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恶犯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2003年11月26日起,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长褚淑华的指使、命令下,部分监区掀起了新一轮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恶浪。以四中队为例,因为大法弟子抵制迫害而拒绝戴名签,点名时也不象犯人一样蹲下,队长陶淑萍就让4名刑事犯摁倒大法弟子,强制大法弟子蹲。有的刑事犯以此为借口,毒打大法弟子,致使每次点名都有大法弟子挨打、受伤。于是四队大法弟子找到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给解决随意打大法弟子的事。但她俩姑息纵容,采取默认的态度,置之不理,任由犯人行凶。四中队大法弟子无奈,为避免打人事件继续发生,拒绝点名,并到车间过道静坐抗议中队干部对大法弟子的不公,只是想让干部对行凶伤人者有所约束,让她们能有点收敛。但2名队长反而将中队43名大法弟子交给监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所谓“防暴队”(实为“施暴队”),进行残酷的迫害。下面是迫害的经过。

11月26日,下午2点左右,四队队长吴艳杰、陶淑萍下令,让4名刑事犯强行拖一个法轮功学员,从车间4楼拖到楼下,带到男犯操场集体罚站。其中大法弟子黄丽平不去,胳膊当时被拧得不能动;李平、程佩英被拖出数百米后受毒打;张春杰被防暴队的男恶警王亮(好象刚毕业,没正式编)打昏过去,拖出数百米远;李平、许淑芬、肖爱玲、刘桂华等人均被防暴队的2名男恶警王亮、杨子峰(情况好象与王亮同)毒打,李平被打得鼻口淌血,并将她和肖爱玲铐在大铁门上毒打,队长吴艳杰、陶淑萍用电棍往大法弟子身上电。那天很多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地被打伤、罚站、冻。到晚6点后,将大法弟子带回监舍走廊,让吃一个馒头,坐小凳到晚上12点后才让睡觉。

11月27日,法轮功学员早5点起床,吃了几口馒头,喝几口水,因为没法上厕所。坐小凳到8点,带到男犯场地,继续罚站、受冻,不让戴手套、帽子,必须放裤线两侧,俩腿并上,不让手、脚动。其中大法弟子杜桂杰被扒去棉袄一直冻到晚上4点。中午让吃了几口米饭,强行给大法弟子戴上有“犯”字的名签,衣服上写上“犯”字,不写的又遭毒打迫害。4点回来仍被罚坐到半夜12点。大约在晚9时左右,大法弟子李平、杨秀华、闫淑芬将缝在衣服上的名签撕掉。4中队警察孙立松命令恶犯李梅、刘文革、王润杰等人将她们带到室外,在极度低温的情况下,扒去帽、袄,用棍子毒打,迫害最久的将近3个小时。

11月28日,法轮功学员早5点起床,坐到8点,大家集体背“论语”。大法弟子马爱桥头部被恶警王亮用坐的小凳猛打,凳子被打得粉碎。马爱桥头部血流满地,缝了7-8针,医疗费自己花了120多元。然后关进小号10天,其中3天戴背铐,铐在地环上,恶警见有昏迷状态,后5天又戴的前铐,一天2顿包米面稀水。

这天,马爱桥、程佩英、谷亚荣、肖爱玲、杜桂杰、刘桂华、李平、任秀英8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扒光棉裤、棉袄,只留线衣、线裤,无暖气,无被,戴着脚链子,2个人背对背用背铐铐在一起,24小时不开,铐在地环上,每天2顿包米面稀饭,半夜12点睡觉。这天,黄丽平、刘春霞、严淑芬、胡桂艳、杨秀华5人戴背铐,铐在寝室的床头上,铐了48小时后,继续出去被迫害。这天其余大法弟子被带到男犯监区继续受冻到下午4点,回来后不让坐着,让所有人都蹲到12点。

关进小号的8名大法弟子至今仍不被放回。

11月29日,恶警见大法弟子仍不妥协,从这天始,迫害更加疯狂。早上5:30分就将大法弟子带到室外受冻,给扒棉袄。警察(王爱连、乔丽娜)、犯人用扫地的竹条往大法弟子手上、脸上、眼睛上打,每个大法弟子都手青肿,多人眼睛充血,嘴肿。犯人王代群往鞋里灌雪,大法弟子朱秀敏坐在雪地上一整天。警察让5、6个恶犯轮流毒打大法弟子。晚4:30分回来不让吃饱,给半个馒头,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有的让蹲到12点,其余人都让直接坐到冰凉的一楼地面上,不让坐凳子,到夜12点。从今天开始,大法弟子李丙清、赵亚伦、董亚珍等人天天遭3、4个恶犯的毒打,其他人都不同程度地挨打。

11月30日,与29日基本相同。李庆珍被恶徒用刷水房的刷子刷嘴。

12月1日,与29日基本相同。杨秀华给扒去棉袄,铐在男犯大铁门上一整天。其她人继续挨打受冻,恶徒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晚上半夜2点才让睡觉。

12月2日,手段与29日基本相同。恶犯、恶警们随时随地地打骂,侮辱法轮功,跟土匪没有区别。大法弟子从早上5:30被冻到晚上9:30。大法弟子赵亚伦,年龄已有60多岁。恶犯们将她扒去所有外衣,只剩线衣、线裤,光脚仍在雪堆里冻。当时已是晚上9点多,气温相当低。狱中得法的大法弟子胡桂艳被从晚4点蹲着铐在监室内的铁门上,一宿强制她劳动干活(警察乔丽娜、犯人王代群所为)。

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狱长(幕后凶手)褚淑华(女)、王星(男)等;
四队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警察:乔丽娜、孙立松、刘虹、李笑宇;
监狱防暴队人员:王亮(男)、杨子峰(男)(可能无正式编);
四队恶犯:李梅(贩毒罪)、刘玉梅(杀人)、王玉波(杀人)、刘文革(伤害)、王代群(抢劫犯)、王润杰(经济犯)。

现在四队多人多处受伤。

三中队的迫害比四队还要严重很多,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用丝袋子抬回,用人搀扶走路,有的被冻坏,关在小号隔离,迫害期间恶警经常不让她们睡觉,强制她们劳动,戴名签,点名,蹲,持续了12天,具体情况不详。

一中队劫持的大法弟子因四队大法弟子被迫害而绝食,多人被送小号,有的绑在水房,其他大法弟子受罚。目前迫害仍在继续。

回顾今年各个中队大法弟子都有被打、被迫害、上刑的现象,一中队1名大法弟子为抵制迫害不干活,不接受劳动改造,受刑不过,被迫跳楼,腿落下残疾。现在一队还有大法弟子被打被逼参加劳动。

监狱变相剥夺了法轮功学员接见家人、打电话、通信、买东西的权利,明知大法弟子无罪,狱长还下令接见不喊“报告”、不报“犯人×××”的不让接见,打电话时其他犯人可以不“报告”,唯独让法轮功学员去报“犯人×××”等等。通信不邮,回信不给,致使有的大法弟子长期与家人失去联系。

在这里监狱执法犯法,警察打,并指使犯人打,依仗封闭的单位性质,严重触犯法律,有关部门却不闻不问,任由恶人恶警肆意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8/68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