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希勤乡农妇自述:这四年来我遭受的迫害数不过来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我叫黄彦珍,外号老何太太。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小五屯)。因有多年的内伤病、肾病、肺病、胃病,常年用老头子的全部医疗费吃药,约3000多元。从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病全好了。

99年7月江泽民破坏大法,诽谤我师父,我在2000年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村长张彦武跟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在这4年来村长张彦武一直把我当做“罪人”派人看管我,不给我人身自由。我走到哪里,张彦武听说就去哪里打我。一次我去玉民村干女儿家,张彦武带着一个人到我女儿家打我。两人用皮鞋头直往我身上踢,踢得我全身是伤。又一次是我去志强村侄子家,张彦武知道就打电话到治业村,治业村村长还有一个人在我路过他们村时,把我截住打我,两人在我身后往我后心部位用皮鞋头狠踢。我突然听到旁边有一位妇女大声喊“会出人命呀!”没有被恶人踢死。张彦武害人之心不死,又一次把我送进双城看守所。

2000年我一次进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抓。希勤乡派出所人员把我和韩霞、冠方凯三人抓到希勤派出所。由希勤乡政法书记王治文为首四人打我们。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水泥墙上撞。当时张彦武又来到派出所打我,打完后把我铐在铁水管上。第二天早上班时,听派出所所长阎俊说:昨晚上张彦武打完我走后去一家酒店嫖娼,说张彦武在哪个房间他都看见了,当场有近十人听到。村长嫖娼,警察看见了不管,法轮功是好人却又抓又打,这全是江泽民一伙道德败坏的邪恶。

还有一次无任何因由,张彦武把我抓到村办公室,张彦武为首三人直往我头部打,当时打得我右眼红肿,左眼眼眶打黑,两太阳穴打肿,打了两个多小时。随后才问还炼不炼功?后来它们又抓来两、三个人也被殴打。一次我上北京被截回时,在汽车上一个希勤乡姓吴的干部一连两拳打我右眼。当即打得我脑袋痛得象裂开一样,眼睛流出很多泪水,用帽子也捂不住。当时我以为眼睛瞎了。听张彦武说,乡政法书记王治文告诉:打法轮功留口气就行。后来张彦武、王治文都遭报了。张彦武原来就一只眼,2003年另一只好眼被人打伤入院。王治文在2000年曾遭车祸,妻子受伤。

这4年来我遭受的迫害数不过来。在北京恶警打我;在双城看守所好几次被上刑,崔所长亲自动手抓住我头发往墙上撞,把头发拔光顶,满头大包,几乎昏过去。因绝食抗议关押被从鼻子插管无数次灌浓盐水,极端痛苦。2002年我被非法判两年劳教。我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绝食抗议、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讲真象证实法轮大法好。后来两个恶警把我塞入老虎凳迫害我。当时我想到大法遭迫害、师父被诽谤,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万古奇冤”,喊得那些恶警们都吓得躲开了。只剩下一个劳教所的头儿(大高个子)和劳教所专管训练的教官两人。后来那教官用胶布把我嘴封住,一直迫害到将死没死前,把我送万家劳教所医院,急救后让我们村长张彦武把我接走送回家。

这4年来邪恶对我的迫害极其严重。在610五进五出,从没有向邪恶妥协过。每次把我抓走后,家里只有84岁的老头子,他是抗战老干部,有伤残,耳聋眼瞎无人照顾。家中两次被盗,损失钱两万多元。老头子每月1千多元工资一分不剩,共被各级610勒索数千元。

以上是我简单的迫害经历,讲出来让大伙知道,认清邪恶,不再继续被谎言欺骗对好人犯罪。希望能唤醒人们的善心。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法轮大法把美好带给所有的人。我们大法弟子继续努力,请所有善良的人们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