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宋朝皇宫大火看山东诸城外贸长虹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宋真宗皇帝继位后,一次皇宫发生大火,损失惨重。真宗皇帝心疼地说:“两代人积攒的东西,我平时都舍不得用,一把火都烧光了!”宰相王旦说:“上天在惩罚我们啊,我这个当宰相的逃不了干系。”于是上表请罪,真宗皇帝也给自己下了罪己诏,检讨自己的罪过。后来查明是荣王宫的人疏忽,抓了100多人要处死。王旦上奏说:“刚发生火灾时皇上已经下了罪己诏,我们都上表请罪,现在罪怪他人,怎么能让大家信服?虽然表面上大火是因荣王宫的人而起,谁知道不是上天的谴责呢?”于是那一百多人都得救了。

时间跨越千年后的2004年元旦,下午4点左右,在山东诸城全市闻名的外贸公司──长虹包装有限公司,同样一场大火吞噬了整个塑编车间,造成上千万元的巨额损失。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无情烈火,围观者议论纷纷。而善良的人们在痛心,他们知道这是天理在警示世人。是的,往事不堪回首,外贸人永远难忘刚刚逝去的岁月。大法洪传时,外贸有一大批勤劳爱厂的法轮功学员。那时整个外贸公司声名远播。可自从1999年7月,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以来,外贸当权者首当其冲,为逢迎权贵,昧着良心在这场对好人的残酷镇压中助纣为虐,折磨自己的职工。“长虹包装有限公司”的不法干部们,对本单位法轮功修炼者开“审判会”、自设公堂、非法关押、罚款、开除公职、家属停止工作等等。

下面把外贸公司如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部分事实,公布于世。

一、非法召开“审判会”

1999年12月份,外贸公司王玉兰、王岩、赵术霞、秦秀珍、庄汝凤、沈泽美、杨仲红、周云兰、于欣、李玉香等大法弟子,面对各级政府对大法弟子各种不公的对待,面对电视媒体对法轮功及对法轮功创始人的诬蔑造谣、栽赃陷害,他们决定到北京上访,履行每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向政府表明自己的观点,用亲身经历说明“镇压法轮功是错的”。可就因为此事,他们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单位联合非法抓回,拘留1个月。

在拘留期间,外贸公司领导为了在这场迫害中捞到政治资本,获取奖赏,便进一步联合公安局在外贸公司二冷职工食堂非法召开了万人(职工)审判会。参加非法审判会的有:总经理王金友和党委其他成员,还有公安局局长明中良及赵金光等恶徒。邪恶大会在小丑王志明一声“把王岩等××分子押上台”嘶叫后开始了。不可一世的恶警们身背着钢枪,在大法弟子左右一边一个,后面的恶警一手摁着大法弟子的头,一手拿着一个用铁丝网做的嚼子(给驴马勒嘴用的),并威胁说:“如果喊,就给带上。”就这样一群邪恶至极的歹徒们把这些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生活中时时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的押上了台。之后,恶徒们又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的批斗审判。

此时此刻有多少人为大法弟子们流泪,有多少人被大法弟子们坚信大法、主持正义、大善大忍的行为所感动。

二、私设公堂、毒打、灌尿汤

外贸公司保卫处处长王金山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以得到其主子的奖赏,想办法、出点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大法弟子。它私自勾结公安局政保大队曹锦辉(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朱伟、袁伟等恶警,在大法弟子被拘留期满后,又非法关押在外贸公司饲料厂破危的一个职工宿舍楼内(原综合加工厂),每人一间屋,锁在里面。寒冬腊月,有的窗子还没有玻璃,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块冰凉的砖头,在里面真是寒风刺骨。

在关押期间的一天,在外贸饭店招待所酒足饭饱后,王金山领着曹锦辉等人来到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王金山和曹锦辉喝酒喝的不只是脸红,连眼珠子都红了。曹锦辉醉醺醺口齿不清的问她们还炼不炼,她们说炼,曹恶狠狠的说:“炼,你们等着。”疯狂的从外面捡起一根木棍,没头没脸的把于欣一顿毒打。当时于欣就站不起来了。打完于欣,曹锦辉就像失控一样又到另一间屋,把庄汝凤、王岩毒打一顿。王岩的手脚被打肿,脸出血。当时在场的外贸保卫处处长王金山、长虹包装公司的保卫科科长王方录、饲料厂保全科科长庄夕来等,他们不但不阻止迫害,还协助做恶。在非法关押期间,寒冷的冬天,保卫科科长王方录拿去王岩的羽绒服,不让王玉兰穿棉鞋。……

2000年5月,大法弟子李玉香、王玉兰因进京上访,被抓回,押到外贸公司保卫处,处长王金山采用灭绝人性的恶毒手段,对这两位妇女进行迫害。刚到保卫处,王金山就命令值班人员到厕所取屎汤子,然后命令值班人员把两位大法弟子按住往嘴里灌。面对这么残忍灭绝人性的指令,值班人员站在旁边一个也没动,王金山大发雷霆,叫嚷着谁不干就辞退谁。在王金山的逼迫下,为了眼前的利益,7、8个值班人员把两位大法弟子死死的按在地上,灌屎汤子。由于两位大法弟子的反抗,全身上下都是屎汤子。之后,王金山还不罢休,又把她们五花大绑,绑在一棵大树上。绑了不到一个小时,曹锦辉等恶警来了,把两位大法弟子在厂里关了3、4天,之后又送进了刑事拘留所。

曹锦辉身为人民警察,王金山与这两位大法弟子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可其行为与禽兽有何区别呢?!他们执行的这是哪一个国家的法律?外贸公司有什么行政权力关押职工啊?更不能灭绝人性地给她们灌屎汤啊?!

三、非法罚款、开除公职、株连家属

在这场对好人的迫害中,在江××这场株连九族的邪恶政策下,外贸公司不法人员不仅对上访的大法弟子每人非法罚款1万元,开除公职,而且还对同在外贸公司工作的上访大法弟子的家属进行全部停止工作。不但给大法弟子造成家庭经济负担,还给家属职工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这是外贸公司对待大法弟子用的最狠的一招,谁不决裂“法轮功”,谁的家属就不准上班。

在这种邪恶的高压下,和睦的夫妻被逼得反目,甚至要离婚。在这巨大的压力面前,法轮功学员秦秀珍的丈夫回家把面条、面粉一古脑地倒进了水缸,用刀把摩托车轮胎砍破;庄汝凤的母亲昏倒在关押庄汝凤的冰冷的屋子里;杨仲红的丈夫用刀刺伤了自己的胳膊;王岩的父亲跪在她面前;王玉兰的丈夫要火烧房子,还扬言要拿刀砍死她;赵术霞被丈夫用皮带往死里抽……。面对这场邪恶的迫害,家中的亲人,父母、妻子、儿女有多少无奈,有多少悲伤,他们不是不爱自己的妻子、女儿,也不是不知道法轮功好,而是江泽民邪恶的株连九族、高压迫害政策,把他们蒙骗、威逼至此啊!

在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时,外贸公司以总经理王金友为首的头头们不是扶持正义,而是甘心充当江泽民的帮凶,专门欺压那些任劳任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对职工随意关押、开除、甚至送劳教,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退路。经外贸公司开除的近20名法轮功学员,长虹包装有限公司至少占6名。所有外贸公司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被罚款、批斗。长虹包装有限公司的经理管恩玉,经常当众辱骂、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教唆家属打学员。就这场大火而言,仍歪曲起火事实,伙同王金友欺上瞒下。

天理昭昭,三尺头上有神灵。古人尚知顺天意而行,随时检查自己的过失;而今面对长虹如此惨重的损失,不知王金友们是怎样想的。在此警告王金友(外贸公司总经理)、王金山、王志明、明中良、曹锦辉等恶人,在这场迫害中不管是谁,做了多大的坏事就要负多大的责任。你们在无知中已经给自己造下了无穷的罪业,如不反省悔过,将来恶报临头时悔之晚矣。

恶人录:
王金友,男,外贸公司总经理;
王金山,男,外贸公司保卫处长;
明中良,男,50岁左右,原诸城市公安局长,2003年调潍坊开发区任公安局长;
曹锦辉,男,55岁左右,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是该市迫害法轮功和残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