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正法修炼行列 勇猛精进


【明慧网2004年2月3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五年多了,在得法之前,我患有严重的乳腺增生、腰椎骨质增生、胆囊炎、头痛、咽炎(严重时长期嘶哑)等多种疾病,是个有名的病包子。每年都得花两千元钱左右的医药费,病痛折磨得我每天都痛不欲生。

98年10月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我深深的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从心底体会到了法轮大法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发愿要勇猛精进,跟师父回家。

99年7.20以来,大法在人间蒙受了奇冤,我悲痛万分,但我也更加坚定了助师正法的信念,我决心要以我亲身的经历证实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当时白色的恐怖下,我为证实大法在当地公共场所炼功,并多次到北京证实法,先后被当地公安局两次非法拘留在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因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送往马三家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公职。在拘留所里面对恶警的非法审讯和省公安厅的人,我义正词严地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一定要坚修到底。

在看守所里我们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睡在冰冷的漆板上,吃的是夹生饭,水煮的菜上面经常漂一层虫子和大苍蝇,学法炼功就要挨打。一个大法弟子把师父的经文带到看守所被恶警发现后,被打了二十几个打耳光,还拳脚相加。

马三家教养院,更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恶警的残暴。只要不违心妥协放弃信仰,整天洗脑迫害。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不让吃饭,晚上蹲厕所,不让睡觉,蹲小号,恶警打嘴巴、用电棍那是家常便饭,我亲眼看见大法弟子邹桂荣被逼迫蹲小号,脸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绥中前所的苏菊珍(后来被迫害精神失常)每晚蹲卫生间,大家都能听到她被折磨的惨叫声。

我由于学法不实,在整天的洗脑迫害下误入歧途,干出了大法弟子不应做的事情,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2001年我回到家中,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建议》,才猛然醒悟,痛苦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我是多么的对不起为我不知承受了多少的师父啊!在师父的鼓励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心重新走入正法进程,用实际行动洗刷我对大法犯下的罪过,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在证实法中,我时刻保持正念,用多种形式讲真象发资料,平时不管到哪干什么,我都利用一切有利时机讲真象,救度着被谎言欺骗的众生。完成着自己的史前大愿。

在讲真象中我不管工作多忙,每天坚持学法至少也得二至三讲,发正念更是不误,我深深体会到只要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正念正行,师父什么都会帮。记得一次邪恶在当地办洗脑班,我也正在选资料,路上一位同修告诉我“你要小心邪恶×××,要抓你,说你有活动。”我当就想邪恶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晚上我打开《转法轮》正赶上我学到第四讲,几行大字金光闪闪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帘“只要你修炼,就是我们这一门中的人,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修炼一帮到底。”我当时心里一震,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师父啊!您是多么的慈悲,时时刻刻都呵护着弟子,时时刻刻都在鼓励、引导着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怕什么呢?我还需要什么呢?此刻我更加信心十足,再发正念真有顶天独尊压倒一切的气势。

在师父呵护下,大法的威力下,我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更加勇猛精进,在证实法的路上越走越坚定,不管什么情况下谁也挡不住我修炼的脚步,我也永远不会停下证实法的脚步。

最后让我们用师父一段话共勉“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带着如意真理来,洒洒脱脱走四海,法理撒遍世间道,满载众生法船开”。(《如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