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延边百姓的信:究竟谁在害人?


【明慧网2004年2月3日】前一段时间电视焦点访谈又报到说“法轮功”害人。究竟谁在害人?我做为一个大法修炼者跟延边家乡的父老乡亲说一说我们修炼后受益情况和经历。请大家来思考。

我原来是多种疾病缠身的人,身体特别不好,家庭不和。经常和丈夫闹矛盾,严重时甚至有轻生的念头,所以心里觉得很苦。 96年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师父教我们做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善待别人,在任何场合都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样对家庭对社会,对人类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修炼一段时间后,我身体的各种疾病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生活有了希望。这一切来源于大法,是大法给了我新生。这是作为我个人来讲。

在广大修炼者的群体中没有现在社会上那种坑,蒙,拐,骗,吃,喝,嫖,赌的腐败现象,法轮功是一片真正的净土。如果不是江泽民的忌妒心执意镇压法轮功(江××代表不了政府),修炼的人数会越来越多,做好人的人越来越多,不用法律来约束人,都用心法来要求自己,那国家社会将是什么样?大家是可想而知的。

自从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以来,各地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为了追随江××邪恶集团作了许多世人不知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他们经常无故到家骚扰大法学员,今天来人让到派出所填表,明天去了解情况,写不修炼保证,用欺骗强制手段抓捕学员进转化班,进行拘留或劳教。国家信访办变成了公安便衣队,有人上访就抓,没有炼功人的说话权利。严重的违反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学员的通讯工具也都被公安局监听,侵犯了人权。其实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难道非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不可?

我曾经就被龙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几个恶警抓去,当时他们来我家抄家,翻的乱七八糟,我家人阻止他们,他们就威胁说要连家人一块抓去。因家人害怕被抓所以也不敢说了。我在公安局被手铐铐着折磨了两天,在这期间没让吃一口东西,以政保科长姜英为首的几个恶警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当时他们对我拳打脚踢的,我的头发被他们拽掉很多。有时打的两眼冒金星什么也看不见,我的腰带也被他们拿去当打人工具,劈头盖脸的打,其中一个大概40来岁,身高约1.7至1.8米左右的恶警(我不知姓啥)最邪恶,一点人性没有。他踢我时总是对着腿两侧的两个点。就这样打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完了接着打,休息时嘴里还骂着大法还骂我。当时他们因为打我把自己的手都打疼了,有时一人打,有时两人打,有时上来更多的人把我围在中间,同时连打带踢,拳脚像雨点般的落在我身上。

当时我的两条腿被他们踢得整个都青黑色的,硬硬的,脑袋上大大小小的都是包。这哪里是人们心目中的警察?比过去的土匪还野蛮。对一个只想有个健康身体、做好人的善良人就这么凶狠,一点善念都没有,这样的做法天理不容啊!当时我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呀,你就是打死我,我没干的我也不敢乱说。第三天下午,他们把我送进了延吉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的腿疼得难忍,不能侧身躺着,躺下后几乎连翻身都翻不了。在拘留所里,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还判劳教一年,偷偷的把我们送进劳教所。到了劳教所后我们才知道,到了那才让我在劳教票上签字。我说我没罪不签。恶警说不签也得劳教。我看见公安为了往劳教所送人还给劳教所送礼(警察说是延边特产)。

在劳教所期间,我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40多岁,被龙井公安局一恶警一拳打掉四个门牙。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非法劳教期间,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我的家人每时每刻都在惦记着我,尤其我妹妹好长时间惦记我都睡不着觉,在我劳教不到5个月时我的母亲去世了。作为女儿没能给老人送终,我心里非常难过,而这件事,我是在被释放后才知道的,我的泪流了又流,但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我。这种无理的迫害不仅伤害了我,也伤害到我的家人。

乡亲们,这一切又都是谁造成的呢?我只是受迫害中的一员,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抓,被拘留,被劳教,被判刑,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失去工作,有家不能回,老人孩子没人照顾。常年流离失所,甚至被迫害致死。可是他们仅仅是为了一个信仰,说句真话,有一个好身体,以至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请问乡亲们难道在我们中国的国土连作一个好人的权利都没有吗?从这些事中不难看出究竟谁在害人。

至于法轮功到底如何,只有学过的人才最有发言权。如果真像电视宣传的那样,那不用别人管,我们自己就不练了。我们大家都是有分析辨别能力的。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不让学员上访?为什么判刑不让请律师?为什么没有炼功人的说话权利?因为他们极力地在用一言堂的谎言掩盖事实真相,蒙蔽老百姓。但是好人不会永远被迫害,阴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请乡亲们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请您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