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一生晚年得法 正念正行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3日】戎马一生 晚年得法

我是河北省某市的一名离休干部,男74岁。孩童时随父在东北老家做抗日交通员,15、16岁就参加了抗日联军。四野进驻东北后归编人民解放军,历经四平战役,辽沈、平津战役,解放西北,中印自卫反击战等。从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从兴安岭到喜马拉雅山,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热爱生养过我的这片土地。

晚年离休了,虽然身体多病,但我很知足,也很乐观。说来也奇,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使我对未来充满希望,追求向往着,恰在这时,我和老伴听说市里某单位举办法轮功录音讲法教功学习班,我和老伴有幸参加了,第一讲听完后我和老伴一起停了药,九讲听完后,甩掉了多年的药罐子,多种疾病全没了,真是一身轻。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高境界的好人。94年底,我同老伴一起又赴广州参加了第五期师父传功讲法班,聆听恩师传功讲法。这千载难逢的万古机缘永远激励着我俩沿着恩师安排的大法修炼的路勇猛精进。

走遍大江南北 助师洪法

通过学法修心,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我和老伴不约而同的想到:咱们在大法中受益了,要让更多的人得法受益,从95年开始,通过写信、发邮件、打电话、探亲访友、自备干粮、路费、背上录像机、《转法轮》等大法书籍踏上了义务弘法教功的千里征途。我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有师在、有法在、一正压百邪,力排万难,助师世间行,东到小兴安岭林区、三江平原,西达晋中大地,北至塞外城乡,内蒙西部大中城市,五个盟的旗县。到99年4.25,所到之处普遍去过三次,有的城乡多达五次甚至更多次。

面对恶人,我说,“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是更辉煌的!”

99年7.20,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精进要旨》(二)“心自明”)。邪恶之首江××集党、政、军于一身,毫无顾忌地凌驾于宪法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它下令取缔辅导站,接着它凭借权力,指使相关机构发布命令取缔、禁止、通缉等等,一时全国黑云密布;在这之前,6月10日,江就下令秘密组织了臭名昭著的盖世太保式的“610”组织,从上到下层层设立,全面抓捕大法修炼者,使无数人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众多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致残,江××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它凭着权力制造一个又一个谎言、丑剧,给大法栽赃、抹黑、攻击我们伟大的师父,犯下了人身攻击罪;它凭借着权力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丑剧;它凭着权力在“转化班”、拘留所、劳教所对大法修炼者滥用酷刑,犯下了酷刑罪;它凭着权力派出大批特务到国外煽动那些不明真相的华人仇视法轮功,花着人民的血汗钱不手软,失民心都失到国外去了,是多么的愚蠢呀!

在四年迫害大法及大法修炼者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建立在谎言、欺骗、造假的基础上,没有一件是真实的,所以它最怕见人、最怕曝光、最怕公开,最怕第三方、第四方调查。假的就是假的,假的只能在一时的阴沟里作乱,江××也最怕大法弟子讲真相。因为真相能使其原形毕露,魂飞魄散。所以大法弟子讲真相是邪恶最害怕的。请看以下面的事实:

99年7.20江××下令全国大抓捕,这时我正在家,单位领导李××将我出卖给市监察局,把我骗到小车上驶向市郊。我发现他们在行骗,我是被绑架了,当时,我立即警告他们,他们那么做是违法的,我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一小时后车行驶到某县委招待所,住进了一个“高间”,从此与外隔绝,失去了自由。我对他们说:你们这是违犯宪法、侵犯人权、侵犯人身自由。他们脱口而出,“我们是奉命行事,你要告就告江总书记吧!”可见这是江××亲自下的密令。在被非法拘禁的15天,我照样学法、炼功,向他们讲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使市、县两级监察人员初步了解了法轮功真相,默默地给予我同情和支持。此后公安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610办公室”,时常指派人察看盯梢、监听电话,干扰我们家庭的正常生活。

2001年4月12日,恶人非法监听我家电话,派出所出动了片警黄××、王××等人,在我居住的居民们小区的门房内,对来过我家的人逐个盘问,当时带走二人,非法搜身拘留,结果啥也没收到,半夜才放回。

2001年5月中旬下午,市刑警大队高××、刑警十几人,分局副局长,片区派出所长姚××领着片警、街道干部、居委会生任王××,十六、七人先后非法闯入我家,口口声声要我交出大法资料,否则就要搜查。我严正警告他们:他们这样做是侵犯人权,践踏宪法,我要上告他们。其中一个恶警说:“你告谁?除非你把江××告倒!”言外之意是江××让他干的。五、六个小时的大搜查,什么效果不见,他们气急败坏地威胁我,我当即告诉他们:大法资料是公开的,都在我心里。

他们到夜里11点多也没搜出来,那么圣洁的大法资料,他们怎么看的见呢?我和老伴坦然不动,坚如磐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期间,就在他们当场填写搜查证时,又驱使手下翻找。我家的所有柜子、箱子和楼下的小房被翻了个遍,发现了什么?他们意外地发现了我们老俩口修炼前的奖状、军功章,模范、英雄册,五、六十年代的军装、军衔等物品。恶警高××说:“老爷子,你的光辉历史要珍惜呀。”我说:“没什么可珍惜的,我今天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是更辉煌的!”此时“610”头子、市公安局刘副局长垂头丧气的走出房间,两个恶警在私语:这下全完了,奖金泡汤了。可见是江××用钱、物刺激着贪婪的人在行恶。

这次敲诈失败,他们没有罢休。2001年5月30日,管区派出所长姚××,警曹××、王××、小郑等都来我家,说有人举报我,我单位领导让去单位说清楚。我知道他们是谎言、欺诈,一上午和一中午没说动我,只好请示上司,结果是强行绑架我。四小警一拥而上,我想没那么容易,此时正是当众揭露邪恶的时机。我喊道:“大家看!警察无故抓人,践踏真、善、忍,践踏人权,践踏信仰自由,这是什么世道?做好人都不让?真理、正义何存?”当他们费尽力气把我抬到楼道、楼下到大街上,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地说:这是啥世道?这和土匪有啥区别?唉,社会完了……哪里还有人权?

讲真相 正念出樊笼

接着,第二次的搜家,连搜查证也不填。我同样啥也不能让他们得到。姚所长一行五人强行非法绑架,把我送往30里外的拘留所。我一路上和他们讲真相,发正念。在当日把我安排到“照顾号房”。我心想:既来了就正法吧!开始对号内四个犯人讲真相,就得到号内犯人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和邻号的十名大法弟子沟通上,我向他们简单介绍了近日师父的讲法和正法形势。第二天,恶警把我转到24人的大号,理由是人多好照顾我,我想人多更好正法。一进号房,挤满犯人的空间,一下发出各种呼唤声。有人说来了个爹,有人更正说不对,来了个爷爷,说着大家围了过来,问长问短,好似久别重逢的亲人,倍感亲切。多数称呼我“老爷子”,有的叫我“爷爷”、“老爷”。这号是最大的号,五个号长(犯人),各有分工。墙上贴着“狱规”,实际是挂羊头卖狗肉。我亮明大法修炼者的身份,被非法绑架来的,他们更进一步接近我,敬仰我,我悟到这是大法的威严在我身上的展现。接着号长发号施令:××打地铺,让老爷子睡,××挨着老爷子睡,早晚好照顾。我说我是大法修炼者,不是刑事犯,我不穿这里的衣服,不用这里的被褥。号长安排人把旧被褥拆洗了,下午就给缝起来,但我15天一直没用。每天早晨背“狱规”,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背师父的经文,不背“狱规”。明白真相的几个号长说:老爷子,你要炼功,就炼吧,管教来了我们通知你,你要和其他号的炼功人联系,我们给你传递。他们还安排专人为我打饭、洗衣。每天在他们背狱规时,我两眼盯着管教发正念,背经文,并一直坚持炼功、讲真相。九天狱中讲真象,目的达到了,我对号里人说:从今天起我不吃狱中的饭,不喝狱中的水,请你们支持,会得善报的。号长当时就表态:行!我们一天三次告急。我心里默默地向恩师表示:一切听师父安排。五天停食停水,说也神奇,只感身体轻飘,没有饥渴之感。

6月14日上午,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高××和三个刑警来拘留所要见我,我被一个强壮的犯人背出号房,穿过过道到前院,这个犯人一边走,一边大喊:参加三大战役的离休老干部、老革命,因炼法轮功也被送进××党的监狱,反复地喊。当值的管教都听得真切,却顾不得找房间去接待这三位上司,只好开了小会议室,简短的对话时,我闭着眼睛答道:“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没错,做好人还有错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坏人越少越好吗?”姓高的威胁说:“你的工资也不低,你的孩子、女婿们工作单位都不错,要因为炼法轮功而失去了工作,你会后悔的。”我说:“我死都不怕,还怕你以此来威胁?我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掌握了真理的人,我的亲戚、好友都会受益的,他们将来会更辉煌,更幸福。”我随之又道:“《转法轮》是天书,我劝世人莫糊涂,待到他日真相显,有的哭来有的笑。”姓高的又说:“这么大岁数,又有过光辉的历史,为法轮功失去生命不值的。”我说:“法轮大法是宇宙真理,我们掌握了真理的人,用自己的痛苦甚至付出生命,唤醒更多的世人的良知,是值得的。”姓高的气急败坏地说:顽固,顽固……”

当天下午,我单位领导、派出所的姚所长及俩片警,同我的长女、次女和女婿一块到拘留所探视,我又被人背到接待室和他们见面。我闭着眼睛听到姚和我单位领导的声音,我低声道:姚所长你非法绑架我,一切后果你要负责!并表示要和我的孩子单独说几句,当他们离开后,我睁开眼说:“你们别怕,我不会出事。”看到状态,他们赶紧把我送回号房,接着狱医给我量血压,狱医连唤三遍:二百二以上。他们叨咕了好一阵,突然有人唤:“是不是装的,再重新量血压!”此时,我被一个外勤犯人背着往出走,我偷眼看到了我的闺女在走动,背出了大门,送到我领导的车上,姚所长说送医院抢救,当时我长女警告他们:送医院我爸不会接受治疗,出现任何问题由你们负责,姚××他们只好请示上级“610”、市局,答应送我回家。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出了拘留所。

在我回家的第二天,派出所要单位和家人去办什么手续,单位付了五千元。后来是从我工资中扣除。这还没完,每逢敏感日,“610”或派出所就打电话,找我子女,找我单位,干扰正常家庭生活。

和您说说心里话

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程度不同,折磨致死、致残的,精神失常的,被毒打、酷刑、秘密虐杀的,拘留、反复拘留的,判刑、劳教的,罚款、抄家的,抢走存款、房地产证、车、家畜的等等,等等。这种天理不容的恶行,在全中国城乡到处都有,时时发生;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的到处可见。其实,受迫害的何止是大法修炼者,不是啊!江××及610的谎言毒害的是十几亿的中国百姓乃至全世界各国人民,还有受江××权力驱使被利用的相关单位、部门、组织、团体和个人。

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他们为了维护真理和正义,为了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他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在揭露邪恶迫害,制止这场迫害的继续发生。全世界正在起诉制造这场迫害的元凶江××及帮凶“610”,此起彼伏,明白善恶的人们也加入其中。善良的百姓当您明白真相时,当您的良知驱使您为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说句公道话时,请您不要犹豫,和您的左邻右舍,和您的亲朋好友,说句“法轮大法好!”讲一讲您知道的法轮大法吧,您说的公道话就是支持大法,您会开心、很开心,因为这是真正人的本性,也因此您会得到善报,所以您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请记住: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