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故事(2):正念脱险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资料点的风风雨雨

我家里电脑买的比较早,自己没事就上网看看国内的新闻,剩下的我什么也不会。有的同修就建议我上明慧网。因为邪恶的封锁,明慧网我上不去,我对电脑也不懂,就找同修们联系。由于自己得法比较晚,认识的同修很少,而能上网的同修在安全上比较注意,不轻易与外人接触,所以同修就通过熟人找了一个能上网但不修炼的人给我要了两个代理服务器,并告诉了我使用方法。

当我第一次打开明慧网时,我兴奋得跳了起来,心想这下可好了,谁也封不住我了。但是这两个代理服务器没用几天就被封了,我就又开始找同修去要,由于给代理服务器的人害怕出事,同修这次没要来,我就又上不了明慧网了。就这样我下决心自己突破网络。

我就把从明慧网上下载下来的突破网络封锁的文章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上代理服务器论坛,只要没事我就上网下载一些代理服务器,通过网站链接到各个技术网站去学习,并通过艰苦的努力,学会了用五笔打字和简单的编辑WORD文档。闲暇之余我还能在国外各大论坛里面贴一些讲真相方面的文章,随着邪恶势力对网络封锁的不断升级,代理服务器也经常不好使,有时一两分钟就得换一个,我就断断续续的在突破着封锁,艰难地下载着大法的资料。

随着自己心性慢慢的提高,在突破网络的技术上我也日趋成熟,当我能用多种方法突破网络封锁时,我就把从明慧网上下载的资料给了两个我认为修得比较好的同修,并与他们两人组成了一个资料点,及时的把明慧网上的最新消息提供给我们所认识的同修以及周边地区的大法弟子,并帮助走错路的同修发严正声明等。由于自己做的比较谨慎,就是和自己天天在一起的同修都不知道我能上明慧网,所以这个资料点运行的很平稳。

2001年春节过后没几天,我这个资料点的另两个同修由于已被恶警盯了很久,两人都被抓了进去。有个同修就劝我出去躲一段时间,当时我也犹豫过,但最后我还是坚定了下来。我相信这两个被抓同修不会把我说出来的。就这样我就又找了两个坚定的大法弟子继续做讲真相的资料工作,不过这一次比上次更成熟了。

2001年6月,由于我们单位就我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警察一到敏感日就去骚扰我。在拘留所时,单位为了救我出来,花了不少钱,在我们单位的基建项目上,恶警把整我当成借口,给我们单位施加压力,要活干,中饱私囊。所以我为了减轻单位的压力,就辞职了。就在我辞职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接到同修的通知说她在看守所没守住心性,把我上网下载资料的事说出来了……。我听说后,很难过,做资料的工作这么重要,这破坏力得有多大呀。我抓紧把电脑清理一空,离开了家。

从这以后警察就不断地找我,但是在我妻子与警察不断的斗智斗勇下,他们始终不知道我在哪里。离开家以后,家乡弟子的资料来源一度终止,我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安身,在外漫无边际的流落二十多天后,在妻子(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劝说下,自己又悄悄的回了家,把家里的资料点又建立了起来,并通过妻子把我下载的资料交给我指定的同修。这样我这个资料点又运行了起来。

2002年春节刚过,由于恶人跟踪外地的两名大法弟子,使数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其中本地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长达8年,致使2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和我单线联系的同修因此也被迫离开了家,使本地区多个大法资料点又一度的瘫痪。这时我只好把下载的资料通过流离失所到外地的同修,再通过各种方式返送回本地。

发正念脱险

在2002年11月份两会前夕一天晚上的22点30分左右,3名恶警来到了我的家,悄悄的上楼敲我家的房门,他们敲门的声音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直到气急败坏。我告诉我妻子别给他们开门,同时我就在屋子里面发正念。在他们敲了半个多小时后,见仍没人开门,他们就下了楼,在楼下他们守了一夜。我知道他们不会罢休的,就在屋里长时间的发正念。

第二天下午,恶警扬××领着3个警察开着车去了我妻子的单位,逼着我的妻子跟他们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他们逼问我的下落,由于我妻子对大法、对我都特别的支持,所以我妻子坚决地抵制恶人对我的迫害,一口咬定不知道我的下落。恶警扬××又带着3名警察逼着我妻子回家开门,我妻子在被逼无奈下,只好回到家里给他们开门。

当我听到楼梯走廊里妻子大声的说话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后,就知道是妻子在给我报警。我迅速躲藏在妻子早已为我准备好的壁橱里。恶警扬××进屋后,就在我的家里翻这找那,三次来到我躲藏的壁橱前打开壁橱在壁橱里乱翻一气。此时我就在壁橱的里面一刻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当恶警扬××翻完壁橱后,又如获至宝地发现在我家还有电脑时,就兴奋地给公安局的技术人员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过来检查。技术员来到我家后,在我的电脑上查了将近2个小时什么也没查出来,就走了。(在此我非常感谢在明慧网上提供安全措施的同修。)

这时恶警扬××还不甘心,又把我的妻子带到了公安局政保科,在政保科里一群恶警还是不断地逼问我妻子我的下落,恐吓我的妻子并给我妻子施加更强大的压力,但是在我妻子机智巧妙的回答下,他们什么也没得到。1个多小时后,他们认为没有什么价值了,这才放我的妻子回家。

我知道这一次是师父保护了我,保护了我的妻子和我的家,在我的家里他们什么也没翻出来,书和洪法的资料当时就在屋里。我的妻子虽然不修炼,但在此时也具备了相当大的勇气和智慧,(过后我的妻子跟我说:在家里只要发现一张传单或把你翻出来我也得进去)而我当时的正念也非常地强,在壁橱的里面一刻不停的发着正念。当恶警扬××的手就快要碰到我藏的位置时,我也害怕过,也想过发正念管不管用,但这个念头稍纵即逝,我很快又能被正念坚定起来。在恶警扬××和另外3名警察一无所获的离开我的家时,(另3名警察在我的家里时什么也没做),我才深深的感受到了发正念的威力,是我自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过了这一关!

不能被怕心、安逸心阻碍

这次邪恶的迫害过后,我为了给妻子减轻压力,在2002年的11月13日,我离开了自己的家,一个人在外边流浪,怕心使自己只和自己认为安全的人讲真相,远离了家乡,远离了家乡的大法弟子,很怕有人再出卖我,而我一个人从此也没有了交流的环境,心性在不断的向下滑着。当我看到明慧网上2004年春节师父的新经文,和近期几篇同修的交流文章,回想起自己这一年多的表现,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刘成军的那句话:“当有一天我站在师父的面前,我会说我不愧为是师父的弟子”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流泪了……。

这一年多来,我学法不够,精进心被埋没了。怕心使我忘记了我还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想挣钱,我想买车,我想买房,我想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安全的地方,我在等着,我在盼着正法快快结束,我在等着恶人接受正义的审判;而我却忘了我此时的责任,在离开家乡的这一年多来,三件事我基本上没怎么做。

震惊后,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一下,看看是不是还有我这样想法、原来做的很好但后来不精进的同修,振作起来去做我们应该做的吧,让我们一起回到同修们的中间去,回到正在踏踏实实、亘古未有的救度世人的正法弟子当中去,并大声的对师父说:师父,我是您的弟子,我会做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