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自述屡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98年我喜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之后,身体的8种疾病不治自愈,都不知道有病是什么滋味了,解决了没有医药费的难题。

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约束自己,教人做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师父教我们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能宽容别人。在家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在社会上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永远不参与政治——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的人生有了意义,我太幸福了,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99年江××开始迫害法轮功,栽赃陷害,欺骗广大的人民群众,我经过一段时间的思量,识破了1400例的骗局,完全是假的,没有一样真的。目的就是挑起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反对善的一定是恶的。

2000年我三次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本地,非法被关押拘留。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上访自由,我们是行使自己的合法权益,何罪之有?可我却被劳教了,关押于马三家教养院。

在那里我被强迫放弃修炼“真、善、忍”,我的人权遭到践踏。劳教所轮番地换人围攻、逼迫洗脑,高强度的劳动,思念亲人的痛苦,无一不在摧残我的精神。孩子上大学,我这个做母亲的总是惦记着孩子的事:孩子的学费借没借着?孩子的衣物准没准备齐全?孩子也一定盼着妈妈,需要妈妈。孩子长这么大头一次离家,而且是去千里之外上大学,可我这个作妈妈的连看都没看上一眼,别人妈妈都能送孩子上大学,我却因为做好人被剥夺了照顾孩子的权利。

2001年1月17日,我被释放回家(院外执行),政法委书记在我身上打主意,我稀里糊涂地参加了他们编排的会议,被上了电视镜头,他们借着我的镜头随便编制谎言,攻击迫害法轮功,我说的是如何做好人的话,可他们一句都没用,完全是栽赃陷害、移花接木的卑鄙手段,欺骗广大人民群众,挑动群众仇恨法轮功,利用我的镜头达到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目的。这是犯罪、侵犯人权。这件事使我长期处于苦恼、悲痛之中。[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同年,绥中报社采访我,记者王薇(女)采访我时,我对王薇说: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一个字不准差。她当时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们修炼“真、善、忍”的人,满脑子都是做好人的话,当然不是他们要的,他们要的是诽谤、栽赃、陷害大法的话,后来我看到我的名字上了绥中报,可内容全是他们要编造的谎言,没有一句是我的话。绥中报社王薇随便编造谎言,攻击、诽谤、栽赃、陷害法轮大法,还嫁祸于我的头上,完全是践踏人权,时机成熟我就要起诉他们的罪行。其实,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在这样干着的。

2002年的一天,我被骗到公安局,无缘无故的被拘留,我家不得安宁。2003年我又一次被绑架,当时在家里睡觉,恶警说是查户口的,不出任何证件随便抓人,我从此流离失所,不能与亲人团聚。思念亲人、儿女连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让我想念,扔下丈夫一人在家承受巨大的压力,我只身一人流浪在外,没有站脚之地,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特别是严寒的冬天,一人住在屋里,气温零下十几度,滴水成冰,大年三十,一年一度的春节不能与家人团聚,骨肉分离,人家欢天喜地的过大年,我家儿女想念妈妈,痛苦流泪。上学的儿女从千里之外回到家,得不到温暖,见不到妈妈的凄惨承受了一年又一年。我可怜的儿女,在姨家低头不语,泪水涟涟。我的亲人们无不期盼着我的到来,等我终于回来后,却又一次被抓,我的丈夫再也承受不住了,精神已经崩溃了。

我一次次的被抓被绑架,我们全家没有生活的经济来源,靠外债供孩子上大学,生活全靠外借。本来我是很有头脑的人,有一份事业。没迫害之前没有外债,被迫害这四年多来,欠外债4万多元。生意几次被骚扰,几次被迫停业。最近又进入新的行业,刚刚开业几天,恶警们又一次找上门来要绑架我到“洗脑班”,不得不又一次停业。

我真不明白:这世道,为什么不允许我做好人?