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

四川广汉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1999年7月20日,大陆独裁小人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遭到诽谤。为讨公道,7月22日下午,我到省政府澄清事实,刚到省政府门前就被公安不由分说抓上车送到成都体育场,体育场已经很多人了,被层层警察围着,我们失去了自由,公道话没说上,后来被广汉恶警姜天兴带回广汉。

10月22日,我到广汉市小汉镇一功友家交流修炼心得,被当地恶人举报,姜天兴带一伙人来了,把我们全拉到广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李俊提审我时说:你再炼,就不让你的孙子上学,长大了不准当兵,把你女儿下岗。我想我炼功做好人没有错没理他。在广汉看守所关了我28天后放回。

2000年农历正月十六是广汉传统“保保节”,公园里人很多,功友也很多,都在一起交流,我就去发真相资料。下午我和一些功友被广汉610抓住送到城西派出所,恶警把我手铐在板凳上过了一夜,后又把我送看守所。我告诉他们:孙子的爸妈都回老家去了,家里就我和孙子两人,你们把我关这里,谁给我孙子做饭,孙子还要上学。他们不听还是把我拘留了。在里面我不背监规,狱头说:你不背监规就把你拉到大门口手脚伸直(受刑)。另一个恶警说:你看报纸上写的,你死路一条了。另一犯说:把你送上山(劳改)只有死路一条了。我不为所动,也不吱声。后来他们在我女儿那里勒索了20000元钱,就这样关押了37天把我放了。城西派出所恶警张颂才说:你的工资要到派出所开条子单位才发。我说:捡垃圾卖我也要炼功。

2000年5月20日,我到成都西郊公园参加心得交流会,结果恶警连游园的常人也没漏掉一个,统统抓起来,送成都戒毒所关起来。我不屈从他们,不报姓名,不说地址。后来广汉610的姜天兴认出我把我拉回广汉,我抵制邪恶,他们把我放了。

2000年12月底,我想应该到北京去说句公道话了。结果在去天安门的路上被恶警抓住,恶警把我们带到一个象会议室的房子里挨个搜身,兜里搜得不存一物。只听恶警们窃窃私语:今天又搜到多少多少钱,在那儿窃喜。第二天被广汉610的姜天兴等押回广汉,又送进看守所。说是劳教了,什么原因判劳教,判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开始,我全不知道。这样一直把我关押在看守所里,还要叫我交伙食费,我对狱警所长肖宗明说:你要伙食费,你去找姜天兴要去,我修“真善忍”没有错,我还没找你们算损失费呢!他就不找我要了。后来我觉得我不应该由他们关押迫害我了,我要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与世人,就在看守所的坝子里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警察把我拖进牢房,锁上大锁从此以后不让我出门了,也不给水喝。我们在牢房里继续喊。三天后,市政府来了二十几个人,还带了录像机。进了牢房见我们盘腿而坐就开始用脚踢我们,边踢边拉,拖到外面的坝子里脚还盘上的,坐在地上开始给他们讲真相。结果他们像没录成走了。回到牢房里继续喊法轮大法好,坚持喊了九天。又关了我们十几天禁闭。

2002年5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全身发抖,并休克。同室找了值班警察,后来把我送到人民医院输液,后来警察把我送回了家。

2002年9月27日晚,我在住所的家属区讲真相,发小册子,被一邻居举报,当晚城西派出所陈所长、张颂才等一帮人砸碎我的门进来了,把箱箱柜柜全砸开。搜走大小收录机各一台,师父所有的书,法像等。

2003年3月17日,我到城西派出所找到片警张颂才送了一本真相小册子给他,心想让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助纣为虐了。结果恶警张颂才把我送到和兴镇的洗脑班。那里是广汉最邪恶的地方了。我一去就把我交给一个部队转业下来的姓冯的恶人,我说:我修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你想把我转化到哪里去呢?他说:共产党不允许,这地方是共产党办的,到这里来就是不准炼,共产党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炼就有办法对付你。我坚持炼,他们就开始迫害我。放那些所谓被转化人员的录像,假气功攻击大法的录像,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我一律不看,我就背师父的法,我盘腿,他们就把我的双腿都戴上铐子,只要他们一松我又盘。他们把我拖到地上,我也盘,他们就把我的手脚都铐上,有一次铐了我二十几个小时,后来不许我上床,叫我坐凳子,在板凳我马上就把腿盘上,一个恶人把我从凳子上拽下来,摔伤了膝盖,后来就把我铐在凳子腿上。只要他们一松,我就盘。他们就开始打我,第一次打我,他们用卷好的钢丝,钢丝上还包了有一层东西,打下来之后那东西象拌麦子一样往下掉,然后可以陷进肉里去,我的脚里钉进了那东西,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一点也不觉得痛。后来一看我的脚和腿全部被恶人打成了青紫色。后来恶人用电棍电我,我不知道电在那里,没有感觉。后来才发现手背被烧青黑了。

恶人逼我写转化书,我不写。一个小伙子强行抱住我的手写。我心里告诉师父那不是我写的我不承认。我开始绝食抗议。三天后开始给我灌食,两次没灌进就输液。这时我的手脚全都动不了,绝食第八天,找来了洗脑班的黄主任,黄说:只要你吃饭就放你回去。我被他们的谎言骗了就开始吃饭,他们也没放我。

第二天打我,他们叫人把窗户全关上,然后打我脸,打我眼睛,打嘴。打我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部位全被他们打坏了,肿得很厉害,眼睛肿得什么也看不见也睁不开。他们说找医生,我不要。这时姓冯的恶人说:你就写出来不参与政治,不过问国事。所以就写了。回家后越想越不对,我被谎言蒙骗了,要加紧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2003年7月28日上午,我去邮局寄信,被恶人举报,恶警姜天兴要绑架我,我不上车,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并给世人讲真相。后被几个恶警强行拖上车,送城西派出所。我告诉他们:我哪儿也不去。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当天下午放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