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被迫害致死案有关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在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之前家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每天早上到交大的浩然高科技大厦的室外广场晨炼动功,当时那儿法轮功晨炼人数经常多达百人,多为交大师生及家住附近的交大教职工家属和上海市民。马新星晚上则经常在交大的教三楼打坐,打完坐,有时去交大包兆龙图书馆抄写《转法轮》。他是个非常精进的大法弟子。

1999年下半年,马新星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中,警察与医院对外则称这些炼功人患了精神病,对炼功人则要求百般要求放弃信仰,称如不放弃“不是精神病也要把你变成精神病”。警察与医院强迫这些健康人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就是把健康人变成精神病的相应的措施之一。如不愿吃药,警察与医院则经常叫五个精神病人或恶人暴力灌服。

另外马新星一个人到北京上访时也曾被警察暴打。马新星2000下半年时在打较艰苦的工,还有要照顾他不明真象的老母亲,他准备挣到一些钱够他母亲生活费、并且他母亲能稍微理解他时,再去北京上访的。

他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应是他又去北京上访后,上海的恶人对他的报复。因为江泽民最害怕炼功人履行宪法权利、去北京向政府和世人反映意见。江对各地方领导下了命令,要求严防死守,一旦有人上访,江就追究地方领导的责任,那么地方领导为保官位,就对下面基层的警察下死命令。

读到马新星遇害的报导后,令人莫名的震惊与悲愤。上海第三劳教所(电话021-69208239)把马新星这样善良的人迫害到身体萎缩如小儿的惨状,以至离开人世。这是江泽民SARS期间逃难到上海之后的事,上海恶警在2003年突然变得如此无所顾忌,不排除与江泽民亲自命令与督阵有关。上海政治委书记刘云耕,主管民族与宗教事务的副市长姜斯宪作为主管领导应也是难辞其咎。还有劳教局翁善耀(电话021-64740762,64748800,64740796,56538916)更是经常直接到劳教所视察,下达邪恶命令。第三劳教所恶警有王大队长和顾大队长。先前的洪中队长,现在是专管中队指导员,警号为3130651。劳教所中许多迫害之事是洪指导员和一个孙中队长一手策划、包办的(洪和孙两个都是从大丰调来的)。此劳教所还有40多岁的项中队长(警号为3130268),陈副中队长和姓朱、徐、曾的恶警等。另有一个施小队长(警号为3130652)是崇明人(在大丰劳教所时因打人受过罚,但现在仍猖獗,为了打人时自己手不疼,夏天也戴皮手套)和赵小队长(警号为3130266)。但不知马新星被残害一事,其中哪些恶警是具体参与者。

上海交大保卫处(也叫公安处),不仅迫害交大师生中的炼功人,也参与了对交大炼功点的上海市民的迫害,如交大炼功点弟子柏根娣99年被关押劳教,与交大有关。柏根娣是上海第一个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历经磨难,战胜邪恶后2001年底劳教期满后被无条件释放,但只出来一个月,被再次非法抓捕、劳教,现在仍在清浦女子教所受残酷迫害。柏根娣并没有去过北京,只是99年7月24日在八万人体育馆外炼功。她第一次被劳教迫害,交大保卫处的李处长和纪处长(电话:021-62932352,54740313,62823307,54742282,传真:62823307)是有一定责任的,还有经常迫害高校弟子的上海公安局文教保卫分局(局长:周邦俊恶警:高蓓红、陈炜、胡军、张喻等)也是有一定责任的,他们认为一些交大学生如此坚持信仰是受了周围炼功人的影响。而对参与策划了对柏根娣的从重处罚。马新星虽不是交大师生,但也是交大周围的炼功人,其99年所受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迫害及2000年被劳教,不知交大保卫处及上海文保公局是否参与。

马新星被害死了,上海大法弟子在这场惨剧中,更加看清了的这个迫害系统的邪恶面目,当冷静下来努力做好马新星在世上一直想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