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曲淑梅遭大连劳教院野蛮折磨和性侵犯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大法弟子曲淑梅与朱长斌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南平街3-3-1-1号。然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中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庭。妻子曲淑梅曾两次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遭受了手段残忍与下流的迫害;丈夫至今身陷囹圄,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丈夫朱长斌1966年生,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96年得法,无论单位邻居还是亲友对他的为人都是称赞有加。妻子曲淑梅1963年生,99年7.20前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96年得法。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平实的生活。

1999年7月底江××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开始时,朱长斌当时出海在国外,后来回国后就被停职了。单位要求必须写“保证书”,必须放弃修炼才可以上船。朱长斌由于坚定自己的信仰,因此再也没有上船。

妻子曲淑梅进京上访,被西岗分局带回后非法扣押现金3万6千元,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出来后单位集体下岗,她也失去了工作。当时非法抓捕曲淑梅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此人抓捕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虎笼子里(此人现遭恶报入狱并得了癌症)。非法扣押的3万6千元,其家人只要回2万,其余一直未还,政保科长说他们兄弟得分分。这真是地道的土匪行为。曲淑梅找律师想要回钱,律师说这牵扯法轮功就不好办了。

2000年9月28日,曲淑梅因张贴真相材料被大连沙河口区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追问材料来源,曲淑梅拒不回答,于是片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带到一间屋子,窗帘被拉上了,里面有三男一女,恶徒们对曲淑梅开始动刑。曲淑梅仍不回答,他们竟恶毒的把大法书扔到地上让曲淑梅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拼命反抗。恶徒们又将曲淑梅的双手用力反扣在背后,使她痛苦难忍,然后踢打她的腿,让她踩大法书,还拿来一张法轮图向她身下塞,让她坐在上面。但均未得逞。

于是恶徒又将紧铐她的双手的手铐拉起,多次反复折磨,还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等一个地方割破后再换另一个地方。

当时曲淑梅已经疼得站立不住,手已肿得像面包一样。恶徒们看无计可施才放开了手,他们一无所获后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后非法劳教曲两年。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里,他们除了干活就是坐“马扎”,不许讲话。曲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忍,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2001年3月19日这天晚上,突然不让睡觉,9点左右很多恶警冲了进来,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双手抱头弯腰90度两腿分开站。在每人前面放着污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有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语言,喇叭里高分贝的放着诽谤大法的谎言。所有弟子无论年龄大小,只要腿一弯就挨电棍。如承受不住了就必须在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才能睡觉。曲淑梅当时呕吐不止,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一恶警伪善地搀着她进了一间屋子,并对她说你就签了吧,说着就握着曲的手想强行让她签字。曲淑梅使出全身的力气抵制,此恶警气急败坏的说,那你就接着回去撅着吧。这样坚持到天亮时每人前面都是一小堆头发,腿已经肿得非常得厉害。

恶警邪恶地说要再不签字,就学马三家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到男教大队去,还说要持续撅一个星期。

第二天上午,恶警把不签字的学员叫到五楼,签的住在四楼。到五楼,曲淑梅看到很多学员脸上脖上都有水泡,他们被上了电刑。这时恶警还要求她们像昨晚那样撅着。一个学员要求上厕所,恶警高像疯了一样用鞋底照她头上就打。中午吃饭时一位63岁的老学员和别人说了一句话,被院长郝文帅看见了,进来不由分说举手狠狠的打了老人头好几下。

过了一段时间,教养院又妄图利用已背叛大法的犹大来强迫曲淑梅放弃信仰,但无法得逞。于是这些小丑们气急败坏地打曲淑梅,曲开始绝食抗议,恶警一看无法使曲屈服,对曲进行单独看管,这时曲开始便血,发烧。2001年3月,曲淑梅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了。

在妻子曲淑梅被非法劳教期间,丈夫朱长斌在家单独照顾孩子。2001年3月,南沙派出所恶警李振霞闯进朱家把他带到派出所,让朱写“保证”被拒绝后,把朱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4月,夫妻俩买菜回来碰到开着警车的恶警毛普安、李振霞两人问他们还炼不炼,说炼就要把朱长斌传讯。朱长斌为了避免无理关押,被迫离家出走。夫妻俩在外租了房,一直做着证实大法的事。

2002年4月22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把夫妻俩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

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恶的要求,不戴手铐、不穿马甲、不背监规、不面墙站、不照相,并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在非法提审时,她正告恶警:镇压法轮功是非法的,关押是非法的,这次提审也是非法的。

6月3日,曲淑梅被放回了家。2003年春节朱长斌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大北监狱。

回家一个月后的一天中午,居委会来找曲,接着来了一批警察,上来什么也不说就要把曲淑梅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动教养院。

曲淑梅被送到小号(铁笼子)迫害,被戴上拳击帽,遭毒打。邪恶又把曲吊铐起来两臂拉扯到了极限,两腿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胳膊溢出豆大的汗珠。这时曲已经大小便失禁,她还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放开我!这样曲淑梅被他们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第三天恶警指使一名刑事犯人对曲淑梅进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与折磨。打手(有高滨玲、胡淑英、郭岭),她们不停问曲是否“转化”。当曲淑梅还是坚持信仰时,她们就把曲的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打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结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辣椒往眼里抹,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见曲还不妥协,恶徒们拿来拖布疯狂的用力往曲的嘴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复折磨她。打手们打累了就停一会儿又接着施暴……曲当时浑身剧痛,违心的妥协了。

曲被放了下来,被迫写了……她已经非常痛悔,她看打手拿来的所谓保证,字都是歪歪扭扭的,都是被他们毒打的。一个警察伪善地来关心她,并拿下她戴的拳击帽,这时曲一只手铐在栏杆上躺下了,腿疼得不能翻身。曲淑梅告诉恶警,这是假的,是他们打出来的。

夜间看曲的刑事犯问她怎么转化了,曲告诉她是假的,就脱下衣服让她看,那个刑事犯大吃一惊,想不到打手这么狠。

曲淑梅清醒后开始绝食。大队长韩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来问曲为什么。 曲告诉她转化是假的,指着那几个打手说是她们打的,打手不敢承认。曲就脱下衣服让大家看。韩健×让所有人出去,假意说要调查此事,答应了曲的所有要求,曲把所谓的保证撕毁了。

2003年2月末,曲被释放回家。南沙派出所的恶警毛普安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当曲淑梅向毛索取非法抄走的物品与身份证时,他却说不知道,还要她写保证,被拒绝后又几次骚扰。

曲淑梅现在被迫流离失所,其丈夫朱长斌被关押在大北监狱。

沈阳大北监狱地址:沈阳于洪区白辛台子村 沈阳第二监狱印刷厂八监区 邮编:11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