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讲真相被殴打关押 绝食抗议5日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我叫刘桂梅,腊月二十七上午和大法弟子韩淑芬到河北景村给百姓送大法真象传单和福字,很多村民欢迎。有不少人接过福字向我们道谢。有的自己要一份,还给邻居要一份,很少有人不要,可见世人明白的一面盼望得救的心情。当发到一个叫宋广林的老年人时,他因为受宣传蒙蔽过深,马上到村委会举报了。

我俩还继续发着,遇到一个14-15岁左右的男孩,韩淑芬给他他不要,一会儿这男孩带着村干部找到了我们。这时宋广林也带人过来了,拦住我们非让我们去村委会不可。当时我想,走就走,到村委会把真象讲给他们,改变他们举报的想法,他们不就得救了吗?可我不管怎么讲,村委人员就是听不进去,执意报告派出所。我为景村这三个干部:安其强、安宝军、张庆洪等几个随从惋惜,他们给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未来他们还不知道呢;特别是宋广林受江泽民的毒害最深,没有理智的象疯子一样仇视大法弟子,举起木棍非要打死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我告诉大家:“可别反对大法啊!谁反对谁就没有未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还会遭报的。”围观的群众静静的听着,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派出所的王德新等三人把我和韩淑芬推上了车。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派出所的恶警在我的左眼上打了几掌,车开了。

突然我想邪恶就是邪;不能跟它们走;众生还等着我们去救渡呢。我拉开车门和韩淑芬跳下去,我的头摔破了,流了好多血;防寒服都透了,韩淑芬跑出一段儿又被追上了。他们把我抬进医院打了一针,简单检查一下。半小时后把我送到安次区公安局,在这同时仇庄派出所王德新带安次公安局刘某等三人抄我家;抢走一套讲法和炼功带,两部随身听、一台收录机。到廊坊公安局,他们把我拖进走廊,把韩淑芬推进一间屋,就听见恶警李震和他手下的几个人恐吓,问这东西哪来的?韩淑芬没说,立刻传来一阵疯狂的打骂声。

看着我的警察看我没反应;又拿图钉扎我的脚,看我还没反应就气急败坏的踢了我几脚。这时恶警李震从屋出来骂骂咧咧的让手下给我铐上背铐,用韩淑芬的防寒服把头蒙上拖上车送看守所。恶警让我双腿跪着脸朝车座,一边一个警察把我挤的紧紧的,一恶警用胳膊使劲压着我的脖子,使我闷的喘不上气来。到了看守所把我从车上拖到大门里面,头上的血流在地上,恶警李震马上用我的围巾擦干净,他怕看守所看见不收。给韩淑芬办完拘留手续后;恶警李震亲自给我办手续,看守所的人根本就没看看我的伤轻重,就不负责任的收下了,让两个男犯人把我抬进女监室,头上一直流血,第二天右眼肿的睁不开、左眼只能睁开一条缝。头的上半部全肿着,我放下生死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开始两个女所长(肖宁健、田××)用强制的办法让我吃饭,说我要不吃,同监室的人谁也不许吃,有意制造这些人跟我对立。为让同监室的人吃上饭,我答应只喝两口水,绝对不吃饭。后来,看守所的刘政委、杨所长等几个所长都劝我吃饭,还说别给他们找麻烦,我一一的告诉他们我不吃饭的原因:

一、大法弟子讲真相,利用百姓欢度春节之时送上大法的洪福,给百姓明白真相的机会,这没有错。警察根本就不应该抓我们。看守所更不应该关我们。警察把我折磨成这样你们还收,你们不负责任。那就是你们自己找麻烦。

二、还牵扯到我的家庭问题,就因为我坚持信仰,公安局一次又一次的抄家抓人。我丈夫承受不住了,精神都要崩溃了,现在一看见警察到家来就犯高血压,马上就得吃药,所以要和我离婚。你们这样一次次祸害我们,我绝不能消极承受,我就是要绝食抗议。

他们又用上大刑、灌食来威胁我,却根本动不了我的心。正月初二我被无条件释放。乡派出所靳某和焦庄村书记村长把我送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