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开铺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大,原来身体有的病都好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要求的我们做好人,修炼“真、善、忍”,我们都是时时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把法轮功定为X教,我认为这样对我们不公平。于是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到北京上访,目的是想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到了北京就被北京的恶警抓了起来,并关在北京的崇文区,在那里我说了一声要求炼功,就被一个个子有一米九高的恶警狠狠打了一拳,当时就被打倒在地,在那里非法关押了我九天,后又被转到怀化驻北京办事处关押了15天,后被送回怀化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因到北京上访被怀化610的人敲诈了我一千八百元钱。

由于上访无门,我于2000年10月回到老家湖南宁乡,为了让人们了解真相,我便去散发真相资料,被宁乡县流沙河镇青山桥派出所恶警抓住,用铐子扣住我的双手直接送到宁乡县看守所,在那里,邪恶的警察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他们唆使看守所中被关押的打、诈、抢、偷、吸毒的犯人天天打我,那里牢头是用钱雇佣他们打我。几个月后又把我送进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关押一年半。

在2000年4-5月份,我回老家期间,曾被宁乡青山派出所的邪恶骗去了我的大法书及炼功磁带。

一年多后,在2002年3月提前两个月放回,在公司办理了退休手续,同年7月10日回到宁乡,13日去老兄家帮忙收割早稻,青山派出所几个邪恶之徒趁我不在家,私闯民宅,把我放在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共7本,还有信封、邮票各15张以及个人的信跟好友的照片统统被搜走,在当今的社会,这帮邪恶之徒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法律,任意的私闯民宅,搜刮民财。这还不够,邪恶之徒于当天下午5点钟把我骗去,说是去讲几句话再送回来,去了之后,他们就把我关进宁乡县拘留所。恶警搜监。把我的《转法轮》书抢走,我以绝食抗议,七天后又有两个警匪骗子说把我送回青山桥,谁知上车后又被送到长沙新开铺。什么原因抓人关人,要关多长时间都不让你知道,而且把被抓的时间7月13日改写成7月28日。

在新开铺劳教所里的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那是一个魔鬼所,肆意地、没有人性地迫害大法弟子。在那里的大法弟子。每个人有两个吸毒或刑事犯人夹控一个大法弟子,不准他们讲话。我在入教处,那天上午点名,我没有答到,他们就关了我9天禁闭,只给我穿一件单衣,一条短裤,那时正是冬天,天还下着雪。在过春节放假期间,那些吸毒犯人要其它犯罪分子专讲下流话,真是不堪入耳。我独自炼功,又被关禁闭5天,给戴特制的钢盔帽,很沉、很大、很长的帽子。还用邪恶特制的“约束衣”穿上衣服像捆粽子一样,捆得好紧,使全身难受。

在新开铺劳教所里,邪恶之徒及包夹将讲“法轮大法好”这句话视为禁语。不准讲,不让说,而那些不堪入耳污秽语却让他们天天讲,还要坏人夹控好人,我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也不想让邪恶的犯人对我进行无理的约束,去食堂吃饭后,食堂里还有400多人,我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还没喊完就被值班的和挟控人员拳打脚踢,捂紧嘴巴不准我喊。后被他们把我搞到五楼办公室,被一大队的恶警黄浩(专对付法轮功学员的)连打带踢,10分钟之内打了我不少于50下,还有两个挟控的人,一个叫李卓、一个叫潘朝辉的从中帮着打,打得我晕头转向,眼冒金星不分东南西北时,被迫承认了在人多的情况下不该喊,也不要喊的话语。还有一次早上集合到做工的地方报到,我讲了一句“还我大法书来,我就自然做得了”。一大队长听了,一边骂,一边说你还提什么条件,就走到床边,几个人把我拖下地,又是一顿毒打,还揪着我胸口的衣服,往墙上撞,连撞了十几下。

以上只是我被迫害的事实的点滴纪实,大大小小的迫害无计其数,我讲出来的目的是让世人了解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使多少善良的人受到迫害,遭受非人的折磨,有多少家庭受到了牵连;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虐杀,江氏所欠下的血债累累。

我一定要按师父的法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的一切行为,以前在邪恶威逼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作废。用大法指导自己的言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另行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