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地区定兴县高里乡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自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以来,高里乡及派出所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抓捕,它们在乡里设了所谓的“转化班”,每年要办好几次,乡政法书记刘文心,利用手中的权力和610组织及计生办的人员利用欺骗伪善的手段,几年来无故强行绑架大法弟子数次,每次都一个不落地把学员抓去关进乡里,有时还半夜跳墙进屋抓人,抄家、抄钱,见钱就拿,见东西就摔,它们把钱抄走还找借口说是学员买资料用的,它们对学员非常严酷。

最邪恶的有现乡党委书记刘文心、派出所恶警林志强、李得良等一些不知名的打手们,有的恶警现已调走,换了一些不知名的新人,都十分邪恶,它们把学员抓去关在乡政府大院里或派出所里,白天让看转化材料,不许说话,更不许学法炼功,都有专人看守,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还雇了一些打手,有时让学员对着打,还逼着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把学员抓去二话不说先毒打一顿,打昏后醒过来接着打,它们惯用的打人的招数是:十几个人围着一个学员打,都是好几帮打手,这帮打累了换那帮,男学员是扒光衣服趴在地上,手铐着举过头顶,有时倒背着铐在电线杆上,用湿毛巾抽学员的脸,用棍子打,棍子打断了就换2寸粗一米长的白塑料皮管打,用电棍电,打耳光,一连打几十个耳光,用皮鞋踢赏学员的腰、关节处等,用酒瓶子打学员的踝子骨,脚肿的个把月穿不上鞋,浑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肉都打成死肉了,还用棍子戳学员的脸、嘴,戳的都肿起来,很长时间不能张口吃东西,还说学员装蒜,女学员是让跪着打,几帮打手直到累的手脚抬不起来了,实在没力气打了才肯罢手,把学员打得动不了了,还说学员是装蒜,还说是装死。

开始还管饭,虽也只不过一天两顿饭,一顿一个馒头,几丝咸菜,一天20元钱的伙食费,最后就不给饭吃了,让家属送饭,有送的就吃点,没送的就饿着,也没人管,还得照样每天劳动、跑步、排操,每天在它们上班点名时让学员跑在乡政府大院里,让每个上班的人都看到,动一动就有专人在旁边打学员,有时让学员整天跪砖头,晚上不让睡觉,要围着乡政府大院跑步,跑慢了就打,用钢筋棍打学员,学员们都被它们罚过钱,多的达几万元,它们曾为迫害法轮功得了奖,还说你们法轮功的钱好挣,因为你们讲忍,学员们曾多次跟他们讲真象,给它们光盘、资料,他们一概不接受,这些整人的招儿都是出自党委书记刘文心、恶警林志强、李得良等人之手,刘宝元就是被这些恶徒们逼死的。

刘宝元是定兴县高里乡北章村人,男,30多岁,他是个本份的农民,忠厚老实,村里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就因为炼了法轮功,几年来被抓、被打、被罚钱,日子也过不了了,最终被逼死,他的妻子因炼法轮功被劳教,家中剩一个十几岁的儿子由哥嫂带着,父亲跟着哥哥过,现已家破人亡。

刘文心依仗邪恶之首,用尽脑汁,用尽整人的招数,把这些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劳教、判刑、家破人亡,有的被迫流离失所,用尽所有邪恶办法转化学员,小小一个乡镇竟把这些好人迫害到如此程度,被拘留、送洗脑班、关进派出所,实在邪恶至极,但法网恢恢,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得自己偿还,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无论邪恶之徒怎么迫害也动摇不了真修弟子的正信、正念,同时我们再次真心相告,珍惜法轮功学员给你们的了解法轮大法的机会,停止你们的恶行,善待大法弟子,赎回你们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