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17年的病痛消失了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胃溃疡、高血压、关节炎,最严重的还是结肠炎(全名非特异性结肠炎)。从1980年秋天发现大便有血、肚子疼,直到1997年,在17年漫长的时间里病痛折磨着我,无论怎么治疗都无济于事。乡医院、县医院、地区、省医院,最后到北京大医院治疗,教授、专家多次会诊,都没有效果。病情越来越严重。全家人整天为我愁眉不展,想不出任何办法。

1996年,一位好心的朋友(大法弟子)劝我修炼法轮功,当时我认为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炼功还能治好?因为我从小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十四岁入团十八岁入党,可是这位大法弟子三番五次来我家劝说,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勉强答应了她。这位大法弟子当时就帮我买了《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并同时到炼功点儿教我炼功,没想到第三天早上炼完功回家,大便次数突然增多,我简单地认为炼功了不但没好转反倒严重了,索性将四本书包好放到柜底,再也不看不炼了。因为《转法轮》没有看完,根本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97年春天我的病情突然严重,无奈之下又到省医院治疗花去一万多元,仍然没有一点好转。大夫说:“这种病在当前国内外没有特效药物能治疗,原因是不知病因,只好靠大量服用激素维持。”这位大法弟子朋友劝说让我再试试看,一个年近70的老人,天天往返三四里的路,我们全家都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又勉强修炼法轮功。

当时我的身体很虚弱、没有力气念书,丈夫和孩子们便读给我听,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四五天后,我感觉浑身有了力气,自己能靠着被子看书。值得惊喜的是,又过了四五天我能下地,坐在沙发上一看就是半天,也不觉得累。十天后,家人搀着我到了炼功点儿,一个小时的动功下来,浑身是汗,四肢发抖。

因尝到了甜头,不管怎么累天天硬是坚持炼。一个月后便血渐渐消失,激素药也逐渐减量,三个月后便血彻底消失,肚子也不疼了,同时其他几种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不了解情况的人都不敢相信我炼了法轮功会出现这样的奇迹。我精神焕发,满面红光,似乎又年轻了十岁。当时我和我的家人真是激动万分,不知用什么言行报答师父的慈悲之恩。

几个月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头晕、手脚关节肿,小便白糊状,流口水,出大汗等症状,明知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但内心深处还是放心不下,于是我又偷偷去医院检查了血压和尿,结果是:血压不高,尿里的东西是杂质不是病。当天晚上,我在梦中看到我家的屋子正面墙变成了透明的玻璃,玻璃里面是大小不同的无数法轮,同时转动。不一会儿,墙根里堆满了一大堆烂布条、破棉花、线头儿等等。又看见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士站在我头前指着这堆东西只说了一句话:“这都是废物。”第二天,我头不晕了,手脚不肿了,一切不正常的症状都消失了。

又过一段时间,师父又给我净化身体。腿疼、坐不下起不来,行走很不方便,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晚上集体炼完功后,有位弟子问我:“明天总站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你能去吗?”我说明天再定吧,想去可腿又不方便。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我的腿一点也不疼了,我明白师父让我去看讲法录像。饭后我正准备要走,突然来了一位好久没见面的客人,我心里很矛盾,修炼事大,要陪客人就误了看录像。客人看出我心情极为不安,就说:“我先走了,以后再来。”我没有挽留他,跑步赶到总站,一点儿没误。

我业力大,悟性差。没过多久,病业又来了,高烧、上吐下泻三天没吃一点东西,虽然高烧不退,可心里一点不着急,一位弟子来看我问:“你是否做了不符合师父要求的事?你对丈夫退休一事是否想不通?”我点头说是有些想不通,我把钱看的太重了,丈夫是一个常人还能接受,而我还不如一个常人呢,我悟到了是我错了,这位老弟子走后没半小时,我觉得浑身不烧了,想吃东西了,全身很舒服。

一年后我的身体非常好,一切家务由我一人承担,看书炼功从不间断,并将《转法轮》从头到尾抄写了一遍,心情舒畅愉快,真正尝到了没有病的精神状态是何等的幸福。我满以为我是一个很健康的人了,但我的身体还没有净化,不知不觉我的左眼下面长出了一个又黑又大的瘊子,裂着缝,难看不说,往下看影响视力。越长越大,周围的人谁看见谁说,快到医院做了吧,我的回答是不着急,忍一忍。有一天,我的近邻告诉我,她老家有个老头,和我长的这个瘊子一模一样,慢慢的把脸烂完了,老头也死了。当时我听后表面上不着急,可心里却有了压力。中午睡觉前我两手捧着《转法轮》,心里一遍一遍默念,师父我深知是您给我净化身体,可我生活在常人范围之内,常人的议论我有点儿承受不住。几分钟后,我困了,入睡了。

我在梦中看见我老家门前对面是一座大山,山的顶峰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上突然长出一个木桩子,又看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士身穿一身白衣,站在山顶的大石头上,手拿着一把木锯转转圈锯木桩,一眨眼功夫,木桩从山顶的大石头上滚了下来。我浑身一抖吓醒了。抬头看表只睡了二十分钟。半个月的一天晚上我刚要洗脸,手还没挨着脸,这大瘊子就掉下来了,没有一点血迹,真是神极了。

我太激动了,眼泪涮涮掉下来。师父啊,今生今世您是我最敬佩的、最崇拜的恩师。无论天翻地覆我都跟您走。从此,无神论的观念从在我的脑海里彻底消失。

半年后,这个瘊子又在原来的地方长出来了,比第一次长得还快,不到三个月又长得很大,女儿的悟性比我强,她告诉我:“不要着急,第一次是师父用木锯锯的,根没出来,这次师父要给你拔根”。三个月后果然连根一下脱落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亲友们、邻居们都说:“法轮功真是神了”。

97年正式得法,至今六年多了,偶尔身体也有不舒服的感觉,但既不影响吃饭,也不影响干活,很快就过去了。

我的丈夫从不信神不信鬼,可我的神奇变化他都亲眼目睹,师父一次次的在梦中点化,深深触动了他的灵魂,他十分感谢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救了我一家人。他信了,于是他也炼上了。他是一个脾气很倔强的人,我也是一个从不让步的人,结婚后两人整整吵了三十多年,日子过的很不开心,炼功后彼此互相谦让,再也不吵了,我的婆婆是个不炼功的人,她逢人就说:“我的儿媳炼了法轮功,不但十七年的顽症彻底好了,两口子再也不吵架了,法轮功就是好。”

我是71年当上民办教师的,任教后我尽职尽责,学生考试成绩和我个人考试成绩历次都是名列前茅。可是年复一年的转公指标就是轮不到我,无论怎么奋斗、怎么努力都不顶用。全乡考倒数第一的人都转了,唯独留下了我,我心里很不平衡,一届届县委书记、教育局长都找了,他们听了我的情况后,都说应该转公办教师。可是到头来还是没有我。直到二000年全县最后一批转公指标仍然没有我的名额。我们全乡只剩下我一个人没有转公。乡亲们为我很惋惜。兢兢业业干了二十多年,到头来,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只落了一身疾病,终日怨天怨地,认为世道不公。幸运的是九七年得法后看了《转法轮》242页妒嫉心一课,我才恍然大悟,多少年的遗憾终于有了答案。师父说:“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着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着你的业力去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可能这一生你啥都没有”。

炼功前,我看钱很重,整天执著钱。99年去北京探亲在火车上,身上仅有的五百块钱被小偷偷走了。2000年家中好不容易存下三千块钱又被小偷偷走了。一位老弟子告诉我说:“只有放下对钱的执著,才能过关。”从此我不再执著钱了,不生气,不着急,反而家中的钱比原来多了。

六年的修炼使我悟出了一个道理,无论是身体,还是素日的生活,方方面面一切执著,如果都能放下,思想境界会上升得很快。我不仅对我的亲朋好友,凡是有机会接触的人,我都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绝大部分的人听后都很相信,同时他们又将我的经历传给了他们的亲朋好友。六年来不知有多少人,通过我炼功后受益神奇的变化,使他们也跨入了法轮功的行列。

尽管如此,我还是深感内疚。因为我从法轮功索取的太多了,而我为法轮功付出的太少了。我决心走好最后修炼的路。让更多的有缘之人得法得度。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