,绑架到青龙法制教育中心15天,拿走了大法书和讲法带,罚款150元,期间周子秋还大骂大法和师父。

2000年11月份,进京证实大法,在半路被恶警拦住,然后被秦皇岛二处公安接回,后又由青龙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青龙看守所,因不放弃修炼,又遭邪恶所长王金毒打,用的是皮条抽,打得屁股不能坐,趴冰从早8点到晚7点,才让进屋。一个月后又被送进唐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我叫郁素侠,今年44岁,是木头凳镇八里地沟村人,在96年有缘走上了修炼之路。这些年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和我的家人都受益匪浅。

在修炼之前,我家境贫困而且疾病缠身,我的脾气也十分的暴躁,经常和丈夫吵嘴打架,还时常对孩子发脾气,邻里关系也搞得很紧张。自从修了大法以后我真像变了个人似的,家庭和睦了,我和我的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幸福。

然而最让我痛心的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迫害,我也难逃厄运。那是在2001年4月19日下午,当时我正在院里干活,突然间村长带了几个人闯进来,村长命令我,叫我马上进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就问我是否炼法轮功,当时我想炼法轮功何罪之有,我就说我是炼功人。当时他们这些人就立刻把我们家翻了个遍,弄得乱七八糟的,并且拿走了几本大法的书,同时把我铐上了手铐。镇里有个干部叫周子秋的打了我几个嘴巴,派出所有个姓杨的也打了我几个嘴巴。当时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他们把我给带走了,送到了木头凳派出所,在那里又打了我一遍,连夜把我送进青龙北沟大牢。那时我爱人在外面打工,听说后急忙回家托人。为了将我营救出来,向看守所交了100元伙食费,50元照相费,1000元的罚款,我于七天后被放回家。

我叫李学,我出生于1949年7月14日,家住木头凳镇八里地沟村,以前我身患重病,96年春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转了。7.20后,镇政府郝××和村干部吕宪成等人闯进我家,把我带到派出所,恶警对我进行逼问,当时我说:“我不炼法轮功就没有我。”接着有一个叫杨玉林的恶警出手打我,打完之后把我送到县北沟看守所,在那里受到了体罚,蹲马步等酷刑。家人第一次看望时拿了200多元,第二次给派出所拿了三百元,直接导致经济损失500多元。

赵彦民,47岁,河北省青龙县木头凳镇八里地沟村人。因进京上访,半路北恶警拦住,将我们几个人关在一个不到四平米的破屋里。还让几个年轻的恶警看着我们,然后又叫秦皇岛的警方把我们接回秦皇岛二处,到了那里更是邪恶,警察把我们用手铐铐在了暖气管上,并打我嘴巴,还有抚宁县恶警把我叫出门外,拳打脚踢几分钟,导致我头发昏,眼睛看不清,险些晕过去。第二天,青龙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将我送进青龙看守所,在那里,管教把我们身上的钱都搜去,关押的犯人们还对我们进行迫害。经过这次迫害造成我的经济损失1000多元:看守所200多元,交给派出所所长900多元。

乡书记周子秋还带人到家里进行抄家,搜走了几本大法书,周子秋还打了我几个耳光,而且污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

注:

河北省秦皇岛青龙县木头凳镇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从99年7.20到现在,被非法劳教16人,今年被非法劳教的人数就达三人。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周子秋电话:0335——7860536(宅电) 张华:0335——7863170(宅电) 派出所电话:0335——7754009所长电话:0335——7754035 原任所长韩敏电话:0335——7860937(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