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凋谢的莲花(2)——兼与当地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本文讲的莲花,是一位历经地狱磨难、依然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刘晓莲,她的故事详见2003年12月14日明慧文章《永不凋谢的莲花》

外地的同修听我讲了她的故事后,都不叫她的名字了,直接就称她为“莲花”,所以以下就称她为“莲花”吧。

早就想再写写莲花的故事,其实莲花的正法修炼故事并不只是在炼狱中面对人性全无的邪恶,每次我回忆她的故事,都会忍不住流泪。

以下的一段是她讲真象的故事,讲的是被毒针摧残后,邪恶之徒以为她必死无疑,放她出来后的故事,因为种种考虑,没有整理进那本小册子:
……

“回家后,我家人不准我出门一步,我丈夫用两把锁把我锁在家里,亲人们看我不行了,儿女们到处借钱给我办后事。可我到现在还活着,我告诉大家,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就是这么神奇,邪恶要灭我,天不灭我,天看大法弟子是真正善良的人,天在救我,天理是公平的。

躺在家里,我想不对劲,我是正法弟子,是来救人的,怎么能躺在家里呢?尽管丈夫、儿女还在准备我的后事,可我还是要完成师尊交给我的使命,于是,2002年9月14日下午,我挣扎地爬起来,去洪湖发传单,救度世人,没有很多传单,我就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写了下来,师尊领着我上了长途汽车。

在车上,我跟坐在旁边的人讲,他们听了都说讲的好,要我站在车中间讲,我就站在车子的过道上,开始念我写的东西,奇怪,我平地都站不稳的人,在车子开动中晃晃悠悠我一点都没有不稳,满车的人都说好,连司机也听得津津有味,回过头来说好。

到了洪湖,我把传单发完后,已经晚上了,过不了汽渡,回不了家。那天很冷,大风大雨,我这准备办后事的身体吃不消了,走到一个屋子前,我敲门请主人留我住一晚,这家人不肯,我站在外面,又冷又饿,身上又疼,这时一个人走过来,可能嫌我挡路,骂了我几句,我也没在意,谁知,那个人又回来了,跟我说对不起,说自己不该对一个老太婆这样,我看他挺好,就跟他讲真象,他听了很同情我,骂江泽民太邪,骂那些警察太没有良心,然后,他说婆婆您一个人怎么过这个夜晚呢?我告诉他这家主人不肯收留我,他就又帮我敲门,帮我说好话,可是那家人还是不肯,他很为难,告诉我他家离这里很远,路也不好走,不然就到他家去住,我谢谢他说不用了。他陪了我好长时间,才回去。

一夜的狂风暴雨,我在外面的草堆里躺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都没湿,我知道是师尊保护弟子。当时,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到的汽渡,怎么爬上车的,迷迷糊糊中,车到站了,我挣扎着下来,正好丈夫和儿女见我突然不见了,到处找我,正好接着了。

这又是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奇迹,一个躺在床上等着办后事、公安以为死定了的老太婆,居然能够自己爬起来,坐汽车,过汽渡,到洪湖去讲真象、发传单,在风雨交加的外面过了一夜,常人肯定不敢想,然而我做到了,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

年末的一天,我去了赤壁,在长江边的那个小镇上,见到了刘晓莲——那朵永不凋谢的莲花。

走在小镇的小街上,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同去的同修指着我们脚踏的小街,长长的几百米,告诉我莲花去洪湖讲真象时,准备办后事的人,居然从床上下来,自己上了长途汽车,就是走的这条路,想想都不可思议,听莲花自己讲,好像是飘过来的。

远处依着翠绿的山坡,一座普通的楼房,同修说到了。上3楼,一眼就看到走廊上,她家门口的正墙上贴着手写的师父经文“法正人间预”。同修笑着说:又换了,上次来,这里贴的是真相传单。

一进门,一个瘦小弯曲的背影在桌前写着什么,同修喊着她的名字,她缓缓地转过身来,见到我们,非常激动,有些手足无措,抖动的手慢慢指着椅子说:坐,坐。我注意到她的手是变形的,遭受摧残的痕迹。

莲花带着很重的湖南口音,说:前两天,做了个梦,很清晰,有13个海外弟子到她家来看她,同时天上飞来了13只大雁,落到她家,每只大雁口中叼着一个大“喜”字。我一算,正好是明慧网上登《永不凋谢的莲花》那天。

莲花的身体被摧残得很厉害,那个炼狱里留下的烙印是很明显的,说话的时候,头还不由自主的摇动,说话慢慢细细地,却很清晰,思路很流畅,每天要出去贴传单,她的脚残疾了,脚尖不能着地,下半肢不能盖被子,时常从毛孔往外渗血,勉强能在家扶着走路的人,出去贴传单却是坚持不懈,而且每次去贴走路还挺稳,回来身体就好些。

她老伴在旁边说:“前两天晚上她痛得死去活来,全身痛,整夜在床上翻,这几天稍微强点。”

莲花的传单很特别,都是她自己写的。“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可真是这样,莲花贴传单都是大白天,而且都是赶最显眼、最热闹的地方贴,警察看见了也冲着她笑。

她说:有一天,她家楼下请客,领导们都来了,她便把录音机放到窗台上,开着最大的音量,播放师父的经文。楼下的客人们听到了,觉的挺好,她便拿着录音机和资料下去了。

递给领导们真相资料,领导有点犹豫,旁边的某主任说:你就拿着吧,挺好的。某领导边看,旁边的干部边说:“书记,你可不要自私啊(自己看),要发展。”

她拖着残疾的身体,慢声细语讲出的话,真的是能打动人心,看到她时,我才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同去的同修说,她的话不仅能让人明白真相,还能让人得法。的确是这样,从看守所回来的这几个月,亲朋好友中已经有不少人得法,她的一位远房哥哥,已经70多岁了,以前脚有病,疼得厉害,每周打针不见好,走不了路。听她一讲,便要看书学法,现在脚早就好了,还说明年还要自己种几亩地。他从莲花这里拿传单出去发,我们来的时候,他刚走,莲花说他早上4点多就上路了,走了20多里路赶到她家,拿了传单,然后自己去嘉鱼县贴去了。

莲花的姐姐也是大法弟子,姐夫原先是反对的,总是干扰姐姐,干了些不好的事情,莲花从看守所回来后,姐夫得了食道癌,奄奄一息,躺在医院里,人已经不行了,莲花叫老伴把她背到医院,坐在姐夫的床头,莲花慢慢地跟姐夫讲:你看你,跟你说不要反对大法、反对师父,我师父是来救你的,你还那样,你这是遭报应了,赶快跟师父赔不是,道歉,我师父还会救你的。姐夫已经不能说话了,但听得见,微微点点头。

莲花回去没几天,姐夫下地回家了,没事了,亲朋好友中一下子传开了,法轮功真神啊,这刘晓莲遭受那么大的罪,居然没死,还能几句话把快死的人救回来。看来这法轮功是真的好啊!

“三年了,那些磨难都过去了,‘一梦万年终靠岸’”,当莲花轻轻背出师尊这首诗句时,从她饱受摧残的瘦弱身躯上,我深深感受到师尊的伟大,因为只有这样伟大的师父,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没有什么能挡住她救度众生的路,没有。

《永不凋谢的莲花》在当地发了好几千册,我这里讲讲我们听到的故事:某学员的哥哥,是当地某企业的领导,看了册子,直截了当地说:“你们为什么不告它?应该让那几个家伙(邓定生一伙)去坐牢!”

某学员给自己的同事看,第二天,同事说:她昨晚哭了很长时间,边看边哭。然后,她问我们学员,有没有《转法轮》,她也要学。

前几天,我听说这位刚得法的学员跟着我们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了。

某学员的姐夫哥,看了这本小册子,不做声,后来,同修发现姐夫哥已经开始炼了。

这只是我们所知道的,更多的我们还不知道,但已经是人间神话了,莲花在去年年底再次身陷魔窟,可是她人不在,她的事情还能救度世人,还能引导人得法,这不是人间神话吗?

“亲人们看我不行了,儿女们到处借钱给我办后事。可我到现在还活着,我告诉大家,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就是这么神奇。”这段话是莲花自己写的,告诉人们她遭受毒针的摧残,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是因为她修炼了大法。

那天晚上,我把莲花的事输进电脑,写到这句时,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因为我感受到她巨大的慈悲,更是强烈地感受到师尊的伟大、大法的伟大,造就出这样的生命:在遭受那样的痛苦时,还在想着众生,想着救人……

当然,众生是复杂的,什么样的反应都有。有位刚刚遭受迫害、流离失所的同修的家人,看了册子后,说:“啊,它们这么狠毒,算了吧,别炼了。”有位同修看到自己家楼下常人把小册子撕碎丢了。这其实都在意料之中的,如果众生都那么好,都能马上明白真相,也就不叫末法末劫时期了,也就不用正法了。

这里要谈的是另一个问题,我们有些同修据此认为小册子有严重问题,缺乏熔化钢铁般的慈悲,所以才会被常人丢了。有些同修认为莲花没有走正,所以才被再次迫害。当莲花再次被绑架后,大家好像都很麻木、无可奈何(包括我们自己)。

唉,同修啊,我也在修炼中,慈悲也是有不同层次的内涵的,何况还在常人中修炼,更是需要不断净化的,我个人的很多执著心多少都体现在这本小册子中,给救度众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这点你是对的,我一定会改正自己的。

莲花还是修炼的人,她也在不断的归正中,她也有不理智的时候,有各种执著心,甚至有些可能还很强烈。也许,这次再遭绑架可能是因为邪恶钻了她不够理智的空子,也许有别的原因,都是可能的。同修们的分析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里要谈的不是莲花的对错或者她有什么执著,而是面对同修遭受迫害,同样是同修,应该是怎么样的心态。

遭受过迫害的同修可能都有一个感受:那些洗脑班的歹徒、劳教所的恶警们,它们都在百般找我们的错,你这不行,那不行,你只要稍微做得差一点,它们马上说:啊,你说你还是个修炼人、是个好人?好像找到了迫害的依据,好像就可以为所欲为地加害了。那些邪悟的犹大,挂在嘴边上的,也是你这执著、那执著,要你承认自己不行、不好,要“向内找”,最后,绕来绕去,就是叫你认可迫害你是对的。其实,这就是典型的旧势力的心态。

为什么那么多遭受残酷迫害仍能坚定正念的大法弟子了不起呢?就是因为她们在即使自身有这执著、那执著的情况下,还能够坚信师尊、大法,在邪恶找到了所谓的各种迫害借口的情况下,能够战胜自身与外在的各种干扰、破坏,守住正信不动摇,神路难啊,从旧宇宙中脱胎换骨的过程,超出一切众生想像的艰难,能够守住对师尊的正信,走过来就是了不起的。

是,我们有执著,有不够正的地方,可是师父是正的、大法是正的,你旧势力也好,什么也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师父、对待大法,我就要捍卫师父与大法的威严。这才是她们真正伟大之所在。

那么,面对同修遭受迫害,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什么,着眼点是什么?

如果第一念想到的是:啊,她有执著,所以才被迫害,其实,已经在旧势力的思维中、在个人修炼的框框中了。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多大呀?个人的那些执著不都是在正法中才能解决的吗?关于这个问题,网上的同修文章已经很多了,师尊的法也讲的很明,这里就不多说了,只是给大家(包括我)提个醒。

其实,如果换一个角度想想,师父说:“你们不要怕什么领馆、特务搞什么事,只要他一搞事,你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叫更多的人知道真象。(热烈鼓掌)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莲花再遭绑架,是不是我们能够把这件事变成我们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机会呢?

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婆婆遭受那样的毒刑被迫害致残,还不放过她,还要抓进看守所,而凶手逍遥法外,这样的案例实在太典型了,只要稍有正念的常人,都会分清谁正谁邪,我们随便查了一下《刑法》,邓定生那几个家伙数罪并罚,少说也是十年刑期往上走的重大刑事嫌疑犯,这样的讲清真象的大好机会,并不是随时都有的,如果我们不好好利用,将来大家都是要后悔的。

从另一方面讲,莲花再遭绑架,是不是也说明我们整体对当地邪恶揭露不够呢?据了解,莲花所在的赤壁镇根本就没有发过这个小册子。也许是整体需要提高了,而不是只有莲花一个人需要提高了,也许大家把真象讲到位了,莲花也就救出来了。

同修们,机会难得,不要再找莲花有什么执著了,不要再探讨她如何能理智、如何走正了,抓紧时间把这件骇人听闻的迫害告诉身边的人。揭露邪恶不是目的,救莲花也不是目的,收救我们应该救的众生才是真正的目的。

想想看,莲花拖着残疾的身体,千辛万苦地自己写传单,步履艰难地每天出去贴传单,连自家的门前都贴了传单,逢人便讲师父好、大法好,此心感天动地!我们如果做不好,真是很惭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